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440/13625980.html"}})();尊宝娱乐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729章 靠的是脸!

正文 第1729章 靠的是脸!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兀那女人,你给我出来!你……”

    刘全冲进来,就见到穆凌落正婷婷而立,站在屋子正中间,而她旁边的桌子旁则是坐着个满身黑衣的男子,头脸被面纱遮住,是看不清面容来。[手机小说:m.Abc169.Com]

    “你们这是……”

    “请问,这位侍卫大哥,你这贸贸然冲进来,所为何事?”穆凌落不悦地蹙眉,“我以为,我方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刘全的注意力被牵了回来,“我,我是来带你回城主府的。不管你愿意是不愿意,既是入了雍城,进了南越的地界,就听从城主的调令。既然城主需要你,你就该服从。”

    穆凌落挑了挑眉,笑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把强迫说得这般清新脱俗的。我既不是你们雍城的城民,何至于要听从你们城主的命令的?初始,我自告奋勇,揭了榜单,是你们拒了我,还讥讽于我!而今,却又强迫我前往,你们这好的坏的都说了,真的是好大的一张脸啊!”

    闻言,那刘全也觉得面上有些难看了,他咬牙道,“你不必愤愤不平,待你治好了我们城主夫人,我们自然也会以礼相待的。姑娘,请9是,你想要我用些别的手段?我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也学不来那轻手轻脚。”

    说着,他就摆出了一副强硬的姿势。

    穆凌落冷冷地笑了笑,也不多说,转身走了两步,却见那刘全还盯着桌旁的甘狄看。

    “你这还待如何?”

    刘全指着甘狄,“他是何人?”

    “他是何人应该无需和你报备,你们这是走是不走?”穆凌落脸色微沉。

    “既是入了雍城,便就该服从我们雍城的安排,他这藏头露尾的,莫不是见不得人?还是说,他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这才蒙头盖脸的,生怕人认了出来?”刘全想起城主夫人的病是无故发作的,具体的没有向外泄露,但很显然是遭了人迫害的。

    若是,他能抓了罪魁祸首,又能找了人给夫人解毒,那他到时候岂不是得步步高升了?

    这般想着,刘全的眼眸里就有些不怀好意了,“不管你们是何人,现在都得跟我去一趟城主府。”

    甘狄眸色沉沉,嘴角勾起一抹残狞的笑来。

    他近来心绪烦闷,这小侍卫送上门来,他也就不客气了。

    只是,他这还没动手,却对上了穆凌落提醒的眼神,这才想起自己而今还身中奇蛊,只能堪堪停住了手。

    他们需要的东西还在城主府,若是贸然地打草惊蛇,他们即刻就会被赶出了雍城……

    而今,也只能忍耐了。

    最后,穆凌落和甘狄,还有严流都被抓回了城主府。

    除了穆凌落被单独安排到了房间里,甘狄和严流都被关押了起来,刘全想以他二人要挟穆凌落。

    江水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名背对着自己的女子,身材窈窕婀娜,光是一个背影,就可见其的气质。

    他忙上前道:“这位想必就是揭了榜单的女神医?在下江水寒,区区不才,贱内中毒至极,一直都颇受痛苦折磨,还请神医施以援手,解救贱内于水火之中,届时,雍城上下必然感激不尽。”

    “包括用这种手段掳了人来?”穆凌落冷冷地转眸,斜睨着他。

    雍城城主不愧其在外的名声,的确是个俊美潇洒,风流倜傥的公子哥,身上的衣服穿得很是考较华贵,腰间环佩宝玉围绕,是个颇为讲究的贵公子。

    而他眉宇间也的确笼着愁云,就是眼下都有隐隐的青黛色。

    但是,这并不能成为他派人强掳人的原因。

    “神医”江水寒一愣,抬头就看到穆凌落冷冽的眸子,不由微微一怔。

    他是知道来人是个姑娘的,但却真没想到是这般年轻的,看着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容貌昳丽,秀美绮艳,仿若从书上走出的水墨美人,叫人都不敢多看。

    顿时,江水寒倒是有些理解,当时为何两位侍卫竟是会觉得她是个骗子,还是个想借此靠近他的骗子了!

    实在是,她太年轻,也太秀美了!

    根本就不像是个大夫。

    穆凌落见他半晌没说话,不由蹙眉,江水寒眼底的神色,她不是没见过,只是他这般的做派倒是让人不觉得被造次,他的眼底只有欣赏,倒是没旁的。

    “江城主?”

    江水寒回神,拱手道:“姑娘真是有姑射仙人之姿,实是让人惊艳。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姑娘见谅!”

    “贵城的侍卫,倒是颇让人大开眼界的。莫不是,入了你们雍城的人,都成了你们雍城的奴才了?喊打喊杀,喊抓喊掳,都是一句话的事了?”穆凌落讥讽道。

    “我之前在药铺听闻,你的夫人中了毒,我刚巧也是懂些医药之理的,本着救死扶伤的原则,想来府中看看,可是我能解的。你们侍卫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比作狂蜂浪蝶的花痴之流,而今有求于我,又以强硬之姿抓了我的朋友,真的是让我见识了你们雍城的做派!我也算是走过些地方的,这般粗犷之态,真不愧你们被称为南蛮了!”

    只有礼仪之国才会称南召小国为南蛮,极为野蛮无教化的人。

    这就是极度的鄙夷了。

    江水寒的脸色微微一变,“姑娘还请慎言。”

    “这般做派,不是南蛮是何?”穆凌落嗤之以鼻。

    江水寒脸色难看,对上穆凌落的视线,又慢慢地冷静了下来,眸子犀利地望来,开口之时,声音已经变得清亮。“姑娘容颜端秀,且跟我等长相不同,通用语却讲得这般好,想必是从青宋或者北月之处来的!既姑娘是才入城,如何知道我夫人中的是月落花的毒?姑娘后续又自行揭榜,现在却拒不肯医,姑娘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姑娘,又是什么人,来此又有什么目的呢?”

    穆凌落一顿,她倒是没想到,江水寒竟是这般的敏锐。

    之前,她也是听过一些江水寒的传言的。

    其中便有说,雍城城主生有三子,江水寒排行第二,既不是幺儿也不是长子,却能得了这城主之位,靠的是脸!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