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4535.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3章 剑庐叶欣
    神剑宗,深处如利剑直插云霄的山上,有着一座简陋的剑庐。

    剑庐之中,端坐着名少女。

    青丝如瀑,披散在她的背后,少女五官精致,肌肤胜雪,有着倾国倾城之姿。她神情恬静温柔,只是美眸中,带着思念。

    在她脑海之中,不时的会想起小她半岁的少年模样。

    耳畔,对方逗她乐不可支的话,还余音久久不散。

    “欣儿,你的心还未静。”就在少女思绪万千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少女起身转了过去,愧疚的向面前的慈祥妇人道:“师尊,让你失望了。”

    妇人容貌看上去如二十有余的年轻女子,虽说不上多么艳丽,却也算是一美人。

    然而,她是神剑宗的女剑圣,年纪实则有六十六。

    她面前的恬静少女,正是叶欣,林谦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为师真是好奇,那小子在过去,到底给你下了什么**汤。”女剑圣走到叶欣身边,让她跟自己一同坐下,感慨一声道,“不妨,跟为师说说看?”

    叶欣脸颊绯红,有些不好意思:“哪有什么**汤,只是小谦鬼点子很多。”

    “经常或说一些有意思的故事,很好笑,他说那是笑话。练剑累的时候,他就会经常来逗我开心。”

    “冬日大雪纷飞,很多人足不出户,小谦却教我们滑雪、打雪仗这种他明的游戏。”

    “小谦很聪明,很风趣,而且很勇敢。有一次跟父亲吵闹,偷偷跑出城,遇到了魂兽,我慌的不知道怎么办。”

    “在我因为恐惧呆在原地的时候,小谦找到了我,牵着我的手逃了很久。最后还是被魂兽追到了,是他替我挡了魂兽抓向我脑袋的一爪。”

    “小谦被开膛破肚,我记得那一片的雪地,都被鲜血染红。如果不是林叔叔及时赶到,恐怕我们都死了。”

    “还好云阿姨会炼丹术,救下了小谦,不然……”

    “噢!”女剑圣听到这,恍然着点头。

    自己徒儿和对方,本身就是指腹为婚,青梅竹马,人家还来了个英雄救美。

    潜移默化之中,恐怕林谦早就已经在叶欣的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

    “父亲罚我跪在小谦床前,林叔叔和云阿姨怎么求情,父亲都不准我起来。后面,还是小谦醒来之后,说动了父亲。”说到这,叶欣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

    “嗯?为师倒是来了兴趣,他说了什么?”

    “他呀,恶狠狠的盯着父亲说:不准欺负我媳妇,信不信我爬起来和你拼命!”说着,叶欣装出愤怒的表情,惹得女剑圣哈哈大笑。

    “哈哈,有趣的小子。”女剑圣边笑边摇头。

    “师尊好奇怪,寻常不喜欢我提及小谦,今怎么主动问起来了?”忽然,叶欣是醒悟过来,不解的看着师尊。

    女剑圣长叹口气,摸着叶欣的头:“为师把你当女儿看待,想着这么出色的弟子,却要嫁给一个不能修炼的庸人,心中不快。”

    “但毕竟是我好徒儿喜欢的人,为师又能怎么办?所以,跟你谈他,不是自找不快?”

    叶欣这下更加不解,甜甜一笑:“莫不是师尊想通了,想要了解小谦。他呀,其实真的很优秀,就是无法觉醒武魂,不能修炼。”

    听得叶欣的话,女剑圣恍然,呢喃一声:“原来如此,怪不得传闻说,他无法元器武装,竟是没有武魂。若是如此,怎么会有那等实力?”

    “师尊?”

    瞧见叶欣探询般的望着自己,女剑圣露出笑容:“欣儿,为师得到消息,霸刀门用计,前去巴山城,要灭叶家满门,扰你心境,叛徒,也被为师清理门户。”

    “什么,怎么会这样?”叶欣一张俏脸也是变色,心中一紧。

    “不要慌,叶家没事,万象宗的少帝,已经解决了危机。”女剑圣安慰着自己徒弟,开口将情形缓缓描述。

    听完之后,叶欣也很是吃惊:“万象宗少帝,果然如传闻中般,实力非凡,这次还真要多谢他了。”

    “说起来,这个少帝,跟小谦同名同姓呢。”叶欣感慨一声,看向自己师尊。

    只是她现,师尊女剑圣,正脸色古怪的望着自己:“你父亲来了消息,你惦记的林谦,已经回巴山城了。而且,林谦就是林谦。”

    “……”

    剑庐之中,寂静无声,叶欣张着小嘴,惊讶的望着师尊女剑圣,不可置信。

    少帝林谦,叶欣曾经想过,他会不会是跟自己有婚约的青梅竹马呢?

    不过她转念一想,这又不太可能,林谦没有武魂无法修炼,怎么可能是少帝。

    但现在,自己师尊竟然告诉自己,万象宗的少帝,就是她魂牵梦绕失踪四年的林谦。

    叶欣相信自己的师尊,不可能欺骗自己。

    最后,女剑圣留下了一封家信,离开了剑庐。

    看着信上父亲的笔迹,叶欣捂着嘴,泪水夺眶而出。

    喜极而泣。

    半响后,擦干泪水的叶欣,长长的睫毛颤抖,闭上双目,微笑着入定。

    不安稳的心境,静如止水,狂暴的魂力波动,环绕身周,锐利的剑意充盈其中,仿若要绞碎一切。

    站在剑庐外的女剑圣,望着剑庐中的动静,笑着点头。

    “师妹,你难道改变主意了?”女剑圣身边,一名姿色艳丽的妇人,望着前者神情,皱眉问道。

    “当初我觉得欣儿嫁给师姐的孙儿,是好事。师姐孙儿天资卓绝,临海州声名显赫的骄子,比起一个杳无音信的庸人,好得多。”

    “但现在不同了,这个庸人回来了,而且还不是庸人,是战帝的徒弟,万象宗少帝。重要的是,欣儿喜欢。”

    望着平淡说出这些话的师妹,艳丽妇人冷笑一声:“战帝?听说他快死了。万象宗少帝,一个空有蛮力的废人,不能元器武装,就说明他武魂无法觉醒特性,这种人根本无法突破到涅槃境。”

    “这种废物,能跟我的孙儿相提并论吗?爱情,真是幼稚,战帝死后,这少帝又算什么东西。等这少帝死了之后,叶欣这丫头也会断了念想吧。”

    说到这,艳丽妇人的眼中,流露出阴狠之色,望着女剑圣:“师妹,你会出手阻止我吗?”

    “此事,我不会管,师姐若是能杀了他,也算他没本事。”女剑圣淡然开口,仿佛对徒儿未婚夫的性命,毫不在意。

    艳丽妇人有些意外自己师妹的话,不过她也清楚,师妹说什么就是什么。

    像先前撮合自己孙儿和叶欣的事情,也只是有意,并没有决定。

    但像这样说出口的决定,那么就绝对不会变更。

    女剑圣说不管,那就真不会管。

    看着师姐离开,女剑圣手中凭空多出一封拆开的信,魂力一震,剑鸣响彻,信件就化作白色的纸屑,消散在空中。

    “战帝魏无双的病,已经被林谦那小子完全治好,想要杀战帝的徒弟,真是找死。”呢喃一声后,女剑圣转身离开。

    若是那艳丽妇人听到,恐怕会吓得魂飞魄散。

    而且,为何神剑宗的女剑圣,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