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11730091.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95章 转机
    “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愤怒的咆哮声,在整个药园之中回荡。*

    愤怒的吼声之中,蕴含着雷霆之力,震荡四方,故而才会将林谦的侦查兽,直接给活活的震死了。

    药园之中,另外两个色泽淡蓝的流金族人,也是环顾四周,哑然无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而在两人的中央,那色泽紫色的流金族人,身上涟漪阵阵,仿佛湖水荡漾。

    看上去非常的柔软,但是在他的身躯之上,泛着的金属光泽能够清楚反应出来,他的身躯到底有多么的坚固。

    在这三个流金族的印象之中,药园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财富,尽管这些财富,都是看的着,摸不着。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流毛昱浑身是颤抖不已,流动的金属身躯上,紫色的雷霆隐约升腾而起,噼啪作响,沉闷的声响如同九天怒。

    此刻,在他流动的手掌之中,死死攥着一块腐朽的令牌,尽管这块木牌,已经有些残破,但是上面散的阵法光芒,还是没有消散。

    单单是凭借这一点,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个令牌还是能够使用。

    “当初,父亲参加群英会的时候,曾经看到一本遗迹内部的古籍记载,这药园是有人专门负责打理的,乃是这座府邸主人的仆从。”

    “这仆从,有着阵法的令符,完全可以控制这些药园的阵法。”

    说到这里,来自流毛昱体内的雷霆魂气,冲进了他手中的令牌。

    刹那间,整个药园之中的阵法,忽然是涣散起来,一副极其不稳固的状态。

    没多久,这药园之中的阵法,就已经是彻底的崩溃,消散开来。

    药园当中,这些原本种植有珍贵灵药,甚至有着道品灵药的药田,就轻而易举的暴露在了他面前。

    “原来大哥放弃那么一大笔财富,只为了这个令牌,竟然是因为这个!”跟在他身边的一个流金族人,恍然大悟,可语气却很是愤怒。

    他们流金族,在进入遗迹之中后,就是分开行动,他们二人跟自己大哥,现了一座阵法衰弱的府邸,立刻是找了其他的同族人,一同攻破阵法,击败镇府傀儡之后,分割收获。

    那时候,大哥流毛昱,不要那些道品功法,不要那些道品魂器,放弃道品丹药,独独是拿走了这么一块腐朽的令牌。

    随后,流毛昱还故意拿这个令牌,打开这府邸的库藏,里面却是空空如也,惹得同族人嘲笑了好久。

    那个时候,流毛昱都没有作,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就是开启药园阵法的令符。

    若是得到了这个令符,来到了药园之中后,打开阵法,得到当中种植的珍贵灵药,收获岂不比那些什么道品灵药、功法好得多。

    结果来到药园之后,他流毛昱看到了什么?

    一片不毛之地!

    原本,药园那些灵药,竟然统统是不见了,空空如也,一株都没有了。

    来之前,流毛昱还觉得,同族的那帮家伙现在是笑话他为白痴,可是笑到最后的实际上是自己。

    现在,流毛昱觉得自己真的是变成了白痴。

    “到底是谁,捷足先登了!”愤怒的流毛昱,流动的金属手掌,将整个令符包裹当中,力道爆,将这已经腐朽的令符给捏的粉碎。

    这次,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真的变成了一个白痴了。

    流毛昱怎么能够忍受的了,原本即将动手的财富,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该死啊。”流毛昱忍不住咆哮着,浑身激动。

    紧跟着,流毛昱直接是离开了药园,朝着园林的密林之中走了过去。

    他现在,要找一些浑厚杀了泄愤,如果不宣泄一下,他觉得自己心境都要崩溃了。

    任谁原本以为的宝贵财富,即将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可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也会愤怒成这个样子。

    哪怕,这流毛昱活了数千年,也没办法忍受的了,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半刻钟之后,流毛昱忽然是停下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四周,觉得不对劲:“怎么没有看到魂兽?”

    “药园的附近,不是本身就没有魂兽吗,恐怕那些魂兽,因为畏惧药园中阵法散的气息,躲起来了吧?”另一个流金族人开口,猜测说道。

    不过,另外一人,却不这么看:“的确不对劲,现在我们已经离开了药园影响的范围了。按道理,这园林之中,魂兽也不算少了,应该会碰到魂兽才对。”

    忽然间,流毛昱是如有所悟,朝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另外两个流金族人,自然是急忙跟了上去。

    不久之后,流毛昱猛冲的身形是停了下来,那是一处山壁的山脚之下,根据那边的地形来看,这个地方,应该是有着一座巢穴。

    只是这个巢穴的附近,有着搏杀的痕迹,应该居住在这个地方的魂兽,已经是不见了踪迹。

    “有人还活动在这个园林之中,恐怕是专门来找这魂兽厮杀。”瞧见这一幕,流毛昱瞬间就是推断出来。

    “群英会的天才,大多不会在园林的区域浪费过多的时间,直接冲入内部,甚至巴不得不遇到魂兽,浪费时间。”

    “这个地方的巢穴,如此明显,完全可以直接避让开来,但这里却又厮杀痕迹。很明显,有人故意寻找魂兽厮杀。”

    “但也很奇怪,这魂兽死了之后的尸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难不成被带走了?”

    这就让流毛昱有些想不明白,魂兽的尸,在这遗迹内,对于他们可是个累赘,难道还有人蠢到,带着魂兽的时候到处跑不成?

    接下来,流毛昱跟着另外两个同族,足足在附近狂奔了七八日的时间,现附近一头魂兽都没有,竟然是尽数被斩杀了。

    他们能够找到魂兽就有鬼了,离开药园,收获颇丰之后,林谦跟魏家四代子弟,分别行动。

    魏家子弟要诛杀魂兽,林谦寻找灵药的时候,也顺便将遇到的魂兽杀了。

    药园附近的魂兽,当然是一头都没有了。

    “有人留在园林猎杀魂兽,没有尸,说明他们有办法使用储存的魂气,储存魂兽尸。不然,他们绝对不会留在园林猎杀魂兽浪费时间!”流毛昱的液态金属身躯,因为他激动的情绪而波动起来。

    因为,他看到了转机,这是新的收获!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