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557.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04.第504章 逼宫(五)
    大周天高手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即使是赵家在仓促之间,也只派了几名小周天高手,陪同赵日一起来司徒家。也就是说,在这一群人里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下这名长老的突袭。而且对他来说,在一群小周天高手之中,擒下一个人简直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就在这名长老,脸上都已经露出了一丝胜利的笑容时。突然一个略显年轻的身影,从赵日的背后转出,挡在了这名长老与赵日之间。那名长老一见此人,还以为又是一个和刚才那护卫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于是他手中陡然再加一份力,预备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这家伙和赵日一起擒下再说。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手爪都快要接触到这名护卫脑门时,居然非但没有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惊恐,反而是看到对方向自己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年轻人要被这长老擒下之时,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腹部上。当对方的拳头刚刚打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那长老就立刻脸色一变,因为这一拳的力道已经大得超过了他的想象!接着还没等他来得及做出其他反应,就直接被这一拳上所蕴含的力道打飞了出去。他以一种比冲过来时更快的速度,狠狠地撞向旁边的围墙,在撞倒整片围墙的同时猛地喷了一口鲜血,然后就晕死了过去。堂堂的大周天高手,在这人的手下一招?这么荒唐的事情,让在场所有人的脑筋都有些转不过来了。当大家将目光全都集中在这名突然出现的男子身上时,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演讲被屡次打断的司徒云鹏。他一脸惊疑的指着对方,大声喊道:“李夜是你!你居然还敢来我们司徒家!”被司徒云鹏叫破身份,李夜也就不打算继续隐藏了,而是大大方方的走出赵家的人群,带着浓浓的嘲讽意味对司徒云鹏问道:“司徒家主近来可好?有没有在自己的晚辈中找人为自己传宗接代?”没错,这名出面救下赵日的人正是和他一起来到司徒家的李夜。本来李夜是不想在司徒家露头,但是当他进来看到司徒凤居然也在会场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必须出面压制住这个司徒家唯一的筑基期修士,否则的自己的计划很有可能会功亏一篑!所以当那名大周天长老出面要拿下赵日的时候,李夜就毫不犹豫的将对方打飞了出去。李夜的话,说得躲在人群中的范妙方脸上不由得一阵发烫,在她看来明显,里面明显是在讽刺司徒云鹏,居然会对自己这个侄女产生邪念,简直是无耻之尤!而司徒云鹏,却以为李夜是在讽刺自己个儿子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上!所以他当场就要扑向李夜和他拼命,但是却被一旁还算有几分理智的长老给拦了下来。那几人一边拉住司徒云鹏,一边在心中暗暗嘀咕道,你真是开玩笑!那大周天高手都抵不住李夜的一拳,你上去是给人送菜吗?要是司徒家的家主在自家的家族大会上,被一个外人给打伤了,那他们司徒家肯定会成为所有世家的笑柄!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司徒凤,在看清了李夜的长相之后顿时眼睛一缩。她走到还在不停挣扎的司徒云鹏身边,轻声对他问道:“爸,这人是谁?”司徒凤不问还罢,一问顿时就像是重新点燃了司徒云鹏身上的炸药桶一般,他猛地挣脱开两名长老的压制,用异常激愤的语气对司徒凤说道:“他就是李夜,是杀了你几位哥哥的凶手。凤儿,你可千万不能让他今天活着走出我们司徒家!听到司徒云鹏的话司徒凤顿时眉头一皱,她非常清楚自己现在身体的状况,虽然现在强撑着来到会场为司徒家的嫡系撑场面,但其实他的伤依旧非常严重,而且就算自己,状态完好,她也实在不肯定自己是否是李夜的对手。因为当李夜刚刚出现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出来了,对方就是昨晚那个将自己打成重伤的神秘人!但是现在司徒云鹏却突然说自己绝对不能放过对方,却让他有些进退为难了。还好司徒生也知道司徒凤现在的真实情况,当即大声对,司徒云鹏呵斥道:”你闹够了没有?还不给我滚下去!“说着,就示意他身边的人,将他强行的脱离了整个会场。见自己那不知轻重的父亲司徒云鹏终于被拖走了,司徒凤心中也不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重新回到司徒生的身边,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爷爷,他就是昨晚将我打伤的那个神秘人!”陡然听到这个消息,司徒生差点惊得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不过还好,他到底是当了几十年大龙头的人,瞬间就强行将自己心中的惊讶暗压了下来。然后故意装出一幅不悦的表情,对人群中的赵日说道:“赵公子你带着我们司徒家的仇人一起过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司徒生不愧是司徒生,一开口就将一盆污水倒在了赵日的头上。如果对方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接下来他必定会连消带打,讲今天发生的事情与昨晚司徒凤一时冲动,杀掉赵家人的事联系到一起,降低司徒家在其中的责任。但是李夜和赵日都是聪明人,怎么可能看不出司徒生打的是什么主意?于是李夜当即就站出来,对司徒生说道:“司徒老先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我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司徒家的仇人?”“我们之间发生的那点误会,不是早就由我三叔作为中间人和解了吗?你现在居然还念念不忘,实在是未免太过小气。”虽然李夜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但是却说得司徒生气不打一出来。如果真的像李夜所说,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完全解除,那李夜又为什么会在昨天晚上将司徒凤打成重伤?但是司徒生为了隐瞒司徒凤被打成重伤的事实,所以根本就不敢这件事说出来。于是他有些咬牙切齿的对李夜问到:“那你今天来我们司徒家,到底有何贵干。要知道你即便不是我们司徒家的仇人,我们司徒家也绝对不欢迎你!”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