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345.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1章 毫无意义?
    只见李夜手掐剑诀,立刻有三只剑蛊慢慢的升了起来,悬停在三个研究员的头。品 书w. v  m)[匕匕]这样做是为了让剑蛊能够更好的吸收三人身的病气。由于三人还没有因为巫毒变成行尸,所以他们身现在还只有病气而不是行尸散发的瘟疫气息。紧接着,李夜挨个将自己的万毒真气打入到三人的体内,以此来化解三人体内的巫毒。如果这次疫情真的像李夜猜测的那样,是末日教的人将巫毒和感冒病毒结合之后的产物,那么李夜的这些说法肯定能将这些研究员救回来。果不其然,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李夜感应到剑蛊已经将三人体内的病气给吸收完了。当即李夜之前将打入到他们体内的万毒元气全部收了回来。感受到三股万毒元气之多出来的那一丝纯净的元气,李夜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完全正确的。虽然三人暂时还没有醒过来,但是李夜却十分自信的走出了隔离间,对满脸期望的骆老说道“我能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教授你找人检查一下他们的状况吧,看看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骆老点了点头,然后马安排人手去检查三人的状况。不过在检查结果出来之前,骆老却先将他和校一起请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而那些专家们这次依旧是被骆老拒之门外。在大家有些垂头丧气的回到隔离区外,等着那些研究员的检查报告时。趁着大家都不注意,冯甲一个偷偷的溜出了实验室,然后在校园里找了个没人注意的角落,鬼鬼祟祟的打起了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冯甲急不可耐的对电话里说道“喂?是右护法吗?我是冯甲啊。”“什么事?”电话里传来一个冷淡的男声。冯甲没有因为对方语气的冷淡而有一丝的懈怠,他毕恭毕敬的对电话里说道“右护法,我这边出现了一个疑似可以将疫情病毒杀死的人。”“什么?”电话里的声音陡然的提高了不少,“这不可能!他是谁?”冯甲自从入教之后,还从来没有见过右护法这么失态过,这样他不禁有些害怕,于是他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是吉明理工的一个学生,叫做李夜的。”电话里的人听到冯甲的回答,顿时沉默了好一会,可能是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他才对冯甲说道“嗯,你这次的事情做得很好,继续给我盯着这个李夜,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告诉我!”“是,属下明白。”冯甲说完这话之后,右护法立刻匆忙的将电话挂断了。正好这时一阵凉风吹来,再加现在这四寂无人的校园,让冯甲不禁打了个冷颤。坐在骆老办公室里的三人谁都没有说话。校和李夜两人是由于互相看不对眼,所以是无话可说。而骆老确实因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等待检查结果了,所有根本没有聊天的心情。所有这时的办公室气氛完全可以用凝结来形容。不过,没让三人尴尬多久,一个拿着平板的女研究员直接闯进了骆老的办公室。她一脸的激动,也顾不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事情了,一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立刻对所有人喊道“好了,小张他们的病全好了!”骆老顿时惊喜的从椅子站了起来,焦急的对她说道“赶紧把检验结果给我看!”那女研究员当即将自己手的平板递到了骆老的手。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李夜是早有预料的,但是李夜还是不由得好的凑到了骆老的身边,探着头看向骆老手的平板,想要看看面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很遗憾,李夜已经将自己的脖子都伸痛了,也只不过是看到了满屏看不懂的数据和图标。果然是隔行如隔山啊,这些东西即使是放在自己面前,自己估计也是看不懂的。看到李夜一脸丧气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旁边的校不由得不屑的笑了笑。他高兴的是,自己李夜更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绝对看不懂那些东西,所以根本连动都懒得动一下。两人这样静静的坐在位子,呆呆的看着骆老仔细的看着平板的检验结果。一开始骆老看到平板的数据时还是满脸的欣喜的,因为像那个女研究员说的那样,单单从数据来说,那三个研究员在经过了李夜的治疗之后,确实已经痊愈了。但是看到后来,骆老却渐渐的将眉头皱了起来,自言自语的说道“诶?这里不对啊,不应该这样啊。”李夜一听到骆老的话,顿时有些紧张的对他问道“教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骆老抬起头来,充满疑问的对李夜说道“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为什么在他们的身,不但疫情病毒消失了,而且连应该出现的感冒病毒也消失了?是不是我们的猜测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听到骆老原来实在怪这件事,李夜顿时轻松的笑了笑,然后向他解释了起来。“教授你不用担心,他们身的那些感冒病毒也是我清理掉的。”“是你?”骆老好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我们现在的医疗手段都还是对感冒病毒束手无策呢。”但是李夜看了一眼旁边的校,说“其实很简单的,不过现在却不方便告诉你,等以后有机会了再给你说吧。”那意思明显是不想让校听去了。听到李夜如此针对自己的言论,校也不生气,而是直接对骆老问道“骆老,按照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已经能够治愈疫情了,对吗?”没有想到,骆老却对他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你说错了,不是我们能治愈疫情,而是李夜能治愈疫情。因为他治疗的方法,我们其他人根本无法做到。”校回头看了一眼满脸都写着得意的李夜,然后对骆老问道“您的意思是,现在除了李夜以外,其实我们依然对这疫情束手无策对吗?”骆老无奈的点了点头,因为校说的确实是实情。见骆老肯定了自己的话,校回头冷冷的对一脸得意的李夜问道“那说明,你做的这些事情根本是毫无意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