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479.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6章 第四百二十六 游击战
    “现在才知道?”玄元子嚣张无比的对林于修说道:“晚了!”说着,玄元子就挥舞着他那双巨大无比的黑色手印,狠狠地向林于修拍了过来。 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xinЫqi.com。林于修一看情况不对,当即就控制飞剑脱离对方的魔爪,退了回来。然后身剑合一,化为一道剑光,远远地躲开了那双黑色大手印。林于修虽然已经躲开了,但是玄元子的大手印却去势不减,狠狠地拍在了祭坛之上,直接将那几十米见方的祭坛,一半都拍成了粉碎。玄元子这一击明显有这强烈的示威的意味!林于修驾驭这剑光,身在空中看着地面那被摧毁的祭坛,心中顿时一阵后怕,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这玄元子居然是一名虚丹修士!所谓虚丹修士,就是那些已经在筑基期修炼圆满,只差一步就能凝结金丹的修士。因为他们在凝结金丹之前,一般都先会在气海之中凝结出一颗虚丹。而这颗虚丹凝结成功,就代表着此人已经脱离了筑基期修士的行业,即将成为金丹期修士!同时这颗虚丹也代表着,他已经能够将全身都法力凝结在一处。甚至可以将这些法力直接外放。而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玄元子刚才所用的大手印。大手印是虚丹修士的标志性招数,他们将高度凝练的法力直接外放,模拟出手掌的形状再结合一些特殊的招式,最后所形成的威力,是普通筑基期修士无法想象的。本来,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林于修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身剑合一,立刻远遁他方。虽然,在正面力量上,虚丹修士要比普通筑基期修士强上许多。但是也没有强到能让筑基期修士都逃不了的地步。所以林于修只要想逃,玄元子就算想拦也拦不下来。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林于修根本就不能逃。因为他曾答应过李夜,要帮他护法,又岂能临阵脱逃?虽然林于修之前就用那把纸伞,护住了祭坛上的三人,但是他自己也很清楚,那把纸伞在玄元子面前,可能都撑不过三招。果然,元彪感觉自己将对方逼退之后,也没有去追击。而是直接将自己的大手印,回身一拍,重重地拍在了在空中不断回旋的那把纸伞之上。顿时纸伞放出来的玄黄之光一阵激荡,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会被玄元子打破。不过还好,在摇摇晃晃之中,那只伞终究还是支撑了下来。但是在场所有人心中都很清楚,做纸伞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就在元彪又一次举起自己的黑色大手印,想要狠狠的拍过去去。同时林于修也驾驭着自己的剑光,对玄元子的背后快速的冲了过来。玄元子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林于修的意图,所以立刻回身一挥,大手印就像拍苍蝇一样,向林于修的剑光狠狠的拍了过去。可惜,林于修在冲过去之前就已经打定主意,要一触即退。所以,看似林于修是一往无前的向****冲过去,其实手底下至少还留有三分余地。所以黑色大手印拍过来时,林于修立刻就灵活的一转,就闪过了对方的攻击,并且快速地向远方飞射而去。这是为了躲过对方接下来可能的追击。见林于修又逃跑了,玄元子也不想再搭理他。于是又回身过去,准备用黑色大手印,强行打破纸伞的防御。但是万万没想到,他才刚刚转过身去,林于修那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居然又驾驭着剑光,冲了过来。这下玄元子可是真的怒了,他没有想到一个区区的筑基期修士,居然敢如此耍弄自己。他不就是仗着自己飞剑灵活吗?难道我一个堂堂的虚丹修士,就没有飞剑吗?想到这里,玄元子立刻就将他的随身飞剑给唤了出来。一见到对方这架势,林于修立刻就驾驭着飞剑,折返回去。看他那样子,显然是要将游击战进行到底了!可是已经被他彻底惹怒的玄元子,却不原意就这样放过他,他实在不能忍受,一个区区的筑基期修士,居然三番五次地把自己当猴耍!于是他也不管什么莲台不莲台了,他现在心里只想着一件事,那就是驾驭着自己的飞剑,追上那个胆敢耍弄自己的小子,然后狠狠的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什么叫虚丹修士的怒火!所以,当他看到林于修向远处逃去时,他也立刻架起了自己的飞剑,追了上去。这一追一逃,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彻底的消失在右使的视线之中。其实现在全场最着急的恰恰就是右使,他作为一个旁观者,哪里看不出来,林于修就是故意要将玄元子引走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李夜和秦晓晓一起争取,突破的时间。所以当他看到玄元子真的架起飞剑,去追对方时。右使,不由得在心中暗骂了一句,这一把年纪,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激将法都看不出来!可惜气归气,右使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他只能慢慢的走到那把纸伞面前,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打破纸伞的防御。可惜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练气期修士,又怎么可能打得可破,防御性法宝的防御?所以在,放出几名怨灵,稍微的试探了一下纸伞的防御能力。之后,右使就彻底的放弃了打破对方防御的想法他现在只能希望玄元子能够早点回来,不然等到李夜和秦晓晓都双双突破到筑基期之后,那必然又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可是他不知道!玄元子一时半会,是绝对回不来的了。虽然虚丹修士,是将全身法力都凝结成一块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利用飞剑飞遁的速度,也要比普通的筑基期修士快。比如现在他与林于修飞剑的速度,仅仅只是刚好持平而已。所以他想要追上,林于修就必须利用自己比对方更加深厚的功力,活活的拖垮对方,这样才有机会能够活做对方,可是想要将林于修拖到那种地步,至少也需两人毫不停息的连续飞行好几天,他体内的法力,才有可能出现衰竭的情况。所以现在如果一心一意想要抓住这他的话,那么两人的追逐战,现在才仅仅,只开了一个头而已。就在右使站在纸伞的防御圈之外,来回不停的走来走去,心中焦急的等待着,玄元子的归来时。端坐在那把纸伞之下的李夜,却突然睁开了他的眼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