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143/10907630.html"}})();尊宝娱乐 >位面电梯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6章:林月如的表白(求月票)

正文 第436章:林月如的表白(求月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京城,皇宫,皇太后的寝宫。

    “皇奶奶,你,你说什么?父皇他,他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暗提了我,我和东方大哥之间的婚事?东方大哥他还,还答应下来了?”,飞燕公主,此刻娇颜含羞,但双眸如水,瞪大了眼睛看着皇太后。

    “呵呵呵,飞燕啊,我们皇家的女子,婚姻大事都不能凭自身做主,更别说找一个如自己心意的郎君了,古往今来,不知多少皇家女子,出嫁之前甚至连自己夫君是什么样子都没见过哇,你呀,很幸运,比她们所有人都幸运”,皇太后,眼中带着慈爱的神色,看着飞燕公主说道。

    “皇奶奶…你…难道…你也……”,这个话题,对于一直都生长在宠爱之下,如快乐的小精灵般的飞燕公主而言,却是太沉重了一些,飞燕公主瞪大了眼睛,盯着皇太后。

    “我这老婆子,有什么好说的?都过去这么多年,儿孙满堂了,倒是你,一辈子没经过风雨,皇奶奶希望你呀,一辈子都快快乐乐的,一个女子最大的幸运,就是嫁得一个如意郎君,什么事情都可以相让,偏偏这个不行,你懂皇奶奶的意思吗?”,对于飞燕公主的话,皇太后先是平淡的笑了笑,旋即又认真的看着飞燕公主说道。

    偏偏如意郎君,决不能相让?因为这关系到女子的一生?对于自己皇奶奶的这个话,飞燕公主的脑海中,闪过东方玉和林月如两个人的影子,旋即重重的点点头,道:“皇奶奶,飞燕懂得”。

    梵安寺。

    主持空性,端坐于自己的禅房之内,只是他此刻却并未打坐念经,而是坐在自己的桌旁,双目无神,手指无意识的在桌子上画着,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些什么东西,神游天外……

    “阿弥陀佛……”,只是,就在此刻,空性主持的禅房的木门,却被人推开了,只见一个身穿灰白色破旧僧袍,脚踏粗布芒鞋,须发枯槁,看起来却有些邋遢的老僧人,缓步走了进来。

    “师叔”,看着这个走进来的邋遢老僧,空性回过神来,开口道了一句。

    “空性,师叔能感觉到你的心很乱”,邋遢的老僧,浑身上下看起来都很破败的样子,这模样如同难民,可他却有一双深邃的双目,这一双眼睛,似乎能洞悉世间万物,微微一顿,接着问道:“你还在为了国师之位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师叔,我没有,我……”,听得这邋遢老僧的话,空性开口辩解道,只是还未等他说完,邋遢老僧却是摆摆手,打断了他。

    “你看外面,阳光明媚,此刻正是皓日当空,可天下间不可能永远是这幅景象,初晨旭日升起,午后落下,直到晚上转而为明月,此乃天道,生生不息,循环不止,天下万物概莫如是,国师之位,乃至王朝更替亦复如此,此一层,你莫非还参悟不透?”,老僧的声音渺渺,如同天外禅音,只是落在空性耳中,却像是暮鼓晨钟,振聋发聩。

    “阿弥陀佛,弟子不敢执迷”,低声宣了一声佛号,空性开口答道。

    “不敢?仅是不敢?还是不?”,老僧淡淡问道,说话间,灰白色的僧袍衣袖挥了挥,一阵微风拂过,只见空性面前的桌子上,出现了无数的字迹,这些字迹看起来杂乱无章,可其中却依稀能够辨别出许多的字眼。

    国师、东方玉、神龙、飞燕、剑圣、拜月、破道、赵灵儿……

    杂乱无章的痕迹,只能依稀辨别出这几个字眼而已,其他的看起来,似乎都是一些杂乱的线条,亦或者说是某些杂乱的线条,将这些都串联了起来。

    老僧挥了挥僧袍衣袖,让这些字显现出来,淡淡的说道:“你的心情,现在就像你写的这些字,看起来内有乾坤,可却杂乱无章,你的心何时能平静?”。

    不敢执迷不悟,也只是说空性嘴硬罢了,此刻看着这些东西显现出来,空性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不知该如何接嘴。

    “阿弥陀佛”,看着空性的模样,老僧微微一叹,道:“百年前,我衣着华丽,被称作为锦衣僧,你虽不是我弟子,但却与我亲近,我便知晓,你与我相同,都是喜欢衣着华丽,对名利执迷之人,只是我早已放下名利,得悟菩提,你何苦还执着不肯放下?”。

    “回禀师叔,失了国师之位,我虽不喜,但却不足以令我灵台蒙尘,只是我梵安寺,却不可再被那蜀山压一筹,堪破名利?只要那蜀山落败,我自然能勘破这一层了”,一直都藏在心里,不敢表现出来的东西,今天既然都被师叔给揭开了,空性索性也就直话直说了。

    “阿弥陀佛,若是你觉得此举,有助于你证悟菩提的话,那你便放手去做吧”,低眉垂目,微微一叹,放下此言,老僧转而离开。

    “名利?”,空性低头看着自己面前桌子上,杂乱无章的字眼和线条,双眼之中闪过计算的光芒,手掌一挥,将桌子上所有的字迹和线条,完全拂去了。

    蜀山。

    酒剑仙,御气飞行,直接从蜀山之上落下来,而在酒剑仙的身后,同样一道人影,负手而立,御气飞行,速度比酒剑仙还快,飞行之间,如同闲庭散步一般……

    在追赶之下,也知道自己很快会被追上的,酒剑仙折身,抬手射出几道凌厉的剑气来阻拦,但是却都被剑圣挥挥手,将这些剑气给击溃了。

    最后,两人来到山脚下的一处湖泊之上站定,不远处,一挂瀑布如九天银河似的落下,发出轰隆的声响。

    “师弟,当年的心结,你还是放不下?你还是要插手这件事情?”,剑圣,眼神平静的看着酒剑仙,开口说道。

    “不错,我放不下,我一直都放不下,这次东方师弟插手,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要下山帮他,打败拜月这个魔头,为青儿报仇”,酒剑仙闻言,开口叫道,神色坚定。

    “你以为,东方师弟出手,就能改变吗?”,剑圣负手而立,神色依旧平淡,对于酒剑仙的话,开口问道。

    “当然,我相信东方师弟能做到”,酒剑仙闻言,认真的点头。

    东方玉的手段,他的身份,还有他的测算之能,酒剑仙相信既然东方玉出手了,就一定能做到的,李逍遥是自己的弟子,赵灵儿,她是青儿的女儿,酒剑仙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该出手相助。

    “道虽无常,可道亦常势”,对于酒剑仙的话,剑圣平淡的说道,说话间,指了指不远处的瀑布,道:“你看那瀑布,飞流直下,如同道之势,不可挡,即便偶尔有一块巨石横在那瀑布之中,只能分开水势而已,却不可能抵挡住水流落下的大势,天道亦如此”。

    “你别和我讲这些所谓的道,放弃心爱的女儿是道?看着她牺牲也是道?麻木不仁也是道?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道的话,我宁愿一辈子执迷不悟下去”,对于剑圣的这些话,酒剑仙显然是有些深痛恶绝的了,开口断喝。

    皇宫之中,梵安寺之内,还有蜀山之上的这些事情,东方玉都不知晓,这个时候,他在京城之中,是和李逍遥及赵灵儿,将皇上的决断,还有南诏国之行的事情,大致上的商议了一番,议定了个章程之后,就确定了出发的日子了。

    东方玉回到了宫中,也准备收拾一下,只是,才刚回宫没多久,林月如却是倒了一杯茶,砰的一声扔在东方玉的面前,力气很大,以至于连茶杯的杯盖都蹦起来了,神色很冷,显然是心情很不好的对东方玉说道:“师父,喝茶”。

    林月如这番表现,让东方玉微微一怔,诧异的看着她,道:“月如,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没有,我心情很好”,林月如开口答道,神情依旧很冷淡的样子。

    “你看看你现在这幅表情,哪里有心情很好的样子?”,看林月如这冷淡的样子,东方玉开口说道,心中迷惑不解,不知为何,无端端的林月如的心情会这么不高兴。

    “我为什么不高兴?”,林月如,突然大声的叫了起来,道:“我凭什么不高兴?师父你要订婚了,而且还是皇上亲赐的婚约,娶的还是金枝玉叶的公主,师父你马上就要成为驸马爷了,我为什么不高兴!?我很高兴,我很为师父你高兴啊”。

    “你?你是为了飞燕公主的事情不高兴?”,诧异的看了看林月如,东方玉心下隐隐间,有个想法冒出来了,“大殿之上,皇上也只说了飞燕公主到了适婚的年龄了,我也没想那么多,就点头答应了下来而已,其实……”。

    “适婚?”,东方玉的话还没说完,林月如有些受不了的样子,开口叫道:“适婚的年龄又岂是她飞燕公主一人?我林月如不也到了适婚的年龄呢?为什么你不点头答应呢?”。

    一言及此,林月如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脸色一红。

    (PS:求月票啊,月票在哪里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