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542.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89.第489章 传讯
    将司徒家能够反抗的力量全部打散之后,李云立刻就带着自己手下的人,从行政区反冲到赌场的赌池,又重新上演了一把火烧赌场的旧事。品 书 网  .w .待到李云一群人和之前护送伤员出去的人会合之后,他这才回头看向那火光四起的赌场。他相信,经此一役,就算司徒家以后再说破大天也不会有人敢再来这里赌钱了!既然事情已经做完,李云立刻就带着手下的人,直奔豺狼医生的诊所,为之前受伤的兄弟们去疗伤。同时,等到李云等人都已经开车离去,一个之前被李云等人冲散的打手才敢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行政区。他回来之后,立刻就找到了正躺在地上不停咳血的司徒云清。他立刻慌忙急手的冲上前将他一把扶起,异常关切地对他问道:“云清长老,你没事吧。”司徒云清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处于出气多进气少的状态,他一边咳嗽,一边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对扶住他的人说道:“咳咳,快…快!快到我的保险箱里找到一个紫色的盒子!我保险箱的密码是27758……”说完之后,司徒云清顿时就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见到司徒云清的状态,那人也不敢耽误,立刻就冲进了司徒云清的办公室,找到保险箱输入密码,拿出了他口中所说的紫色盒子,重新回到了司徒云清的身边。看到此人回来,并且手中拿的正是自己所说的药盒,司徒云清原本已经暗淡下来的双眼突然又恢复了一丝神采,因为他知道对方手中的药丸,就是自己活下去的希望!虽然他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他还是异常急切的用眼神示意对方,赶快帮自己将药盒中的丹药服下去。那人领会了司徒云清的眼神之后,当即就打开了药盒从里面拿出一个散发着阵阵清香的药丸,递到了司徒云清的嘴边。没错,这个药丸正是李夜当初送给司徒家的,九枚夺天丹里的其中一枚!虽然李夜当初在制作这些夺天丹的时候,留了一招后手,但是夺天丹本身的药效却是真实不虚的。所以当司徒云清服下夺天丹之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立刻就停止继续留血了。虽然这个时候他的脸色依然十分惨白,但是他很清楚,至少在三天之内,自己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而且,虽然李云在司徒云清身上所留下的伤看起来十分恐怖,但其实都只不过是一些外伤而已。有了夺天丹吊命的能力之后,三天的时间他完全可以凭借修士强大的自愈能力,让自己这一身外伤好得七七八八。自己的性命得到了保障之后,司徒云清立马就从怀中掏出一枚信符,直接在手中捏碎。然后他才站起来,拍了拍为他拿药的手下,对他说道:“你今天的表现不错,我们司徒家是不会亏待你的!”见到对方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一脸的欣喜,司徒云清这才继续对他说道:“好了,现在快点扶我离开这里吧!”同时,远在吉明市郊区的司徒家别墅群里,司徒云鹏腰间的一块玉佩突然变得滚烫了起来。这让本来还沉浸在周围人的马屁中不可自拔的司徒云鹏,突然惊醒了过来。他握着突然发烫的玉佩,双眼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在这时,玉佩上本来已经滚烫的温度却又突然提升了一大截,甚至让正在出神的司徒云鹏手掌上都被烫出了几个水泡,让他在吃痛的同时,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玉佩给丢到了地上。司徒云鹏身边的女伴看到玉佩从掉下来了,立刻很自然的弯腰,想要帮司徒云鹏将玉佩捡起来。是没有想到,她刚刚用手指接触到玉佩,立刻就被玉佩上的高温给烫伤了。于是她捂着被烫到的手指,一脸委屈的转向司徒云鹏,想要对他撒撒娇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在她面前都尽量装出绅士风度的司徒云鹏,却突然勃然大怒,一巴掌将她扇倒在地上。他不顾玉佩上的高温捡起玉佩,同时怒气冲冲的对那女人怒斥道:“这东西也是你能碰的吗?给我滚!”说完也不理会倒在地上低声抽泣的女人,以及周围那些已经被他吓到的宾客们,手中提着发烫的玉佩如同一阵旋风一般,冲出了宴会厅。司徒云鹏一路横冲直撞,直接来到了自己四女儿司徒凤的别墅。刚一进门,他就诈诈呼呼的对着空荡荡的别墅大声喊道:“凤儿,凤儿!你在哪里?快点出来,出大事了!”听到司徒云鹏的声音,司徒凤缓缓地从自己的房间中走出来,看到大厅里急得不成样子的司徒云鹏,顿时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地对他说道:“爸,你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司徒家的家主,怎么还像个小孩一样,如此不稳重?”司徒凤明明是司徒云鹏的女儿,但是这个时候,教训起他来,却反而让人感觉她才是司徒云鹏的长辈。不过司徒云鹏也非常清楚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所以即便是司徒凤的语气就像是在训斥小辈一般,他也没有一点不愤的感觉。他反而是直接掏出了自己的玉佩,依旧一脸紧张的对司徒凤说道:“凤儿,这次可不是我不稳重,而是真的出大事了!”当司徒云鹏将玉佩拿出来的时候,司徒凤就知道确实是出大事了!因为司徒云鹏手中的玉佩正是司徒家的传信玉佩,只有在司徒家一些最重要的一些长老,遇到了危及生命的情况时,他们才会捏碎身上的传讯玉符,让司徒主家前去增援。现在司徒云鹏手中玉佩的状态,显然不止是只一个长老捏碎了传讯玉符,而这所代表的含义,司徒凤更是十分清楚。她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了,直接从2楼跳下来,一把从司徒云鹏的手中抢过玉佩,闭眼感受玉佩里所传递过来的信息。“是云清和云峰两位长老!”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