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143/9526641.html"}})();尊宝娱乐 >位面电梯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63章:泥菩萨的新批言

正文 第163章:泥菩萨的新批言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间客栈,雄霸身上被五花大绑着丢在床上,娃娃独自玩弄手上的布偶和拨浪鼓,嘻嘻哈哈的,很高兴的模样,一阵敲门声响起,旋即,另外一个娃娃气嘟嘟的样子走了进来。

    “怎么?那个小孩子难道被他跑掉了?”,两个娃娃,心意相同,看着这个人气嘟嘟的样子,另外一个大致上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床上被五花大绑的捆着的雄霸,也悄然是竖起耳朵,等了这么久没动手,雄霸其实也在等着听听那边的情况。

    “哼,别说了,那个小家伙的武功,当真奇特得很,被击中了居然能变成一截木桩,我追了一会儿,突然,无端端的那个小孩就像是轻烟一样的消失了”。

    这个娃娃,很生气的样子,当然,对于断浪的忍术也觉得非常的神奇,只是最后她追着的是断浪的一个分身术的幻影,这个幻影在她的面前,凭空消失了就是。

    “还有这么奇特的武功?”,另外一个娃娃,也觉得很奇怪,这样的武功,当真是闻所未闻呢。

    “雄帮主,那个孩子到底学的是什么武功?你知道吗?”,想不通,两个娃娃就走到了雄霸的床前,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雄霸,开口问道。

    “我也不清楚,断浪那小子的武功,似乎不像我们神州的武功”,雄霸,虽然被捆绑着,可是气度依旧不凡,闻言平静的答道。

    说话间,想到自己的北冥神功对断浪无效,雄霸心下觉得,那应该和神州的武功相差很大,甚至都不算武功,否则,自己的北冥神功怎么会没有效果的?

    “娃娃,你们这样捆着我,完全没有必要的,我现在武功尽失,你们还怕我跑掉吗?”,不愿在断浪的身上多说什么,对雄霸而言,被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撵着跑,这是雄霸一生的耻辱,所以,雄霸接着把话题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老人家身为天下会的帮主,就算是武功尽失,我们也不敢小视你呢”,两个娃娃,嘻嘻哈哈的看着雄霸,开口说道。

    “其实,我现在武功尽失,已经没有办法掌管天下会了,我现在唯一所求的只是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娃娃,不如你们放了我?我把毕生所学的三分归元气秘籍给你们如何?”,雄霸,沉默了片刻,开口向两个娃娃求饶。

    三分归元气!?

    听到这个名字,两个娃娃脸色一正,身为天下会的人,没有人不知道雄霸三分归元气的厉害,他,愿意把三分归元气交给自己?

    两个娃娃面面相觑,虽然觉得这完全不像是雄霸的为人,可现在,他武功尽失是没有错的,难道还怕他玩别的花样?

    把雄霸带回去,杀了他立威,谋夺天下会帮主的位置,这是两个娃娃的想法,可是,如果雄霸愿意把三分归元气拿出来的话,不如先把三分归元气骗到手,再杀他不迟?

    一念及此,两个娃娃心下有些激动,但是,雄霸多年的余威仍在,两个娃娃还是不敢放开雄霸的,开口问道:“三分归元气的秘籍在哪里?告诉我们,我们自己取”。

    “唉,面对一个武功尽失的废人,你们都这么胆小怕事,将来怎么把天下会发扬光大?”,雄霸,似乎已经完全放下了权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两个娃娃说道:“也罢,既然你们不肯放开我的话,那我告诉你们就是了,三分归元气这样的神功秘籍,我自然是贴身放着了,就在我胸口”。

    “你去拿”,尽管雄霸被捆着,可从他胸口拿东西,两个娃娃还是有些忐忑,迟疑了一下,其中一人开口示意,另外一个点点头,轻轻的把手掌贴在雄霸的胸口上摸了摸。

    果然,雄霸的胸口有一本书的样子。

    心下激动,直接伸手到衣襟里面,伸手触及到了一本书籍,只是,正要把手抽回来,突然,自己的手掌却仿佛被黏住了似的,根本抽不回来,而且,自己体内的功力,仿佛决了堤的洪水一般,被吸入雄霸的体内。

    这个娃娃,神色骇然,内力疯狂的流失,让她浑身发软,看着这边动作僵住了,另外一个娃娃觉得有些不对劲,道:“喂,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走近一看,看到自己姐妹的脸色,这个娃娃大惊失色,急忙伸手去拉她,可是,当她的手掌触及到自己姐妹的时候,体内的内力,同样仿佛洪水一般的流了出来……

    雄霸,眯着眼睛,全力运转北冥神功,只感觉到胸口处,膻中气海之中滚滚内力涌入,这内力充盈的感觉,让雄霸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半盏茶的功夫,雄霸内力一震,直接把身上的绳索震断,一跃而起,看着两个已经瘫软无力的倒在地上的娃娃,面带笑意。

    “世…世界上竟然有能够吸取别人内力的魔功……雄…雄帮主……饶命”,两个娃娃,内力尽失,瘫软无力,倒在地上,哀求的看着雄霸。

    “娃娃,如果你们乖乖的把内力贡献给老夫,老夫或许还能饶了你们性命,可是,你们妄图杀了我,谋夺我帮主的位置,你们知道,背叛我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吗?”,雄霸,嘿嘿笑着,旋即毫不客气,分别两掌击在娃娃的头顶,直接震碎了她们的头骨。

    天色微熹,断浪斜斜的靠在一截树干之上休息,经过一晚上的休息,体内的伤势已经稳定了些许,但是,想要痊愈依旧很难,忍术修行毕竟不是武功,查克拉可没有内功能调息内伤的功效。

    这个晚上,断浪的思绪同样很乱,念及自己和聂风这一年多的相处,此番离开,心下也很不舍,毕竟要说起来,聂风是自己的师兄,更是自己唯一的同伴,除了他之外,自己似乎已经没有了朋友了。

    可是,想到颜婶婶,断浪心下又暗自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离开的决定并不后悔。

    要说起来,今天晚上自己为什么受伤?自己和雄霸可没有什么仇,自己奋不顾身,拼了命的冲出去还不是为了他们母子报仇?可是结果呢?自己追了出去,差点被天地会的高手杀死,回到家,聂风母子还在家,根本没有出去帮自己。

    自己不顾性命的为了他们报仇,弄得一身伤势,勉强才逃回来,他们倒好,呆在家里没有出去,这要换做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一年多的相处,断浪对自己这个风师兄的性格还是很清楚的,他一定会出去帮自己的,可是他为什么没去?回到家的断浪也看出来,聂风是被颜婶婶拦住了。

    断浪虽然不恨聂风,但却心寒,所以才决定了要离开,今天这样的事情,断浪以后可不想再遇到,更不想哪天就被那颜婶婶给害死了,而且,断浪也觉得聂风跟着颜婶婶,没有好处,但聂风不肯离开,自己也没有办法。

    “孩子,你怎么一个人独身在外?”,就在断浪斜靠在树干上假寐,思绪万千的时候,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却是走了过来,停在断浪的树下,开口问道。

    断浪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树下的人,没有说话,从这个人身上,断浪虽然感觉不到危险,可是这个人的眼神,断浪很不喜欢。

    怎么说呢?这是一种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神,在他的面前,自己似乎没有秘密可言。

    断浪,年纪小小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可是无论是神情还是眼神,都很老成,就像是一个大人似的,断浪在打量对方,这个人影其实也在打量断浪,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欣赏之色,赞赏的点点头。

    “孩子,我是天下第一相士泥菩萨,你可愿让我给你卜上一卦?”,很欣赏的看着断浪,泥菩萨开口问道。

    “相士?”,断浪,眉头皱了皱,旋即摇摇头,略待稚嫩的声音却很有主见,道:“不用了,我不相信这些,我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丢下这么一句话,断浪纵身一跃,忍着伤势,在树干间跳跃,没过多久便消失在泥菩萨的眼前。

    “天下风云起,四海惊涛浪,未来的天下,当真是波澜壮阔呢,也罢,我也留着这幅残躯,好好看看以后的精彩吧”,泥菩萨,看着断浪离去的身影,嘴里低声呢喃。

    说话间,面向东方,破晓的阳光撕裂黑夜,眼睛微微眯起。

    东瀛这边,东方玉在这里摆下擂台,已经足足过去了半个月了,起初几天不少人会来挑战,可是到了后面,来的人原来越少了,可东方玉的名气,却是越来越大了。

    直到现在,都没遇到过能抵挡东方玉一招的人,除了武功之外,东方玉展现出来的忍术,更加造成了巨大的震撼性效果。

    今天,东方玉盘膝坐在擂台上,擂台摆到后面,敢上来挑战的人虽然越来越强,但也越来越少了,东方玉这一次等了三天,都没有人再敢来挑战了。

    终于,这一天,一队武士出现了,最中间是一辆豪华无比的马车,上面端坐着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汉子,浑身上下散发出如钢铁般的气息,这一队人,就这么停在东方玉的擂台之前。

    “这是,无神绝宫的人!”,不少围观着的人群中,有人低声惊呼。

    (ps:这是今天第二章更新,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