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11771100.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17章 画像
    林帝的话说完,林谦瞳孔收缩,望着对方,张了张嘴,好半响没能说出话来。

    这会,他真的是被自己父亲的话给吓到了。

    林府?

    “老爹,你别跟我开玩笑,难道说……”林谦语气有些颤抖,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没错,林府,这个是我们林家的祖宅。”林帝背负双手,面带笑意,“当初,你的爷爷,就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那个时候,人族最强的势力,就是咱们林家。”

    “只是后来突遭大变,林府的所有人都是离开,冲出去厮杀,很多人,再也没有回来过。他们离开拼杀的时候,甚至东西都没有拿过。”

    “无论是老幼妇孺,尽皆是上了战场,流干了最后一滴血,当初林家的辉煌一战,人族的荣誉一战,为父很可惜没有出声,亲身参与其中啊。”林帝提及这个过往的时候,语气非常遗憾,恨不得当时厮杀的时候,自己也是在场。

    “最后,你爷爷封存了这个伤心地,人都死光了,回不来了,留着还有什么用。剩下的林家人,最后是跟着你的爷爷,闯荡下了一片天地。”

    “这个地方,自然而然就是荒废了,在这片虚空之中,没有人理会,也没有人寻找,静静漂浮着。”

    “后来南斗三十六界的人,找到了这个地方,当做群英会的举办地了。魏子亮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地方实际上是林府。”

    “若非如此,你当他会放心的让你参加这个群英会不成?”

    林帝这么说,林谦算是明白,为什么药园的阵法,对自己视若无睹了,为什么那洞天魂器自己一句话,就能够让魏家的子弟使用。

    “这一切,都是老爹你背后在捣鬼吧?”林谦望着父亲林帝,笑着到,显然事情就是如此。

    不过对于自己儿子的猜测,林帝却是摇头否认:“并非如此,你是林家嫡系的血脉,林府之中,你就是主人。这里的阵法,当然不会阻拦自己的主人了,况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林帝的解释,让林谦也是明白过来,并非是父亲在背后做了什么。

    而是自己身份的缘故,让自己在这个遗迹内部,拥有属于的自己的特权。

    明白这点之后,林谦真是觉得造化弄人。

    难怪自己的老爹说,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自己的,林府的财富,林家嫡系子弟全部拿走,当然是没什么问题。

    “接下来,很长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林帝望着林谦,眼神之中有些愧疚,“爹不是一个好父亲,没怎么做到当父亲的责任。”

    “小时候,我资质奇差无比,测验结果出来之后。其实很害怕,怕爹娘会放弃我。”林谦摇头,看着自己父亲,“可你们依旧没变,不给我压力,只希望我能够开心的过完这一生,做到这一点,老爹和娘亲已经非常好了。”

    “孩儿知道,老爹定然是有什么事情和苦衷,不得已才能够离开。放心吧,用不了多久,咱们一家会再次团聚的。”看着自己父亲,林谦信誓旦旦。

    看着面前的儿子,林帝也是轻轻点头,面带笑容:“不错,你是我林帝的儿子,怎么可能是泛泛之辈,爹相信你!”

    “等到我们一家团聚的时候,爹相信你会让诸天震动,绝世无双!”

    “爹,这么夸你儿子,我会不好意思的。”林谦大笑着道,好半响后才道,“只是老爹啊,你走的太着急了,若是你临走前,跟我打个招呼的啊,儿子还能送你点东西啊。”

    “足够了,你给爹服用的药,已经是……”林帝想到这里,依旧是感慨良多,“了不得啊,只是时间仓促,若是来得晚了,只怕就来不及了。”

    “一株灵药?”林谦反问。

    林帝一脸惊奇,看着自己儿子:“你怎么知道?”

    “若非是灵药即将成熟,避免错过的话,父亲怎么可能会赶时间?只怕是这林府故地之中,曾经有个灵药对父亲帮助甚大,推算时间,刚好是成熟的时候,时间晚了会凋谢,才会这般紧赶慢赶吧。”

    林帝点头:“这是一点,另外就是为父的确是要离开了,你娘跟着我走是最好。醒来之后,太过匆忙,都忘记跟你说一声了。”

    随后,林帝是跟林谦闲聊了不少,很多都是关于这个祖地的事情。

    不久之后,林帝的身躯明显是要黯淡了许多,点点荧光从他的这具身躯之上溃散到四周的半空之中。

    如此情况,已经非常明显,他的身躯估计是到了极限,即将崩溃了。

    “爹这分身快要散了,儿子,爹相信你,再次看到你的时候,还会给我一个惊喜。”林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躯,苦笑一声,“抱歉了,不能陪在你身边帮你,过去,还得要你个做儿子的照顾爹,来救我。”

    “一切小心,不管生了什么,保护好自己的性命最为重要,知道了吗?”

    “老爹……”

    林帝笑着,走上前来,轻轻的将林谦抱在了怀里,揉着他的脑袋:“上次这么抱你,好像还是你六岁的时候啊。”

    声音逐渐的衰弱下去,最终是消失不见。

    林谦眼前父亲的虚幻身躯,已经彻底的溃散开来,化作了点点荧光,消失在了这个后院之中。

    林谦站立原地,久久不语,用袖袍擦了擦双眼,朝着这后院的小屋子之中走了进去。

    后院小屋之中,布置的也是非常简陋,似乎是一切从简。

    而在屋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张画像,上面画着的乃是一个男子,栩栩如生,面貌跟自己和父亲林帝非常相似,却又有些不同。

    “难道,这个就是爷爷的画像?”见到这个画像,林谦心中暗自猜测着。

    就在林谦心中想着的时候,这画像之中,忽然是出现一抹光来,没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刹那间,林谦浑身上下的血液,乃是沸腾了起来,仿佛是被什么引动。

    这种感觉,在进入遗迹之前,他也曾经亲身的感受过。

    现在想来,只怕就是跟眼前的这个画像,有着莫大的关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