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544.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1.第491章 僵持
    剑光掩天地,吐虹冲霄汉。品 书 网  .w .司徒凤的剑光一出现,就立刻有一种掩天蔽日的气势,让李夜的脸色也不由得凝重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司徒凤手中的飞剑居然是一柄货真价实的上品飞剑!要知道,在天元大陆的时候,别说是区区的筑基期修士了,即使是元婴期的大修士,手上也不一定能有一柄上品飞剑!因为飞剑的品级大致可以分为天、地、人三品。天、地二品的飞剑全都是在传说中赫赫有名的,寻常时日根本见不到。即使偶尔出现一把,也必然能够掀起整个修真界诺大的风波。所以一般修士们,仅仅是将平时用得到的人品飞剑又分成了上中下三品。比如李夜,在练气期时炼制的那些剑蛊,虽然李夜常常说这些剑蛊可以媲美一般的飞剑。但是要认真说起来,它们连下品飞剑都不如,只能算作是不入流的飞剑。又比如李夜之前和骆教授说过的,利用大量的钢铁和黄金的炼化物所制成的飞剑,就只能是堪堪踏入下品飞剑的行列。而像司徒凤手中的这种上品飞剑,在天元大陆上也属非常难得,如果不是名门大派的嫡传弟子,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上品飞剑。所以李夜才没有想到,司徒凤的宗门居然会如此看重她,在她突破筑基期之后,就送来了一柄如此厉害的飞剑!只见司徒凤手中剑光随意一挥,挡在她面前的十几枚剑蛊就直接被搅了个粉碎。这种情况还是李夜第一次遇到,以前虽然也有人能够挡住剑蛊的攻击,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将剑蛊给搅碎的。而且按照对方一挥手就能绞碎十几枚剑蛊的情况来看,不用多久就可以让李夜的周天星斗阵再也运行不下去。不过还好,李夜手上可不是仅仅只有这一万多枚剑蛊!在经历了棒子国的事情之后,他那十几万枚吸足了瘟疫气息的剑蛊,现在可全都安安静静的躺在他腰间的瘟疫袋里!所以虽然司徒凤一挥手就能毁掉十几枚剑蛊,但是李夜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慌张。反而每当司徒凤挥动剑光绞碎剑蛊的时候,李夜就不慌不忙的从瘟疫袋里放出同样数量的剑蛊,以支撑周天星斗阵的正常运转。李夜当然不用慌张,因为他非常清楚,别看司徒凤现在每挥动一次剑光都携带了庞大的力量。但是说到底她司徒凤也仅仅只是刚刚突破了筑基期而已,所以即便她手中的上品飞剑再厉害,可是以她的修为,也绝对不可能总是现在这样随意的挥舞下去。反正自己手中这十几万枚剑蛊,在自己突破筑基期炼制飞剑之后就没有什么用了,现在正好可以用来消磨司徒凤体内的真元。所以对于李夜来说,时间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所以他当然不着急。同样的,司徒凤也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原本在一开始的时候,她以为仗着自己手中的上品飞剑必然能在极短的时间里,破除掉对方的阵法。而情况也和她想象的一样,她的剑光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对方的阵法根本就无法阻止。但是最古怪的事情也就在这里,因为不管她绞碎了多少对方用来布阵的金色小虫,居然都不能让这个阵法停下来。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体内的真元,也渐渐的开始出现无以为继的征兆了。所以这个时候,司徒凤想要先将自己的进攻先缓上一缓,以便能够让自己恢复些许的真元。可是一直端坐在阵法之中密切关注司徒凤一举一动的李夜,也同时敏锐地察觉到了司徒凤的意图。他当然不可能让司徒凤,这么安安稳稳的恢复真元。于是他冷笑对阵法中攻势渐渐缓下来的司徒凤,高声喊道说道:“你不是想剿灭我布阵用的剑蛊吗?怎么不再坚持一下?说不定马上我这阵法就会被你破掉呢!”司徒凤听到李夜这明显是在嘲讽自己的话语,顿时被气的急火攻心,当即就拼尽全力狠狠的向着李夜所在的方向,劈出了一道强大无比的剑光。那剑光也不复司徒凤的所望,居然一下就搅碎了上百枚剑蛊!不过这一记剑光使出之后,司徒凤的脸上瞬间就变得惨白起来,显然刚才那一下耗掉了她不少的真元。可是区区上百枚剑蛊,还是不能对整个周天星斗阵产生任何的影响。所以自从这一剑之后,司徒凤不管李夜再用什么话来挑衅她,她打死也不再像刚才一样,消耗真元去灭李夜的剑蛊。反而是被动的防御起李夜的攻击来,以此来让自己有机会恢复体内的真元。见到自己的语言攻势已经无效,李夜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突然指挥上百枚见过,一起对司徒凤发起了自杀式的攻击。既然你不来,那我就主动去找你!李夜心中暗暗的想到。他倒要看看,司徒凤在这样猛烈的攻击下,还能不能够平心静气的一边防御,一边恢复体内的真元。其实李夜是想多了,司徒凤在这么激烈的攻击之下,连自保都有问题,哪里还有时间能够让她找机会恢复的机会?迫于李夜那如同疾风暴雨般的攻击,刚刚没有恢复多少的司徒凤,就不得不再次全力挥舞起手中的剑光,将那些主动向自己进攻的剑蛊们一一绞碎。这样的情况,她其实也是不想。但是她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全力绞碎这些剑蛊,那么自己多半就会被这些数不尽的剑蛊搅成一团肉渣!随着李夜的引导,这场上的局面一瞬间就逆转了过来。之前是司徒凤挥舞着剑光,追着李夜的剑蛊跑。而现在,却是李夜主动将剑蛊送上门去,司徒凤却还要左躲右避,只有在实在避不过的情况下,才勉强将李夜控制的坚果全部绞碎。从场面上来看,两人之间仿佛又陷入到了僵局之中,甚至由于司徒凤一挥手就能绞碎无数的剑蛊,所以看起来好像她还是略占上风。但是就连司徒凤自己都很清楚,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除非剑蛊在自己耗光真元之前就被全部绞碎,否则的话自己最后肯定会落得一个万剑穿心的下场!但是司徒凤还是把李夜想得太简单了。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在用自己手上海量的剑蛊不停的消耗司徒凤体内的真元,但是其实他暗中还有另外一个司徒凤绝对想不到的打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