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42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374章 路在何方
    “师傅,我们现在到底是要到哪里去啊?”这已经是任士洪第五次问邪拳王这个问题了。 [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这也正好代表了邪拳王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就换了整整五次方向。不过邪拳王确实被任士洪问得有点烦了,再加上两人也已经连续赶了半天的路了,于是他干脆指着路边一棵大树对任士洪说道:“士洪,我们到那个树下休息一下,顺便让为师将现在在棒子国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你听。”一听到邪拳王终于要给自己交底了,任士洪当即就坐到了树下,一脸专注的看着邪拳王,像极了幼儿园等着老师讲故事的小朋友!经过今天的这些事情,邪拳王现在已经将任士洪当做他心中唯一信任的人,同时也是自己唯一的衣钵传人。所以他直接将自己与末日教之间的勾当,原原本本的讲给了任士洪听。原来现在正在棒子国国土上发生的事情,全都是末日教和邪拳王一手策划的。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这场天灾让自己等人突破到筑基期!当听到这里,就连任士洪也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对还在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和末日教之间那些卑劣勾当的邪拳王问道:“师傅,他们末日教是不是群疯子啊?这散播瘟疫和突破到筑基有什么关系?”七十后面还有一句话,任士洪还是忍住了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能够相信这种说法的邪拳王,你是不是也疯了?但是邪拳王好像完全没有听出任士洪话里的潜台词,反而依旧兴奋的对任士洪解释道:“你放心,虽然末日教的家伙确实是群疯子,但是他们的办法却是真实不虚的。”见任士洪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邪拳王只好继续对他说服到:“士洪啊,只要师傅我突破到了筑基期,那什么李夜,为师挥挥手就能将他解决掉,到时我要将今天我受到的屈辱十倍、百倍的加诸到他的身上!”未免邪拳王越说越激动,任士洪只好赶快将话题岔开,对他问道:“师傅,那我们现在是要去找末日教吗?”“当然!”邪拳王点了点头,“我之前不断的转换方向不过是在考虑到底应该去哪里和他们汇合而已。”闻言,任士洪连忙继续问道:“那你现在已经想好了吗?”邪拳王重重的点了点头,十分有信心的对任士洪说道:“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现在就去首尔!在那里我们正好能够赶上一场大戏!”在邪拳王说出首尔这个词的同时,他们后方两公里的地方,一直尾随着两师徒的李夜也突然自言自语的说道:“是首尔吗?”说完李夜稍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就直接燃起了毒焰火,远远绕过前方的师徒二人,向着首尔的方向****而去。既然已经知道两人的目的地了,李夜也就没必要继续慢慢的跟在两人后面了。还不如全速赶到首尔城,等着两人前来自投罗网。拿出全速赶路的李夜,即便是远远的绕过了邪拳王两人,也依然比他们提前了一个小时到达了首尔城。不过在李夜趁夜进入了首尔城之后,却并没有立刻找上华夏大使馆。因为现在首尔城里正在发生的一些诡异的变化,充分的引起了李夜的兴趣。首先,经过了这几天的发酵,现在首尔城已经变成了一座彻头彻尾的“废城”。之所以李夜并没有用“死城”这个词来形容首尔,是因为现在在这座城市里依旧还生活着大量的平民。通过和安贤洙的联系,李夜知道现在在首尔城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被棒子国的军队给接管了起来,其中绝大部分的人都被迫离开了自己的住所,集中住在政府为他们提供的避难所之中。在避难所中的他们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吃着军队分配的刚刚好饿不死的食物,期盼着瘟疫能够早点结束,他们也能快点回到自己的家中。但是如果他们之中有人不幸染上了疫情,或者根本就只是患上了普通的感冒。那些军人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整个避难所里的所有人全部隔离起来。所以生活在避难所里的人,时时刻刻都要面对会被莫名其妙隔离的风险,一种绝望、被抛弃、不被人需要的感情夹杂着焦躁不安的情绪弥漫在所有的避难所之中。有鉴于此,还有一部分人,他们情愿冒着被行尸攻击的危险,也不愿意去避难所。但是这些人的日子也同样并不好过,因为他们必须要躲过士兵和行尸的双重搜索,还要面对随时会饿肚子的可能。他们为了生存,也只能自发的聚集成一个个脆弱的营地。这样大大小小的营地,每天在首尔城里不停的出现,又不停的消失,如同的是脆弱的肥皂泡泡一般。所以李夜才会说,首尔城即便没有死也已经废了。不过最让李夜感兴趣的却并不是这些,而是安贤洙告诉他,在这种绝望和死亡还有朝不保夕的相互交织之下,一个神秘的组织悄悄的在幸存者之间开始兴起。不光是避难所的幸存者,甚至连许多在首尔城里东躲西藏的幸存者也会拿出自己宝贵的时间,来参加组织的活动。原本天灾就是邪教滋生的温床,但是让李夜注意到这个邪教,是因为他们的教义居然让李夜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确定邪拳王和任士洪在等待末日教的人接头。同时,安贤洙已经非常顺利的开始帮助华夏大使馆撤侨之后,李夜决定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混进这个组织里去,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先是找了一个不是非常起眼的小胡同降落,然后在自己的脸上涂上了慢慢的易容水,最后才施施然的向着旁边一个小小的幸存者营地走去。选择这个营地,李夜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首先,李夜不可能去到那些避难所里,因为这样虽然更加容易加入神秘组织,但是在行动上却会受到极大的限制。其次,李夜选择的这个营地不大也不小,既避免了因为人数少而异常抱团,导致李夜无法快速的融入到其中。也避免了营地太大,各方势力过于复杂,白白浪费时间。而且李夜为自己能够顺利的融入到这个营地之中,还特地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小小的见面礼!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