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560.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07.第507章 逼宫(八)
    司徒生的话说得刚刚进来的三人,脸上一阵发红。 毕竟一个勾结外敌的名声是谁也不愿意承担的,而且还会直接影响他们三人所说的话对于其他人来说的可信程度。李夜当即脸色一变,在心中对范妙方说道:“现在是让他们旁系联盟出面的时候了。”听到李夜的话,范妙方当即用自己的手肘,撞了撞身边埋头躲在人群中的的黎叔,然后用眼神示意他现在该他上场了。其实自从看到司徒凤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黎叔就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居然冲动的被旁系联盟推出来作为对抗嫡系的急先锋,这是在太不符合自己明哲保身的性格。但现在他已是骑虎难下,就算他现在有心退去事情结束之后嫡系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放过他。所以他现在只能抱紧旁系的大腿,希望今天逼宫能够成功,自己才能有一线安稳活下去的希望。想通这些之后,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站出来直面压制了自己几十年的司徒生。司徒生也没有想到,黎叔居然到现在还敢站出来,顿时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到底想干些什么。而黎叔站出来之后,立刻就对司徒生和在场其他人大声的说道:“他们三人并不是听命于李夜,而都是我求他们来的。但是大家也知道虽然我在司徒家有几分薄名,但是却连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所以我才找来李公子,让他为我们做一个见证。”黎叔在说完这段几人早已商量好的台词之后,就重新将舞台交还给了李夜。而有了黎叔的背书之后,那被控制住的三人也终于摆脱了勾结外敌的名声。但是这样的话,骗骗别人还可以,要想骗过司徒生却是千难万难。司徒生死死的盯着李夜,几次想开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得在牙缝中,挤出几个字:“这次算你厉害,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见司徒生等于变相承认自己棋差一着,李夜不由得笑了笑,然后直接对那个两脚发软的司徒毅问道:“现在在所有司徒家成员的面前,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要不然你们司徒家的大龙头,可是不会放过你的!”司徒一听到李夜的话,浑身不禁颤抖了一下,然后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首位上的司徒生,但是马上就被对方那冰冷的眼神给吓得退了回来。“我来问你,你昨天晚上是不是一直都陪着赵家派来谈判的人身边?”李夜故意大声的对他问道,同时也希望能够让在场的其他人,都听清楚自己的提问。司徒一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果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给他产生了巨大的无形压力。他有些无奈的对李夜点了点头。这个问题确实没有什么好否认的,因为昨天晚上在宴会上,有无数的人看到,他确实一直陪在赵家谈判代表的身边。见对方承认,李夜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我再问你,昨晚赵家代表在喝多酒之后,你和他一起去了哪里?”他有气无力地回答道:“昨天晚上,赵家代表喝多了。我于是便带他出了会场,想为他介绍介绍我们司徒家,顺便为他醒醒酒。”“接着你们去了哪里?又发生些什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全部说出来。”李夜异常严厉的对他问道。其实在来到会场之前,司徒毅就已经被旁系联盟和李夜的人控制住了。同样的问题,他们早就对他问过好几遍。虽然司徒毅也知道,自己如果将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必定会得罪司徒凤、司徒生、司徒云鹏,甚至是所有的嫡系长老。一定会让他们欲除自己为而后快!但是在来之前,李夜为了防备他在现场突然改口早,就喂他服下了一枚噬心蛊。所以他现在也只能将昨晚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昨晚我和带着赵家代表,想在我们的别墅区里随便转转,不巧正好走到了四小姐的别墅外。”“当时我和赵家代表正在讨论两家子合作的事情,可能对方喝多了一些,所以说话的声音难免有些大了。而这个时候,四小姐就突然从别墅里冲了出来,直接将对方斩杀在剑下。”司徒毅的话说完,顿时就引起在场所有人一片哗然。如果按照司徒毅的说法,那赵家代表根本就不是什么擅闯司徒凤闭关之所,而只是因为在别墅外说话大声了一点,就被直接杀掉。如果真是这样,那司徒凤也未免太过不讲道理了一些!而司徒逸的话也确实并没有什么掺假的地方,他最多就只不过是将赵家代表出言不逊的那段地方给省略掉了,而剩下的却恰好营造出司徒凤异常跋扈的形象。听到司徒毅一将话说完,之前被赵日强行压下的那名赵家之人,立刻就冲了出来,指着司徒凤的鼻子,义愤填膺地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司徒凤当然没有什么话说,而且按照她一贯的性格,如果不是现在自己身受重伤,她早就一剑斩了这个胆敢跳到自己面前,对自己如此出言不逊的家伙!而这个时候,跟随着赵日一起来的其他人,立刻上前将这个有些激动的家伙拉了下来!开玩笑!现在被他指着鼻子骂的可是一个一言不合,就拔剑杀人的筑基期修士,别到时候把对方说急了,自己这边可没人能救得了他!同时,身为赵家这一次的代表,赵日在这个时候也主动站出来,找上司徒生,一定要让他给赵家一个交代。而站在天井里的赵家子弟们,也在旁系联盟的人鼓动下,纷纷议论了起来。整个会场一时间又回到了之前异常混乱的场面。但是李夜却并没有趁着混乱采取什么行动,而是饶有兴趣的盯着站在司徒生旁边的司徒凤一个劲劲的看。他其实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司徒凤如同外表所看的那样,已经重伤痊愈。因为按理来说,昨天她受了那么重的伤,今天根本应该连床都下不了!所以他一直在思考,司徒凤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能如同正常人一样站在这里。而刚才,当赵家之人突然跳到司徒凤面前指着鼻子对她大骂,她却强忍下来的时候,突然一道灵光出现在了李夜的脑海之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