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503/13634916.html"}})();尊宝娱乐 >乞丐王妃:腹黑邪王天天宠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66.第466章 追寻

正文 466.第466章 追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杜落落和蝉西在丐帮呆了些时日。[一秒记住:www.abc169.com]!

    这天,天气炎热非常。杜落落和蝉西坐在他们以前在丐帮带过的院落里乘凉。

    葡萄架下,蝉西斜靠在竹木椅子,扭头看着杜落落:“转眼几年过去了,之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好似跟昨日一样。”

    杜落落也躺在他旁边的衣架竹木躺椅,她扭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我在想,等我们老了,也坐个摇椅天天在这藤架下休息。”

    蝉西唇边勾一抹迷人的微笑。“嗯。”他轻声应道。

    葡萄架下有凉风吹过。

    风声沙沙,葡萄叶子倾向一侧,阳光从叶子间隙投落下斑驳的影子。

    蝉西双手交放在胸前,闭目凝神,突然说:“你曾说你是从那沙漠里穿越过来的。我这几天细细想来,这沙漠倒是个线索,不如我们借这个机会再走一遍沙漠。”

    杜落落听他提起自己穿越的事情,知道他把自己的心愿全都放在心间,胸有暖意涌动。

    她侧着身,伸手拉住了蝉西的手,说:“我也这样想过。”

    蝉西的手很暖,他握着她的手说:“你可想想,还有什么线索。”

    杜落落顽皮地在他的手心画着圈圈,说:“其实我也很怪,我是溺水而亡,但穿越来的地方却是一片沙漠。”

    蝉西索性摊开手掌,任她画着,“几千年过去了,沧海桑田变幻,沙漠变湖泊也是有可能。”

    “嗯,这样讲也说得通了,沙漠本来可能曾是水流冲刷而成,可能现在是沙漠只是水眼暂时干涸。”杜落落听蝉西的分析,她的手指在他的手心点了点。

    蝉西突然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指,问:“有关你穿越,可还有什么细节?”

    杜落落的手指在他的手里扭来扭去,一边说:“我在溺水的时候,意识涣散的时候,好像看到了一条龙。”

    “龙?”蝉西张开了眼睛,惊讶地望了一眼杜落落,他摊开了手掌。

    杜落落看着他的眼睛,继续说:“我原来也想过,龙是不是真龙天子的意思。你当羌王的时候,我也曾暗自把它和你联想到一起。只是……”

    她抬出手,摸向蝉西的眼睛:“颜色并不一样。”

    “真龙天子?”蝉西顺着她的思路展开了联想,“胡亥也登基为皇帝,可是和他有什么关联?”

    “眼神跟他不像。”杜落落摇了摇头,一口否定。

    这个问题好像无解,两个人看着对方,同时陷入到沉默之……

    两个人对视半晌,突然同时说道:“那条小龙?”

    在他们逃生路,那条被他们救起又放生的小龙。

    因为小龙放生的地点是在羌国,远离秦国那个穿越来的沙漠,所以杜落落并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沧海桑田须臾改,今天蝉西提到的那点打破了她心的一个壁垒,她心一下敞亮了起来。如今来看,很有可能他们放生的那片湖海和沙漠那里是联通的,几千年后,都是一片汪洋。

    蝉西拉着她的手,沉声说:“我们接下来一起去那边看看,想必一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杜落落看着他的认真地眼神,点了点头。

    心却有些丧气地想:那么大片的湖海,又如何能找到那条小龙呢?而且次他们回去,见到那条小龙的时候,它却并不能与人对话,又怎么能从它身问出些什么。

    蝉西看出了她眼的疑虑,她想到的,他又何曾想不到,他拍着她的手,安慰她说:“也许,我们只是欠缺一个机缘。如果一次寻访不出结果,我们下次还去。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天一定会为我们指出答案。”

    杜落落看着他,男人英俊的脸露出自信的神情,目光有不可捉摸的光,仿佛天下万物皆被掌控。这是一个王者的风姿。

    他面对她的时候,有时促狭,有时温柔,他与她说笑,也会捉弄他,他让她觉得他是自己的男人,却很少让她想着自己面对的是一位王。

    他有许多面,然而始终让她觉得安心又妥帖。

    杜落落望着他,温柔地笑了。

    月亮高枝头的时候,杜落落已经将第二天出发的行囊准备完毕。蝉西放下床被,唤她早点休息。

    杜落落脱了外衣,躺到床。

    蝉西伸手揽住了她,在旁边轻声说:“去的路线,我已经派人描绘好了。沿途会我的人接应。那地方偏僻,我让他们备好粮食帐篷,到时候在那里住几天。”

    “嗯。”杜落落看着他的薄唇下开阖,他的侧脸在月光下格外洁白,好像一朵暗夜绽放的花。

    她头靠在他的肩窝,闻着他好闻的味道。

    “睡。”蝉西搂紧了她。

    迷蒙,杜落落好似梦到二人已经坐车出发。

    车行了不久,马突然收住脚步,杜落落掀开车帘,只见一个青衣男子背着手站在马路间,挡住了马车的去路。

    见她望过来,那人转过身来,“我已来,你们不要找我了。”

    那人迎向他们两人走来,他长着一张俊美的脸,眉间一点朱砂,一头银白色的须发,而头顶竟然有两个龙角。

    杜落落打量着那人,目光从他的外貌对他那双漆黑的眸子,突然醒悟,问:“你是那条小龙?”

    “正是。”那人说着,在车前几步外停了下来。

    蝉西拉着杜落落走下车,站在那人的对面,他说:“我们正要找你。”

    那人缓缓地说:“我乃古神龙,名唤桓。昔年颛顼和共工大战,我曾为共工主战将,力战颛顼,以大水倾布桑野。不料颛顼觉醒轩辕氏,将我杀死。我昔日洞府,也被镇住水眼,变成一片荒漠。”

    风吹着他的淡青色的袖袍,飘逸得好似仙人。周边的景色隐了去,换成一团团雾气。

    只听那人继续说:“我肉身已死,魂魄被困镇压于那半山洞穴之。几千年来,我借着那些酒残留水汽努力修炼,肉身终于成雏型,是你们见到那小龙的模样。但我要恢复往日风姿,还需要继续修炼数千年。我的法术未精,尚不能开口与人言,所以只能托梦而来。”

    他顿了顿,继续说:“你二人救我之恩,我心感念。所以,你二人生死危难,我也会帮你们化解。”

    “危难?我们?”杜落落紧张地看了看蝉西,伸手拉紧了他。

    蝉西的手也紧紧地拉住了她的,两人十指交缠,不肯放开。

    “对,十五年后,你二人将会经历一场灾难。而她,将会死去。”桓说着,伸手指了指杜落落。

    蝉西紧张地看了一眼她,又看向那男子:“什么样的灾难?还望龙神给出破解之法。”

    “天机不可泄,天命不可违。算她死去,我也不能将她救活。”桓神色淡淡地说着。

    蝉西皱紧了眉头,站出来一步:“如果可以,我来代替她,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杜落落拉着他的手,紧张地说:“不要。”

    桓笑了,看向两人,目光最后落在蝉西身,他缓缓地说:“听我说完。到那个时候,你再来放生我的地方找我,唤我的名字。我会用我的一件法器带你与她去异世相逢。”

    蝉西听到这话,紧紧皱起的眉头才放松开来,他舒了一口气,重重地点了点头。

    杜落落目不转睛地盯着桓,他有一双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很是熟悉,她突然问道:“那么,是你把我带来的吗?”

    桓笑了笑,并没有答话,他的身体渐渐消隐于雾团。

    在一片混沌里,只听见他遥远的声音传来:“记得!十五年后……”

    全书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