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310.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56章 青头鬼
    手拿着抢来的佛牌,李夜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却完全看不出它和其他普通的佛牌有什么不同。 http://www.biqi.me/至于洪武,他则是一副完全没有察觉到有人将他的东西抢走的样子,还是在那里一会柔情一会狰狞的对骆兰表白。直到他将自己心的全都话说完之后,他立刻转身快步离开了现场,完全不去理会被自己吓得够呛的骆兰。骆兰看着洪武离去的背影,不解的对李夜问道“李夜,洪武他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怎么了?”而李夜通过洪武刚才的反应,再结合到**香和毕兹的功效,他已经对于洪武的状态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你别看他好像很正常一样,但其实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在向朋友说实话这一件事了,所以现在你即使是拿刀子来捅他,我估计他都没有反应。”骆兰听了李夜的话,满脸不可置信,但是接着她又对李夜问道“那他现在又要去干什么?”“当然是找他的下一个朋友吐露心声去了啊。”骆兰想起洪武刚才那副渗人的样子,她估计经过今天晚,洪武肯定不会再有一个朋友了。李夜见事情也解决得差不多了,于是对骆兰说道“好了,不早了,现在还是让我送你回家吧。”“你送我?”骆兰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我爸不是让我送你回去吗?现在怎么可以又要你反过来送我?”李夜想了想骆兰的话,确实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对她说道“今天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未免你等下再遇到什么危险,所以还是我先送你回去吧。”见骆兰还是有些不同意,李夜只得又对她反问道“而且你觉得我需要人送吗?”说道这里,骆兰借着月光看着这满地的小混混,而且她还想起李夜自称自己是鬼,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确实不需要自己来送他。于是,她只得点了点头,总算是同意李夜先将她送回去了。见骆兰同意了自己的意见,李夜又走到被自己定在空的小鬼面前,然后对她说道。“把你那青面獠牙的样子收起来,我有正经事情和你说。”本来按照古曼童顽劣的秉性,李夜越是说让她将恶鬼样收起来,她越是不会收。但是这个古曼童现在身的怨气已经被毒焰火烧掉至少一半了,再这样下去,她只能被迫去转世投胎了。所以当李夜要她将恶鬼模样收起来的时候,她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而李夜看到古曼童又重新恢复到那天真无邪的女童样之后,李夜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她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被我的毒焰火将你身的怨气烧尽,然后乖乖的去投胎。”李夜话刚说完,那古曼童顿时脸色大变,并且开始拼命的挣扎,想要摆脱李夜的控制。看她那样子,显然是会不同意李夜的这个建议了。“既然你不想选这个,那等下我将你身的毒焰火熄灭之后,你必须乖乖的回到佛牌里,然后跟我走,这你做的到吗?”古曼童连想都没有想,在听到不用去投胎之后,立刻对李夜点了点头,表示愿意跟着李夜。既然如此,李夜当即将对方身的锁元散和毒焰火全部收了起来,一副完全不怕她不守承诺的样子。古曼童毕竟是个小孩,不管她怨气有多重,她终归只是个小孩,所以当李夜将她身的东西都收起来之后,她二话没说直接缩回到佛牌里去了。李夜癫了颠手的佛牌,打算将它交到于青海手里,让他去分析分析古曼童的特殊之处。在李夜做完这一切之后,骆兰才来小心翼翼的对李夜问道“李夜,这东西是里面住着一个鬼吗?”“对啊。”李夜点了点头,“里面住着一个小女鬼,你想要吗?”说着,李夜作势要将佛牌丢到骆兰的手。一见这架势,骆兰立刻对李夜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要这种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其实李夜也不是真的要把佛牌给骆兰,只不过是觉得她这幅又害怕又好的样子很有趣,所以想逗逗她而已。见她不要,李夜当即将佛牌给收了起来。见李夜将佛牌收起来,骆兰这才大大的送了口气,然后又好的对李夜问道“李夜,你之前说有一个心愿未了要我帮你的,到底是什么事啊?”李夜没有想到骆兰居然还将之前自己逗她的话记在心,顿时让李夜升起了要继续逗一逗骆兰的心思。于是他故意装出压低声音,凑到骆兰耳边轻声的对她说道“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青头鬼啊?”“青头鬼?”骆兰茫然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明白李夜在说什么。李夜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对骆兰解释道“青头鬼是指那些死于非命,而且在死时还是处男的鬼。这种青头鬼不但不能转世投胎,而且还要下十八层地狱!”“啊?!”骆兰惊呼一声,连忙对李夜继续问道“那可怎么办啊?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见骆兰已经下意识的以为李夜是青头鬼,他知道,骆兰已经被自己骗到了。于是李夜又对骆兰解释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除非找一个处女自愿帮青头鬼破身,那样青头鬼可以去投胎了。”李夜的话刚一说完,骆兰已经羞得满脸通红,她低着头小声的对李夜问道“怎么会有这种要求啊,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没有别的办法了。”李夜摇了摇头,“而且必须是处女才能行,不然的话,还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这……你说得这么直接,叫我怎么帮你啊!”鼓起勇气说出这句羞死人的话之后,骆兰再也撑不下去了,一转身捂着脸向自己家跑去。如果是以前那个令自己无讨厌的李夜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骆兰肯定想都不想,去赏他一耳光。但是经过今天晚的事情之后,骆兰对李夜的感觉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甚至她刚才那句里的潜台词是,如果李夜不说得这么直接,那么李夜还是有机会的。而正是因为知道自己这话里潜藏的含义,才会让骆兰这么害羞。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