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223/7894762.html"}})();
尊宝娱乐 >都市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03.第703章 你这么漂亮,我当然要
    月奴儿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眼眶中止不住的往下落。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虽然她咬紧牙关,强忍着不哭出声来,但偏偏就是她这要强的样子,却更加令人心痛。李夜伸手拭去她眼角上的泪水,轻声对她安慰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不可能吗?”月奴儿没有想到李夜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抬起头用涨红的,双眼死死盯住李夜,一边抽搐,一边异常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晓晓姐那么漂亮、那么聪明、那么善解人意?”李夜从一旁的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一边帮月奴儿擦掉脸上的泪水,一边摇头对她说道:“并不是你想的这样。虽然晓晓确实长的美若天仙,但是要单单论起美貌来,你和她相比也毫不逊色!”虽然李夜的这句话明显有夸张的成分,但是这个时候月奴儿怎么可能去分辨这些?所以当她听到自己的心上人称赞自己的美貌时,居然一时间忘了继续流泪。“那到底是为什么?”月奴儿有些羞涩的对李夜问到。没有想到李夜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向她讲起了天元大陆上的风俗。“奴儿,你知道吗?虽然我是一个现代人,但其实自从觉醒了前世的记忆之后,我的许多观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毕竟我前世的记忆可足足有上百年的时间!但是我在地球上,却仅仅只生活了短短20年。”“而在我们天元大陆上,其实一直都还是遵循着一夫多妻的古礼的。”说到这里月奴儿的双眼,顿时闪过一道名为希望的光芒。她以为李夜这是在暗示自己要一夫多妻。不过对她来说,只要能够和李夜在一起她根本就不介意这些事情。可是当李夜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于是连忙补充道:“但其实这些习俗都仅仅只是在凡人之间流行,对于我们修士之间根本就不适用。在天元大陆上,如果两名修士能够在一起互相扶持,我们就称这种人为道侣!”月奴儿其实也是个聪明人,听到李夜绕了这么一大段之后,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你在天元大陆上,已经有道侣了?”李夜大方地点了点头,“对,我在天元大陆上不光有道侣,而且还有两个!”“啊!”月奴儿睁大了双眼,满脸都是不敢置信,同时心里又感到极其矛盾。因为一方面她对李夜在天元大陆上还有道侣感到伤心,同时又觉得既然李夜都已经有了道侣,那么对她来说,和李夜在一起的机会反而会更大一些。就在月奴儿一脸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李夜又将话题重新绕了回来。“所以你知道吗?我现在之所以选择秦晓晓成为我的道侣,是因为她的修为足以和我在修道之路上互相扶持!”“而我说我们两人几乎不可能的原因也在这里!因为我看你和你姐其实对于修道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么长时间以来,就算古明旭都已经突破到炼气三层,可是你和你姐姐却一直还在原地打转!”“按照天元大陆上的说法,要与人结成道侣,最少也要突破筑基区。否则的话,两人不管是在生命层次、寿命、眼界都存在着巨大的鸿沟,根本不可能长久的在一起!”“可是!”身为在地球上成长起来的新一代,月奴儿听到李夜的说辞本能的想要反驳。“可是两人只要互相喜欢,不是就能够在一起吗?”听到月奴儿的话,以及她那一脸对爱情虔诚的表情,李夜这才反应过来,月奴儿不过是一个在言情小说、偶像电视剧、青春片包围中成长起来的,刚刚20岁的女生而已,所以也不怪他有这么天真的想法。于是李夜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向她解释道:“傻丫头,你还是太天真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不能突破筑基期,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终究会一天比一天老。”“到10年、20年、30年甚至50年之后,我依旧是现在这副模样,而你却已经是满头银发。到时候,你觉得我们还能做到道侣吗?”李夜的话月奴儿,从来未曾想过。可是当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李夜所说的那幅场景时,却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出现李夜所说的那种情况,当自己已经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时,李夜却还像现在这样。到时候就算是李夜不嫌弃自己,自己又哪有脸继续出现在李夜的面前?不过月奴儿不愧是苗疆儿女,自有一股子不服输的野性。他非但没有因为李夜描绘出了那幅场景而丧气,反而是将脖子一亢,抬头对李夜问道。“那如果我从现在就开始努力修行,努力在修行道上追上你的脚步,我还有没有希望做你的道侣呢?”听到月奴儿的话,李夜就知道自己这顿话没有白费,当即笑着对他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够追上我的脚步,那么多你一个这么漂亮的道侣,我又怎么可能不乐意呢?”不过李夜在说这话的同时,心中却暗自想到:希望用这个说辞能够真正地激励起月奴儿的修真**。否则她只会和大家越来越远,最后不得不被排出自己的圈子!可是月奴儿显然不会体会到李夜的这层用心,他现在只为自己得到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而雀跃不已。甚至连脸上的泪水都还没有擦干,就再一次哭倒了李夜的怀中,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便羞红着脸从李夜的房中逃了出去。直到月奴儿离开之后,李夜才从他的“突然袭击”之中反应过来,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月奴儿刚才亲吻的地方。就在李夜面带微笑,摸着自己脸颊时,突然从他背后传来一声冷笑。“哼!刚才的那一吻,是不是让你觉得很值得回味?”听到这个声音,李夜不由得浑身一僵,缓缓转过身来,对着身后那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身影说道:“晓……晓晓,你怎么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