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4517.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章 圣魂晶
    林谦没想到,自己还会有父母留给自己的信件,而且信封上血色蛛网般密布的纹路,更让他意外。

    信封之上的血色纹路,细如丝,密密麻麻的包裹在整个信封之上。

    林谦明白,叶南心从自己父母手中得到这信件后,一直好好保存,并没有尝试拆开过。

    由此可见,叶南心人品如何。

    这蛛网般的猩红纹路,林谦师尊提起过,名为血脉之印。被此印封住的东西,只有下印者的嫡系血脉之人,才能够打开。

    如果是旁人强行要打开,第一次尝试强行打开,信上的血色蛛网纹路,便会粗大一分。

    第二次强行打开,这封信上的血纹就会被点燃,将信封烧成灰烬,彻底摧毁。

    想到这,林谦便伸手去拆信件的封口。

    当林谦刚刚触碰到信件封口的位置,如同蛛网密布的血色纹络,立刻如潮水退去般,向封口的位置缩回。

    眨眼间,整个信封上的血色纹路,就已经完全缩拢在封口,在信封封口的位置,聚成了一滴血迹。

    见此,林谦脑海中甚至能想象到,父亲的一滴猩红血珠,从指间落在皮革信封封口,化作细若丝的血色纹络,爬遍整个信封,将其死死封住。

    “爹娘留下的信,到底写了些什么呢?”见到血脉之印消退,林谦好奇的将皮革信封打开。

    这一打开,登时是吓了林谦一大跳,信封之内竟然是一个储物空间!

    虽然这储物空间不算大,只有一个西瓜大小的空间,里面却是给塞满了。

    而且当林谦看清楚信封内的东西,连忙将信封口盖好,一副受到惊吓的脸庞,瞬间恢复原本淡然之色,离开这前厅,快步朝着自己居住的院落而去。

    回到自己居住的院落之中,林谦连忙是将院门锁死,冲到了卧房内,闭紧房门,坐到床榻上,将床帘拉下。

    做完这一切,林谦这才小心翼翼的打开信封,将当中比他脑袋还大的晶体取出。

    这块晶体洁白无瑕,似玉非玉,一经取出,林谦只感觉整个人的毛孔舒张,浑身惬意无比。

    魂晶,林谦面前这块似玉非玉的洁白晶体,赫然就是魂晶!

    所谓魂晶,是天地灵气聚集的魂脉开采而成,当中蕴含有纯净的魂力,能够轻松的被魂武者吸收,辅助修炼。

    并且魂晶还能够给阵法提供能量,辅助炼丹、炼器,还能作为魂武者之间的货币使用,交易流通。

    可以说,魂晶是魂武者不可或缺的东西。

    不过魂晶因为纯度的不同,也分三六九等,一百块下品魂晶,才抵得上一块中品魂晶,同样百块中品魂晶,才抵得上一块上品魂晶。

    在此之上,还有极品、绝品魂晶。

    按照林谦师尊的描述,传说中还有纯洁无暇的圣魂晶,这样的魂晶,只是传说中的存在,根本就没人见过。

    但就是这样传说中的魂晶,就这样出现在林谦眼前,并且还是父母遗留之物。

    林谦面前的魂晶,通体洁白无瑕,丝毫没有杂质,仅仅是散出的魂力,就能够让他通体舒坦。

    根据他师尊的描述,眼前这比他脑袋还大不少的魂晶,正是货真价实的圣魂晶。

    一块魂晶的标准,乃是小指头大小!

    一块指头大小的圣魂晶,有价无市,如果拿出去兑换,一块圣魂晶抵得上一千块绝品魂晶,也就是十万块极品魂晶,一千万上品魂晶!

    而整个巴山城的价值,只不过抵得上一百块上品魂晶。

    但林谦这圣魂晶,起码能切割成两千块!

    前世,林谦获得巨额遗产的时候,已经体验过一夜暴富。没想到今世,居然又体验了一次。

    “原本以为,爹娘只是寄宿在叶家的魂武者夫妇,现在看来,只怕没那么简单啊。”林谦望着面前的圣魂晶呆,突如其来的暴富,让他一时间回不过神来。

    实在是眼前这圣魂晶的价值,太过恐怖,已经完全出了林谦的认知。

    “财不外露,拥有这么大块圣魂晶的事情,绝对不能跟任何人说。”林谦深吸口气,连忙将圣魂晶收入自己诡异武魂之中。

    如此硕大的圣魂晶,被林谦双手触碰,便凭空消失,出现在他丹田之中,消失在扭曲的漩涡武魂之中。

    然而林谦并不知道,在他漩涡武魂之后,这硕大的圣魂晶,忽然是落入一个顶着鸟窝头的男人手中。

    这个男人看到手中的圣魂晶,面容扭曲,状若癫狂,手舞足蹈的狂笑:“哈哈哈,有了这能量体,帝国的修复马上就能完成了。”

    癫狂的男人抚摸着圣魂晶,抬头看着上空虚白的扭曲漩涡:“陛下,再稍等片刻,再稍等片刻,臣等马上就能见到你无上尊荣,跪伏你的脚边。马上就能成功了,马上就能了,哈哈哈哈……”

    然而这一切,林谦根本就不知晓,恐怕他自己都无法想象,自己诡异武魂的背后,居然有人存活,还是一个疯子!

    林谦现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皮革信封内的信纸。

    信纸被圣魂晶压在下方,开始打开的时候,还不曾得见。当林谦拿走了圣魂晶,便瞧见压在下面的留信。

    留信很长,也很琐碎的说了不少事情。

    林谦看完了留信之后,长舒一口气,心绪久久难平。

    总的来说,这封信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母亲的留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吃好穿好睡好,尽管唠叨,但让林谦心中如暖流趟过。

    而父亲留的话,则是显得重要的多。

    其一,圣魂晶确实是父亲遗留,让林谦用刀刮下粉末,浸泡服用,这样能够极大的提升体魄。

    当林谦服用完之后,肉身起码有涅槃境的强度,寿命有五百年,能够撑到他们回来。

    只是林谦的父亲也不会想到,自己儿子另有际遇,居然是能够修炼。

    其二,林谦父母并非是青州之人,为了治好他没有武魂的情况,必须要回去家乡,可能一两年就回来,也可能数十年,更有可能一去不回。

    如果他们二十年没有回来,便让林谦在巴山城这小城,安稳的度过余生。

    其三,如果林谦别有际遇,或者后来成功觉醒武魂,就炼化圣魂晶,老老实实提升修为。不准刻意打听他们的行踪,也不能提及自己是他们的儿子。

    他们一家该团聚的时候,自然会团聚。

    最后,他父亲还提及了一下,巴山之中遗迹的事情。

    “爹娘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不能说是他们的儿子?”林谦眉头紧皱,双拳攥紧,巨力震荡,魂芒浮现,手上信纸被震的细碎。

    看完父母留下的信,联系那惊世骇俗的圣魂晶,林谦印象中的父母,形象上笼罩了一层迷雾,看不真切。

    “不管如何,我定然会找到你们。”林谦神色坚定,双拳捏的指尖白,他前世是孤儿,这一世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又成了孤儿!

    当林谦从床上下来,来到卧房厅前的时候,脸色忽然是一变。

    因为他惊讶现,自己体内那诡异漩涡武魂中,喷吐出的天地灵气,似乎要比以往多上不少!

    这下林谦倒是觉得意外了,原本体内的漩涡武魂,从中喷吐出的天地灵气,的确是会逐渐的提升。

    不过以往提升的度,极其缓慢,哪里像现在,简直就是井喷式的提升!

    “怎么突然间,这武魂会生变化?”自己这神秘的武魂,林谦一直都搞不明白,现在突然生这样的变化,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林谦忽然想到,自己将圣魂晶收入武魂中后,才会生这样的异变。

    “难道因为圣魂晶刺激了武魂,从而导致了武魂异变?”林谦十指晃动,暗自猜测。

    紧跟着,林谦脸上是露出喜色:“这圣魂晶本身就不能拿出去用,自己炼化使用,境界不够,甚至还不如炼化上品魂晶的度。现在倒好,提升武魂,喷吐的天地灵气比以往更多,反而更好修炼。”

    感受体内充盈的天地灵气,淬炼着自身身躯,提升魂力,林谦咧嘴一笑,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离开了叶府,身着朴素长袍的林谦,顺着巴山城的巴山街走着,丝毫不引人注目。

    不过在出了巴山城城门之后,林谦偏离官道,朝着两旁密林中走去,直到四下无人之后,这才轻呼一口气。

    汹涌磅礴的魂力缠绕在林谦身周,色泽虚白,没有一丝杂色,气息不再隐匿,形元境五阶的实力,展露无疑。

    砰!

    林谦右脚猛地一跺地面,整个人化作旋风冲了出去,身后泥土飞溅,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密林之中,飞前进的林谦极其灵活矫捷,不断闪避前方树木,度没有因为避让有丝毫衰减。

    足足是朝着前方全力冲刺了盏茶时间,林谦的面前豁然开朗,来到这巴山脚下林中的一处河边。

    此刻,河边已经聚拢着三人,其中两人,赫然是住在叶府的万象宗弟子赵强、赵健两兄弟。

    而在他们身边,站着一名翩翩公子,面色白净,英俊不凡。如果有巴山城的人在,定然能认出,这英俊的少年公子,正是城主之子,白家的少家主,巴山城的天之骄子:白仁!

    三人看着冲到面前的林谦,显得有些意外,同时转身朝着他躬身行礼,白仁也丝毫不例外。

    “林师兄!”

    就在三人话音刚落,旁边树上传出嘎吱声。

    “什么人?”刚来到此处的林谦,忽然转过身,一掌推出,魂力脱掌而出,化作掌印,朝着那树梢上轰去。

    紧跟着,一声惊呼响起,一道娇小身影从树上跌落下来。当看清楚这人,林谦面色古怪,哭笑不得:“叶琳,你这小丫头怎么在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