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143/9493512.html"}})();尊宝娱乐 >位面电梯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56章:东方玉的尴尬

正文 第156章:东方玉的尴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唉,时也,运也……”,泥菩萨,身形佝偻,仿佛行将朽木的老者,看着趴在地上的雄霸,心下亦诸多感慨,谁能想到,霸气万千,不可一世的天下会帮主雄霸,也会有今日呢?天意如刀,当真是世事难料啊。

    “我雄霸,不该听信你的鬼话”,雄霸,眼神带着恨意的盯着泥菩萨,若不是此刻修为尽失,雄霸当真恨不得生啖其血肉。

    “雄帮主,我且问你,风云你可找到?”,泥菩萨,对于雄霸仇恨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平静的问道。

    雄霸,神情微微一滞,旋即怒道:“风云,我收了一个弟子步惊云,心中的直觉告诉我,他就是你批言之中所谓的云,风云得其一,我也不该是这样的结局吧?”。

    “风无形,云无常,得其一,于事无补,雄帮主你还是去寻找风吧,若是找到了风,你便可借风云之力,重上云霄”,摇摇头,泥菩萨对雄霸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我此刻修为尽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还有重上云霄的一天吗?”,看着泥菩萨离去的身影,听到他对自己所说的话,雄霸眼睛不由得微微亮起,高声问道。

    “雄帮主你觉得不可能吗?那如果在今日之前,我告诉雄帮主你会落得现在这个地步,你觉得可能吗?”,泥菩萨,步履蹒跚,身形佝偻,缓缓离去,声音却是远远的传了过来。

    听闻此言,雄霸觉得有理,更像是溺水中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看着泥菩萨的身影已经走远,忍不住高声叫道:“泥菩萨,等等,你所谓的风,究竟在哪里?”。

    “风本无形无相,天下只有雄帮主你一人能够寻得,我若知晓,当初给你批言之日就告诉你了”,泥菩萨最后的话,略显缥缈,人影,也远远的消失在雄霸的眼中。

    “风云?得风云可重上云霄?”,虽然泥菩萨已经离开了,但是,雄霸的眼神,却慢慢的变得坚定了起来,对于雄霸而言,泥菩萨这番话,绝对是最后一缕希望。

    恢复了一些力气,雄霸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身上狰狞的剑伤,处理了一遍以后,眼神无比坚定,嘴里喃喃自语:“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云,是步惊云,我很肯定,当日我第一次见到步惊云,就仿佛有了冥冥之中的感应,如此看来,我必须得走遍大江南北,寻找那‘风’才有出头之日”。

    虽然对于自己武功都被废了,还有什么办法能够东山再起,雄霸也不清楚,但是,泥菩萨所言有理,世事无常,在命理之中,一切都是有可能的,既然天命如此,自己得了风云就能龙翔九霄,那么,剩下来的风,自己一定要找到。

    这相信命理的人就是相信命理的,刚刚还恨不得吃了泥菩萨的样子,可泥菩萨说了几句对他有用的批言,雄霸又焕发了斗志,坚定的要找到风,东山再起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雄霸那边如何了,在中华阁,随着剑圣一招灭天绝地的剑二十三,八大门派和天下会的高手们,几乎死伤殆尽,再加上连雄霸这个带头的人都逃了,他们更加没有斗志,一个个仓惶逃去。

    很快,那些人就逃得不见踪影,只留下一地死尸,无名,神色间带着悲恸之色,看着中华阁的伙计,也差不多死光了,心下更是哀莫,难道自己真的命犯天煞孤星不成?

    看着剑圣的身影,虽然已经毫无气息了,可身形依旧挺直如剑,无名走到剑圣面前,看着他生机已断的样子,沉默了许久,突然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剑兄,你终究还是比我早走了一步”。

    剑兄,这个称谓,或许是无名第一次这样称呼剑圣吧。

    无名嘴里的早走了一步,不知是指剑圣去世更早,还是在剑道的探索上走得更远,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

    “灭天绝地的剑二十三”,东方玉,也看着剑圣的身影,想到刚刚那一幕,又是有些疑惑的对无名问道:“剑圣的剑二十三,惊天动地,可是,最后为何消散了?”。

    这一点,和原著中完全不符,东方玉想不明白,自然,得要问一问无名这个剑道宗师了。

    “剑兄这招剑二十三,本就是刚刚才略有头绪,再加上之前尝试半招,生机已断许多,最后强行催动,自然难以持久”,无名,默默的看着剑圣,头也不回的答道。

    两人一生可以说争斗了许多年,亦敌亦友,无名也没有想到,最后自己竟然会被剑圣舍命相救。

    “原来如此”,听闻无名的解释,东方玉恍然点头。

    简单的来说,剑圣对剑二十三这一招很不纯熟,要说起来只能算是半吊子的剑技,如果以后对这一招感悟更深,再加上自己没有受伤的话,施展完这一招是没有问题的,可偏偏,撑着受伤的身体,硬要催动这么一招灭天绝地,而自己都没有掌握的招数,所以,这一招剑圣只能算是发了大半招,就撑不住了。

    剑圣死了,而且是为救自己而死,这对无名来说,心理受到的冲击比较大。

    不过总的来说,今日之战,算是惨胜吧,只是最后关头,雄霸居然逃走了,这让东方玉暗自觉得可惜,不过,即便雄霸没死,可膻中气海已经破了,也就不怕他在翻出什么风浪。

    中华阁,还剩下最后几个伙计,多多少少的都带着伤势,今日之战,显然这中华阁隐居已经很不合适的,无名也动了离开的心思,店里,还剩下四五个伙计,无名挥挥手,让他们各自离去。

    无名的意思,显然是要赶走他们了,这几个伙计脸色大变,苦苦哀求,当年无名救了他们,这些人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无名的,愿意终生伺候他,就像是今日之战,为他战死也心甘情愿,可无名要让他们离开,这些人就不愿了。

    “我命犯天煞孤星,一生注定孤独终老,所有的亲朋好友跟着我,都没有好下场,我带你们隐居中华阁,本来不想过问世事,可即便如此,却也让你们中许多人惨死了,你们走吧,我不想让你们也受我所累,落得个凄惨的结局”,无名,平静的对这些伙计,摇头说道。

    “老板,为你而死,我们心甘情愿!”,这些伙计,倒一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坚定的说道。

    “我意已决,去吧”,但是,无名是铁了心的要让这些人离开了。

    无名已经决定了的事情,自然没法再改了,最后这些人实在无奈,只能是一步三回头,慢慢的离开了,看着这一幕,东方玉也知道无名此刻的心情很难受,也就没有开口,最后,两人将剑圣入土为安了以后,也离开了中华阁。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东方玉和无名两人,出现在凌云窟了,经过半个月的闭关参悟,无名已经是完全领会了万剑归宗这一招,再加上前些日子与东方玉论剑,剑道四境的讲解已经收到剑圣那招剑二十三的启发,无名这些日子,在剑道上的进步极快。

    用他自己的话说,对于手中无剑,心中也无剑的境界,有了一些自己的感悟了,或许几个月,又或许几年,无名也能踏足这剑道最巅峰的境界了。

    凌云窟!

    东方玉和无名两人,联袂出现在凌云窟的洞口,旧地重游,东方玉的脑海中,闪过当初聂人王毅然抱着死志迎向火麒麟,换取自己救下颜盈和聂风两人的场景,心下微微一叹。

    “走吧”,看东方玉的模样,倒是诸多感慨,无名神色平静,没有多问,两人相继步入了凌云窟之中。

    进入凌云窟之内,当真是四通八达,这个山洞里面,密道仿佛蜘蛛网似的蔓延,让人走着走着,似乎就会迷失在其中。

    东方玉和无名,两人也不急,脚下不疾不徐,仿佛闲庭散步,可是,看似缓慢的散步,两人的步法却极快,单以速度而言,风驰电掣也不足为奇。

    “前面,我感觉到一缕炙热的剑气”,突然,无名脚下微微一顿,开口说道,转了个方向。

    东方玉没有说话,凌波微步轻点,飘然若仙的跟在无名身后。

    又走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无名脚步停了下来,在他的面前,赫然有一具尸骨,可无名的视线并未落在这具尸骨上,而是脚尖轻轻一挑,碎石和滕蔓的掩盖下,一柄布满了灰尘的连鞘长剑,落入了无名掌心。

    无名,凝视手中宝剑片刻之后,拔剑出鞘,隐约间似乎能够听到一声麒麟之吼,通体赤红色的宝剑,仿佛被烧得通红的烙铁似的,散发出锋利而炙热的气息,仔细看看,剑身上有一块微微拱起,看样子是镶嵌了一块鳞片。

    “火麟剑!”,看着这柄剑,东方玉低声说道。

    “不错,这柄剑,应该是火麟剑无疑了”,无名,淡淡的点头,作为剑中神话,虽然无名早已到了不假于物的境界,可对于好剑,还是见猎心喜的。

    “那个,这柄剑能不能给我?这具尸骨应该是南麟剑首的,我有一个弟子,就是南麟剑首的儿子”,虽然无名喜欢,可这柄剑算是断浪的家传宝物,东方玉自然就算是厚着脸皮,也要讨要的。

    “给你吧”,虽然微微不舍,但两人到底是有过命交情,一柄火麟剑,无名倒也舍得,直接丢给了东方玉。

    东方玉高兴的接过来,带着无名,果然是对的,对于他而言,天下所有名剑的气息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这不?埋在碎石和滕蔓下的火麟剑都被找到了。

    两人继续前行,只是,不过片刻,一缕森冷的气息,又让东方玉和无名停了下来。

    无名动作很快,手掌一抬,地上一柄被埋没的连鞘长刀,被他吸入掌心。

    拔刀出鞘,森冷而锋利的刀气迎面扑来,空气中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许多,即便是无名,也不由得赞叹一句:“好刀!”。

    “雪饮狂刀?”,东方玉,看着无名手中的长刀,眼睛也是一亮,聂人王的雪饮狂刀,东方玉怎会不认识。

    “那个,无名,能不能给你打个商量?你是练剑的,这刀给你也没用,那个,能不能把它让给我?”。

    即便是东方玉,先讨要了火麟剑,此刻又讨要雪饮狂刀,也觉得有些尴尬不好意思了。

    (ps:我感觉我这章节真是越来越长了,本来三千字左右的,我的章节却是动不动就三千两三百字,这章更长,写完了之后看看,居然达到了三千五百多字;好久没说过题外话了,既然说了,自然是要照例: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