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4562.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0第50章疑云重重
    捂脸蹲着的雷乾,双手揉搓这面庞,半响后才深吸口气站起身来。

    林谦瞧着土坑里的尸,也是有些意外。

    因为这具尸,赫然就是雷坤。

    尽管雷坤的修为被林谦废了,但好歹曾经是魂武者。肉身虽然不算多么强,也比普通人强不少,尸体还算是完整,没有腐烂,故而他们能轻易认出。

    “难怪爷爷没有找到他踪迹,原来早已遇害。”雷乾望着雷坤尸,面露哀色,“我们家,欠他们太多了。”

    林谦倒是没什么感觉,雷坤此人品行因为雷横过于溺爱,骄纵霸道,死了也没什么同情。

    只是让他觉得意外是,为何雷坤会被人杀了并掩埋尸体,隐藏痕迹。

    林谦半蹲在坑边,望着里面雷坤尸身。

    雷坤尸身苍白毫无血色,双目紧闭,心脏部位的衣服有着一滩血迹,干涸成黑褐色。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林谦看着坑里的尸身,仔细想着有什么被自己遗漏。

    雷乾此时也是走向这几名外门弟子,开口询问:“这个月的巡视任务,都是你们吗?”

    “没错!”一个外门弟子向雷乾点头。

    “七日以前,可有见到什么可疑之人?”雷乾连忙问道。

    然而这几个外门弟子,都只是摇头:“自从当值这个任务之后,并没有见过任何可疑之人。”

    就当雷乾露出失望神色时,带着林谦和他过来的守山弟子,忽然开口:“七日之前的晚上,我守山的时候,见到过雷坤。”

    这名弟子的话,惹得众人都纷纷看了过来,林谦也是起身,凑了过来:“怎么,你见到了雷坤?”

    “那天夜里他急着离开宗门,雷坤是雷太上长老的孙子,我小小守山弟子哪里敢拦,就让他离开了。”这名守山弟子说着,仿佛是想到什么,“后来我记得,雷阔师兄也紧跟着离开。”

    “雷阔?”林谦和雷乾对视一眼,面露异色。

    “没错,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雷阔师兄就回来了,看起来很晦气,我多看一眼,还冲着我吼骂了两句。”

    听完这守山弟子的话,林谦沉吟片刻后:“雷阔很有可能,就是杀害雷坤的人。”

    万象宗山门前的密林,有万象宗巡视弟子,况且还是万象宗统辖疆域腹部,万象宗的敌人难以深入。

    那么守山弟子口中的雷阔,就是最大的嫌疑。

    “不对,爷爷曾经喊过守山弟子问话,为何你当时不说。”雷乾想了想,一脸怀疑的向守山弟子质问。

    守山弟子一脸苦恼,开口道:“雷横太上长老的确问过,并且还找来雷阔和我对质。”

    “但奇了怪了,内门刘明师兄和几十个内门师兄,都证明雷阔当晚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在喝酒探讨修炼事宜。”说到这里,守山弟子一脸无辜,“相比内门弟子,谁会相信我一个外门弟子。”

    听到这,雷乾默默点头,他还记得当初爷爷失望的回来,只字不提。

    恐怕是询问了守山弟子,跟这守山弟子说的一样,相信了刘明作证的话,也就没跟雷乾多说什么。

    况且,雷阔跟雷坤往日无仇近日无冤。

    虽然雷坤并非是雷横亲孙子,流的不是雷家血,好歹也姓雷了。

    这雷阔又有什么理由,要去杀雷坤呢?

    突然,林谦闪电般出手,一把捏住这守山弟子下巴,朝着他口中灌注了透明色泽药水。

    林谦粗暴的手段,让守山弟子呛的咳嗽不止,好半响后才恢复正常。

    “抱歉,情非得已,待会在给你补偿。”林谦一拍这守山弟子肩膀后,开口问道,“七日前晚上,你守山门的经历,一五一十说出。”

    紧跟着,这守山弟子骇然现,竟然不能控制自己的嘴,开口将当晚的所见所闻,尽数老老实实说出。

    旁边雷乾和巡视的外门弟子,都是目瞪口呆。

    “老大,这是什么?”雷乾来到林谦身边,低声问道。

    “吐真药水,喝了之后半个时辰只能说真话,有问必答。”林谦也是偏过头,低声回答。

    雷乾一瞪双眼,恍然大悟:“三天前,我控制不了自己嘴巴,难道是……”

    “在你茶里放了点,确定你是不是真心跟我。”说到这,林谦认真的道,“因为确定了,到时候送你个礼物。”

    “……”

    当守山弟子说完之后,雷乾双拳攥的死紧:“果然是雷阔!”

    被林谦强行灌了吐真药水的守山弟子,述说的更加细致,大体上一致。

    只有一点不同,在时间上,雷阔先离开万象宗,雷坤是在更晚些时离开的宗门。

    显然是这守山弟子,记忆上出了点偏差,在吐真药水强制的药力下,回忆的更加清楚。

    林谦非常相信吐真药水的效果,可以确定守山弟子所言非虚。

    雷阔串通刘明的行为,恰恰从侧面证明,对方就是杀害雷坤的凶手。

    然而确定之后,让林谦他们更加想不通了,雷阔为什么要杀雷坤,吃饱了没事干吗?

    “会不会是杀人灭口?”突然,一个外门弟子开口道。

    “杀人灭口?”林谦和雷乾,同时是将目光投向这个弟子。

    “我……我只是想,两人真没有仇怨的话,只有这个可能。”被林谦和雷乾同时盯着,这弟子有些结巴。

    林谦经由这个弟子一提醒,也觉得很有可能。

    大半夜的,雷阔平白无故的离开宗门显然不可能,定然是去做了什么。

    雷横和雷乾,觉得雷坤的事情本身也理亏,准备就此作罢,息事宁人。

    雷坤对此不服,气极离家出走,出了万象宗后,鬼使神差撞见了雷阔。

    而雷阔可能做了什么事,不能让人知道,故而杀了雷坤灭口。

    “老大,如果你没宰了雷阔就好了。”雷乾叹了口气,无奈的看着林谦。

    林谦脸上也有些尴尬:“鬼知道会生这样的事,不然给雷阔灌药,什么都知道了,结果被我一剑捅死了……”

    在林谦跟雷乾谈话的时候,其他弟子都是靠着这边,背对着土坑。

    没有任何一个人现,土坑中已经惨死的雷坤。

    陡然睁开了双眼!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