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11611367.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59章 好计策
    林谦登时是被眼前魏鹏骏的行为给惊呆了,对方白白须,一脸皱纹,气息高深莫测,怎么说也算的上是一个令人尊重的长者。e小  说

    结果其就这么极其不雅观的坐在自己的案几上,提及要跟自己切磋?

    “二爷爷,你这样似乎有些不太好吧?”前面坐着的魏无双,瞧见这一幕,也是头疼的很,转身向魏鹏骏道。

    这时候,魏鹏骏猛然的转过来,指着魏无双:“你这个小子,什么不太好?如果不是看你现在受伤了,二爷爷肯定要找你比试比试了,你竟然敢说你二爷爷不太好,干什么,诅咒我吗?”

    座上的魏子亮,也是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二哥,你就别闹了,赶紧做好吧。”

    “噢!”整个魏家之中,魏鹏骏也就是最听魏子亮的话了,从林谦面前案几滑了下来,朝着自己的位子走了过去,同时暗中还魂识向林谦传音,“小子,到时候老小儿定然是找你讨教一下,你的师父那么会打架,你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

    听到耳边响起的魂识传音,林谦嘴角略微抽搐,这魏鹏骏的想法,他还真是猜不透啊。

    二长老,五老排老二,果然是二!

    跟在魏鹏骏身后的嫡系子弟,也是红着脸走着,有这样一个祖宗,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魏家五老,魏子亮等老魏家闪耀一代遗留的五位兄弟已经落座,乃是当世魏家的第一代。

    他们五人,坐在正中央的五个方位,面前摆放有案几。

    紧跟着,在他们的身后,就是自己的子嗣了,例如魏子亮的身后就是坐着魏禹棋。

    魏子亮境界太强太高,故而他只有一个子嗣,那就是魏禹棋。

    至于魏禹棋的后面,坐着的就是第三代的魏无双和魏青青这两兄妹了。

    魏禹棋要比自己的父亲争气一点,有两个子嗣,并且年纪的差距并不大。只有数十年罢了。

    在之后,就是林谦了,按照魏家的辈分,他们算是第四代。

    相比之下,魏子亮的身后就是要冷冷清清了,二代三代四代加在一起,竟然只有魏禹棋、魏无双和魏青青以及林谦四人……

    反观另外四老身后的子嗣,明显是要多很多了,尽管境界的原因,让他们的子嗣数量没有旁系那么恐怖夸张,但比起魏子亮这边,明显是要热闹了许多。

    人丁单薄……

    坐在后面的林谦,身边可谓是非常空旷,不过他也是能够感受到,那魏家嫡系第四代的弟子,个个望着自己的眼光之中,充满了敌意,但其中,甚至还有一些自豪。

    自豪?这种情绪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林谦并没有感受到这种自豪,乃是他们觉得自己是魏家人而自豪,似乎因为别的什么事情。

    “这次着急诸人前来,为的就是明春堂的事情,咳咳……”刚说完一句话,魏子亮就用力的咳嗽起来,根本就止不住。

    魏家其余四老,连忙是起身上前关切,但是他们心底却是知道,自家老五的伤势,其实已经好多了,这一幕不过是做做戏罢了。

    做戏要做全,这次的议事,议事堂内虽然只有魏家嫡系的子弟,但是那些附属魏家的势力,也有人在议事堂外跪坐旁听。

    魏子亮做戏,自然是给他们看得。

    林谦甚至能够看到,议事堂堂外,有些人的眼光之中,隐晦着浮现出一些不怀好意。

    对此,林谦心底便是冷笑。

    魏家可不比自己,这些附属的势力之中,有人生出二心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自己的帝王霸气天赋对于一个势力的掌权者来说,本身就是逆天的光环。

    而这时候,林谦也算是明白,那些魏家第四代的子弟,那自豪感到底是什么鬼玩意。

    他们恐怕是在自豪,自己好了明春堂的麻烦!

    咳嗽了许久之后,魏子亮似乎缓过劲来,在一众魏家子弟的关怀之中,直起身来:“明春堂交涉,今后在魏家界之中开设明春堂,将不受魏家的管制,原本交的三成利,改为一成。”

    砰!

    “欺人太甚!”魏迪一猛地一拍面前桌案,怒而喝道,“他们这是要做什么,欺我们魏家无人不成?”

    魏子亮挥了挥手,示意其冷静:“四长老,冷静,此事还得商讨一下。”

    “这件事情的经过,也有了解,明春堂伙计,自行冲撞了魏无双之徒……林谦。”魏子亮说到这里,轻咳了两声,“而他本身也有自己势力,身居高位,加上乃是开辟境,气息弥漫,震死了那些伙计。”

    “明春堂要说法,四代子弟打砸明春堂,最终造成如此的结果。”

    啪!

    魏子亮忽然猛地一拍桌案,面带怒意,语气严厉:“你们到底在做什么,魏家子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肆意妄为,啊!”

    魏子亮的怒,毫无征兆,吓得那四代子弟,一个个是急忙磕头跪倒在了地上,不敢言语。

    此刻的魏子亮,的确是动了真怒,并非是魏家四代子弟得罪明春堂。

    他反而觉得,打的好,砸的好,明春堂在魏家地界,竟然嚣张到这个地步了。

    就算林谦乃是犯事之人,处置的也应该是他们魏家,什么时候轮到他们明春堂了,更何况他还没犯事。

    魏子亮愤怒的事情,乃是魏家子弟,不知道好好谋划,只是傻头傻脑的一窝蜂的上去动手,让人抓住把柄来要挟魏家。

    这种手法,简直愚蠢。

    “林谦,若是你要报复明春堂,你怎么办,也去打砸?”魏子亮忽然开口向林谦询问。

    林谦一听,不假思索直接开口:“购得明春堂丹药,改而炼制,找死囚安顿其家小,让其服用。随后找明春堂,声称亲人服用他们的丹药,暴毙而亡,进而索赔。”

    “至于这死囚,可以谎称为师尊魏无双私生子,魏家嫡系,问罪明春堂。”

    噗!

    原本正在饮茶的魏鹏骏,直接一口将茶水给喷了出来,大声叫好:“好计策,好计策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