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31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3章 第二百六十三 改变
    李夜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完好的剑蛊递给范妙方。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http://www.biqi.me/“这个是我制作的剑蛊,可是使用三次,只要不是遇到筑基期的高手,绝对保你安全。”“这么厉害?”范妙方将信将疑的接过剑蛊,然后对李夜问道“那这个东西怎么用?”“很简单,只要用血祭法控制它可以了。”说完,李夜将血祭法教给了范妙方。范妙方当即按照李夜的办法将剑蛊炼制成功,然后有些忘乎所以的想要当场试验一下剑蛊的功效,那兴奋劲像是刚刚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一样。信号李夜眼疾手快,将她拦了下来,然后低声对她说道“你疯了吗?在大街试验剑蛊,你是想新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和你见面了吗?”范妙方这才反应过来两人现在是在大街,于是吐了吐舌头然后不好意思的对李夜说道“对不起,刚才一时激动忘记了。”不过还没有等李夜说话,范妙方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于是伸手对李夜说道“之前我们说好的,只要帮你查到名单,你会给我修炼功法的,你不会忘记了吧。”“怎么会忘记?”李夜当即掏出了手机,将早准备好的九分之一瘟疫篇发到了范妙方的新手机。她低头查看了一下李夜发来的功法,顿时双眼放光,恨不得当场开始修炼。要知道这么多年来,范妙方一直想要司徒家带领自己走修炼之路,但是司徒家却总是找各种理由来搪塞她。现在自己终于看到修炼的希望,怎么能叫她不激动。不过还好她还有点理智,知道现在不是做这些的时候,所以在她又检查了一遍功法之后,将这些东西全部打包发送到了自己的邮箱里。接着她抬起头,异常满意的对李夜说道“好,既然你这么守信,那我也不能小气,这还有份礼物送给你。”“什么礼物?”李夜有些好的问道。范妙方重新低下头,一边在手机操作,一边对李夜说道“你马知道了,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的。”果然,没过一会,李夜的手机一响,提示他有新邮件。打开一看,居然是范妙方给他的,关于江盛的完整资料。这正是李夜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李夜欣喜的看向范妙方,不明白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会需要这些东西的。范妙方有些得意的对李夜说道“看你的样子知道你对我的礼物非常满意,既然这样,那我们之间两不相欠了。”见李夜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范妙方连忙打断了他准备说的话。“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我不想听。本来我是有些好你到底要这些人的名单做什么,但是根据你刚才的反应,我已经大致的知道你要做什么了,所以你不用把细节说给我听。”说到这里,范妙方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果你没有亲口告诉我你的目的,也许我还能假装不知道。你让我继续自欺欺人一下吧。”说完范妙方连一个道别都没有直接转身离开,独自留下李夜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久久没有说话。看范妙方的反应,李夜知道对方已经猜到了,自己要这些人的名单的目的是为了对付司徒家,虽然她并不知道李夜到底要怎么做,但是只要知道这个目的对她来说够了。虽然李夜也没有打算瞒她,但是她毕竟为司徒家卖命了这么多年,你说她对司徒家完全没有感情,这也是不可能的。李夜甩了甩头,不再去想范妙方的事情,而是在路边叫了辆车,直奔金钱豹的总部而去。在车,李夜将范妙方给他的,关于江盛的资料仔细的分析了一遍。渐渐的,一个大胆的计划慢慢的在李夜的脑海成型,接下来要看金钱豹这边的情况了。再次来到金钱豹的赌场,理由发现这里和次相,已经有了许多改变。虽然次在这里的人也不少,但是却并没有将整个地下赌场全部挤满。但是这次李夜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完全是人满为患,简直可以用门庭若市来形容。而且李夜还能很明显的感觉到,现在赌场里的客户要次李夜来的时候,高了一个档次。一路走来,李夜无论从哪里,都能感觉到这种源自自我提升的改变,这让李夜觉得十分的开心。很快,李夜再一次来到了赌场的二楼,还是那个小小的办公室,还是那个豪华的真皮沙发,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一样。但是金钱豹却没有再像以前那样,故意叼着根夸张的大雪茄,以此来表现出自己的大佬气质。当李夜进来的时候,金钱豹那与以前故作豪爽完全不同的眼神落在了李夜的身,直到李夜坐到他的对面,他的眼神也从来没有离开过李夜一秒钟。而李夜从他的眼神感受到了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一种东西静!这是从心到身,由内至外透出的一种宁静,这是在以前的金钱豹身完全找不到的,反而李夜曾经在一些得道高僧的身见过同样的感觉。见此情况,李夜笑着对金钱豹说道“金钱豹,恭喜你快要突破了。”如果是以前的金钱豹,这个时候肯定是装出一副豪爽的样子,但是却顾左右而言他,是不会告诉别人自己真实的情况。但是现在,金钱豹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李夜问道“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其实李夜从来没有想过,问心会对一个人的改变这么大,看金钱豹的样子,在筑基之前,他都应该不会再遇到任何瓶颈了,而这些全都源自李夜那晚对他的问心!李夜是由衷的为他高兴,所以没有直接提起对方司徒家的事情,反而是问起了金钱豹的修行。“我的那些事情先不着急,反倒是你,你现在怎么还停在小周天的境界?”也不怪李夜会有此一问,因为通过刚才金钱豹给自己的感觉,李夜觉得对方的心境已经圆满了,同时他的功力也早在多年之前已经达到标准了。按理说,这样的情况,金钱豹突破到练气七层应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时候,甚至连升两级,李夜都不会觉得怪。但是现实是金钱豹偏偏现在还被卡在小周天的层次不得寸进。金钱豹摇了摇头,虽然脸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语气还是带着深深的遗憾。“我当初在少林寺的时候,仅仅是得到了金钟罩的前六关,所以我现在根本没有突破到第七关的功法!”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