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302.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48章 什么是毒
    不管经历了多少波折,最终骆槟还是带着李夜来到了重重保护之下的地下五层。///依照骆槟之前的说法,这里储存着现今人类可以制作出来的绝大部分化学毒剂,不管是泄露出去哪一种,都会对附近造成巨大的伤亡。所以当骆槟带着李夜进到一间类似于育婴室的房间之后,几个研究员顿时如临大敌,因为这个房间里放置的可不是可爱的婴儿,而是无致命的化学毒剂!骆槟将李夜带到一个圆筒形的透明保温箱前,然后对他问道“等下会将毕兹毒气放到这个保温箱里,你要怎么才能让毒焰火去吸收毕兹毒气?”李夜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然后对骆槟说道“你只要随便给我一个可以让毒焰火附着的东西可以了,然后将附着了毒焰火的东西放在里面,等到毒气蔓延进来之后,毒焰火自然可以吸收了。”“嗯。”骆槟点了点头,然后对身后的研究员将李夜的要求吩咐了下去。不一会,那研究员拿来了一个小小的棉签架,和一支圆筒形的金属罐子。很显然,那棉签架是让李夜附着毒焰火的地方,而那个金属罐子里装的必然是毕兹毒气。不用别人说,李夜去将一点毒焰火直接附着在了棉签架之,然后任由那个全身都穿戴好防护服的研究员将毒焰火和毕兹毒气一起放到了保温箱里。李夜和骆槟教授谁都没有在这个时候说话,因为他俩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保温箱里的变化,哪有空去说什么闲话啊。但是骆槟的肉眼,到底还是不如与毒焰火有感应的李夜。在毕兹毒气刚刚被放置在保温箱之没多久,李夜已经感受到有一股精纯的元气透过毒焰火传导到自己的身体里,这也代表着毒焰火顺利的将毕兹毒气吸收掉了。于是他当即对身边的骆教授说道“教授,我的毒焰火已经将毒气吸收了。”但是却骆槟一脸不解的对李夜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看保温箱里面的毒气都还没有消失啊。”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保温箱里的毒气已经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不到一会,里面的环境恢复到了没有放毒气之前的状态了。这变化一下子让骆槟教授变得哑口无言,而李夜却一脸得意的对他解释道“我当然知道毒焰火已经将毒气吸收了,因为我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功力得到了提升!”听到李夜的解释,骆槟当即反应了过来,去一把抓住了李夜,然后又是那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对他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毒焰火也已经拥有了毕兹毒气的功能了?”李夜点了点头,“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那还等什么?”骆槟一脸着急的对身后那些研究员大吼道“快拿个小白鼠过来,放到保温箱里去。”待到研究员屁颠屁颠的跑出去之后,骆槟教授才转头对李夜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且为什么吸收毒物的毒性可以让你的功力得到提升?这之间又有什么联系?还有,你的毒焰火是什么毒物都能吸收吗?有没有什么限制?”骆槟的这一连串问题,顿时让李夜一个头两个大,他先安抚了一下对方激动的心情,然后才对他回答道。“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我修行的功法写的是可以吸收世所有的毒物,没有任何限制,而我也确实已经将自己能收集到的毒物全部吸收了,现在还没有遇到过我不能吸收的。”要不说科学家和我们正常人之间思考问题的角度是不太一样,如果是一般人得到了李夜这样的答案,一定会去问李夜关于他功法面的一些问题。但是骆槟想到的却不是这些,他下一句直接对李夜问出了一个连他都回答不了的问题。“那你修行的功法面,所谓的‘毒’到底是什么概念?”这个问题,别说是这辈子的李夜了,算是辈子已经快要达到修行终点的绝命毒圣也回答不了。因为在天元大陆,像这样类似的问题已经是涉及到大道本源了,如果没有天仙级别的修为,甚至连问的资格都没有。但是这样的问题,却恰恰是地球的科学家们最喜欢问的问题,因为只有在严格的界定了一个事物的本质和归类之后,才能好更进一步的研究和了解它。见李夜半天都回答不来自己的问题,骆槟知道这个问题李夜也回答不了,于是他又问李夜之前吸收的都是些什么毒物。于是李夜照实对骆槟说,他吸收的有一部分是一些动物天生自带的毒素,如蛇毒,然后是各种草药了。听到这里,骆槟不由得好的对李夜问道“草药也可以算是毒吗?”对于这种基础的问题,李夜还是能够解答的。“俗话说的好,是药三分毒,其实很多草药如果使用不当其实也是毒药,所以绝大部分的草药也算在毒药的范畴。”要说,到底还是骆槟这种科学家的脑子好使,他下一句问出了李夜之前完全忽视的一个问题。“既然这样,那你有没有遇到什么不能吸收的草药呢?”这话一下将李夜说楞了,因为理论,虽然绝大部分的草药都属于毒药的范畴,但是也应该有那么几样是不属于毒药的才对啊。可是自从李夜转修万毒真解以来,对于所有的草药万毒真解无往不利,即使是这种草药完全无毒也是一样。看到李夜这目瞪口呆的样子,骆槟教授已经猜到了他的答案了,于是他低头不断的来回在李夜面前踱步,嘴里还小声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在李夜都快被他晃晕的时候,他终于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对李夜说道“既然我们不知道你修行的功法里,关于毒的定义到底是什么,那么我们索性先设定一个小一点的范围吧。”“怎么设定?”别看李夜虽然拥有了在地球生活二十多年的记忆,但是对于这种科学的逻辑方法却完全一窍不通。到底这是属于骆槟的老本行,一说到这些,他来精神了。“我们不妨先将毒的定义定为,一切对人体有害的物体,然后再慢慢的不断验证一条定义,直到最后我们将你功法的毒完全定义出来之后,我们肯定能够对吸收这些毒的毒焰火有一个更深的了解。”这才是最正统的科学探索的方法,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李夜听到骆槟的定义之后,略略的在心里想了半天,还真不能反驳他的定义。毕竟自己两世的经验都告诉他,毒是要对人体有害,才有资格被称作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夜心里还是总隐约的觉得这个定义哪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