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289.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36章 问心
    “你们放心,我既然说出了这样的话,肯定是已经想好了,绝对不会真的让你们去喝西北风的。 [匕匕]”李夜信心满满的对两人保证到。直到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金钱豹才开口对李夜说“那说说你到底有什么想法吧,我手下可是有好几百个兄弟在跟着我吃饭,我不可能完全不考虑他们的。”李夜一边坐到金钱豹对面的沙发,一边对他继续说道“好,我来给你分析下,到底为什么要丢掉那些违法生意,而且我保证在丢掉这些生意之后,你依然养得起这些手下。”李夜自从拿到金钱豹给自己的资料之后,可是花了很大一番功夫的。“首先,我知道你们在一些自己夜店里有卖药的情况,这些都必须停了!其次是收保护费、敲诈、诈骗等等这些东西也全都不许做了!”李夜的话刚说完,金钱豹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事情都不是很的了台面,但是却至少占了平时收入的四成以,要是真的都不做了,肯定会引起自己手底下的人极大的不满。但是没等金钱豹将自己的意见说出来,李夜先示意他先自己把话说完。“虽然我也知道这些东西占了你们收入的很大一部分,但是这些事情不但风险大,而且还对我们的名声有极大的影响,简直是得不偿失!”说到这里,李云真的不太理解了,“堂哥,我们黑社会还要什么名声啊,我们只要人家怕可以了,要名声有什么用?”也许别人说这话李夜还不会生气,但是听到李云居然也能说出这么肤浅的话来,李夜不由得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他说道。“三叔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家伙?你以后可是有可能要继承李家的,你这么点见识?”看到李云满脸的不服气,李夜摇了摇头,只能苦口婆心的对他说道“做什么事情都是需要名声的,即使是混黑社会,那些名声最差的人也是完全混不想去的。”“而且你们仔细想想,当初黑杀帮是为什么覆灭的?”“还不是因为他们不应该去招惹堂哥你!”李云小声的嘀咕道。李夜见金钱豹居然也露出了赞同的神情,李夜不禁感到一阵头疼,和这些脑筋差根经的家伙说话可真是累啊。“好吧,当他们当初他们招惹的不是我,而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并且他们也大大方方的将人家给收拾了,但是你们这样没事了吗?”“凭他们敢拉几百人去校园殴打大学生的事情,单单是激愤学生和舆论不可能放过他们,到最后也同样要被取缔!”“这是盲目妄自尊大,名声极差最后引起公愤的下场!而且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来,混黑社会的,即使混得再厉害,要被剿灭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且这些损德的事情做多了,对于我们这些修士来说,也有很大的坏处。如之前你们遇到警察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是逃跑一样。其实正面对抗,你们不一定怕了那些警察,但是为什么还是选择逃跑呢?”听到李夜的话,李云回想一下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知道自己可是堂堂的李家大少爷,平时什么时候把这些小警察放在眼里过。“这叫做贼心虚!并不是说你一定是做贼才会心虚,而是说只要是你知道自己做的是亏心事时,会自然的心虚,这种状态在我们修行的路是最要不得的。”“这也是为什么正道修士远邪道修士更容易有所成的原因,问心无愧在修行当是要任何事情都更加重要的!”说着,李夜双眼放光的直勾勾盯着金钱豹,然后厉声对他问道“你身为佛门弃徒,看到自己手下的人诱人吸毒,害的人他人家破人亡,自己手下每日好勇斗狠难道你心里没有愧疚吗?”“还有自己手下将那些老头老太辛苦了一辈子的血汗钱骗走,然后拿这些钱来供着你们花天酒地,你没有觉得汗颜吗?”“那些收保护费的,人家辛辛苦苦赚的一点血汗钱,凭什么要无缘无故的交给你?而且动辄对人拳脚相向,坏了别人一家的求生途径,简直城管还要可恶!”趁着金钱豹没有注意,李夜在对金钱豹的提问不但运用了一些特殊的药物,而且还加从恶鬼篇学来精神之法。这样的多重手段之下,金钱豹仿佛又回到了他小时候在少林寺时的日子。那个时候虽然每天一大早要起来早课,午还要做杂役,晚又要做晚课。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厚布麻衣,睡的是硬板通铺,和现在这每天夜夜笙歌的日子起来真是要什么没有什么。但是是这样的日子,金钱豹却常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梦到自己回到了当年那的欢乐时光,那无忧无虑的,和师兄弟们一起玩闹的时光。虽然清苦,但是却自由自在。但是自从加入了黑杀帮之后,虽然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出门不管到哪里人家都要恭恭敬敬的叫自己一生金哥!随时身后都跟着一帮小弟,不管想要做什么都立刻会有小弟主动代劳。走在路,虎虎生风,一般人看到自己都要畏畏缩缩的绕道走。但是金钱豹知道,这些人并不是真的尊敬自己,他们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可能一转头,他们会指着自己的背影对他们的小孩说道“看,那些人都是坏人,你长大可千万不能学他们!”同时,他也见过太多平时衣冠楚楚,结果毒瘾一犯便是六亲不认,什么卖妻女、打父母的禽兽事情都能做的出来,却只不过是为了到这里买一点毒品而已,最后闹得家破人亡。他也亲眼见过自己手下的小弟去骗那些病危家属的救命钱,只是为了晚带着兄弟们去嗨一晚。而设下骗局,将人家骗的倾家荡产之后还要逼着对方借一屁股的高利贷,这样的事情更是几乎每天都在演。但是偏偏自己对这些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也从来不问他们孝敬自己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扪心自问,自己是真的不知道吗?自己是真的不愧疚不后悔吗?这真的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这几十年来的经历犹如走马灯一样在金钱豹的眼前快速的划过,最后所有的画面消失,只留下了一个瘦弱的老年僧人站在一片竹林之对着自己微笑,仿佛是在叫他回家。金钱豹不由得对着那个声影大喊“师傅!师傅!是徒儿不孝!”同时,斗大的泪珠从金钱豹的眼缓缓的流落下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