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551.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8.第498章 好戏开演
    虽然李夜已经察觉到赵老离开,其实是因为李夜的行为触动了他过往的回忆。但不可否认的是,赵老的离开,让李夜和赵日两人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既然只剩下李夜和赵日两人,李夜当然就不用继续和他拐弯抹角的装不熟了。他直接开口对赵日说道:“我希望等下在司徒家开家族大会的时候,你们和我一起去司徒家给司徒生制造一些压力。”赵日做着眉头想了想,突然想明白李夜所做的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于是他瞪大了双眼,上下打量了一番李夜,仿佛是想要重新认识对方一样。“难道,你想要将旁系中的某一个人推上司徒家家主的位置?”赵日这人能在这三言两语之间就想到这一层,再次说明了他确实是个聪明人。不过他还是不太了解司徒家的情况,所以猜的不够准确。李夜一边摇着头,一边向他解释道:“我并不是要将旁系中的某个人推到司徒家家主的位置。第一他们可能并不服众,第二是我跟司徒家旁系之人其实没什么太多联系。”李夜的话顿时就将赵日给说糊涂了,“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让我们来支持旁系?而且我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呢?”赵日的顾忌也是很有道理的,所以李夜只得进一步向他解释道:“其实你搞错了,我并没有说让你们支持旁系,我只是让你们给司徒家的嫡系施加压力而已。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保证,不是管谁重新掌控了司徒家,最终都会落入我的掌控之中。”虽然直到现在,赵日还是对于李夜计划的细节并不是非常了解,但是基于对李夜的信任,以及这件事本身和赵家的计划没有什么冲突,所以他稍微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既然如此,那等一下,我们就和你一起去趟司徒家吧。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家族会议会在什么时候召开。”“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李夜耸了耸肩,“不过到时候,会有人通知我的。”听到李夜的话,赵日不由得眼中精光一闪。从李夜那不小心露出的口风来看,司徒家之中必然有他的内应!再结合李夜所说的,司徒家本身就已经充满了内忧外患。这一次恐怕偌大的司徒家,估计真的要被李夜牢牢地控制住,变成他手中的玩物了。与此同时,在司徒家的别墅里,也在进行着一场事关司徒家未来的对话。对话的双方,一个是躺在病床上的,司徒家唯一的筑基期修士司徒凤。而坐在她床边的,就是掌管了司徒家几十年的大龙头司徒生。司徒生满脸关切的,对躺在床上的司徒凤问道:“凤儿,你觉得怎么样?伤势好了一些没有?”司徒凤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爷爷,你不用担心,昨天那人在攻击我的时候故意避开了我身上的要害,所以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需要在静养一些时日应该就可以下床了。”听到司徒凤的话,司徒生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司徒生,天性凉薄,当初即使司徒家的几名继承人,先后死在李夜的手中他也没有太过伤心。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怕司徒凤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因为司徒家好不容易出一个筑基期修士,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很有可能在司徒生的有生之年,都再也看不到司徒家晋升大世家的希望了!这个时候听到司徒凤亲口说,她的伤势并没有什么大碍,司徒生这才放下心来。不过随即他又皱起了眉头,对着司徒凤说道:“凤儿,你大伤未愈,有些话本来不应该跟你说的,但是……”司徒凤这辈子都还从来没有见过司徒生如此吞吞吐吐,显然是有什么麻烦事找上了司徒家,于是她只得强打起精神,对司徒生问道:“爷爷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司徒生想了想,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赵家的事情讲给了司徒凤听。“凤儿,昨天你实在是太冲动了,怎么能一言不合就将赵家派来谈判的代表,给杀了?今天早上赵家就发来消息,他们已经连夜派人过来吉明市,要让我们司徒家给他们一个交代!”听到司徒生那隐隐带着几分责备的话语,司徒凤刚想起身反驳,就不小心牵动了胸前的伤口,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咳、咳、咳……”见司徒凤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居然就又咳嗽了起来,司徒生连忙慌乱的上前扶住司徒凤,让她重新慢慢躺下,同时自责的对司徒凤说道:“都怪爷爷不好,我不该提这件事的。你千万别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们赵家的就交给爷爷我来处理了。”司徒凤躺下之后顺了顺气,然后才有气无力的对司徒生反问道:“爷爷你打算怎么对付赵家?他们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司徒生怎么可能不知道?赵家既然这么气势汹汹的来了,必然是不会被自己的三言两语就打发走的。于是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了不起我舍了这张老脸,在他们赵家面前伏低做小忍气吞声。我就不相信,他们赵家就真敢和我们司徒家撕破脸皮。”虽然司徒生嘴上说得容易,但是就连司徒凤都能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来,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来说,有多少难堪。司徒凤终究不忍心自己的爷爷,为了自己所做下的事情,在一帮小辈面前伏低做小。于是她强撑起身体,艰难地对司徒生说道:“爷爷让我出去和赵家见一面吧。我想以我的身份,他们赵家必然不敢太过为难我。”确实,如果司徒凤以筑基期修士的身份出去面对赵家来人,必然比司徒生更加容易。因为任何一个智力正常的人,都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而去得罪一个如此年轻的筑基期修士。所以只要司徒凤出面,并且能够给足赵家面子和一个和解的借口,这件事就很有可能被压下去。但是现在的事实是,司徒凤连坐起来都显得困难,又怎么可能出去面对,来势汹汹的赵家呢?不过司徒凤显然也早已经想到了这点,于是主动对司徒生说道:“爷爷你不用担心,其实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能够暂时让其他人看不出我身受重伤!”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