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4614.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2第102章改阵炼死
    还不等南信反应过来,他忽然感觉一股无形的拉扯里,正在撕扯着他的灵魂,方向正是阵法中央的基台。

    与此同时,基台上的张俊成,也是明白了过来:“哈哈,小友你这手下的方法,当真是妙不可言。”

    随着张俊成的话音落下,站在林谦身边的叶欣,就能清楚的看见,基台上异族身躯中,浮现出一个人形虚影。

    而南信那边人族的身躯上,也是浮现出头生双角的异族虚影。

    无法捉摸的拉扯力道,在穹顶上阵法光辉的照耀下,强行将两者的灵魂挪移。

    紫色双角异族的魂魄,直接没入了基台上那异族原本的身躯。

    而张俊成的灵魂,也是重新回到了他原本人族之身,从半空跌落在了地上。

    基台之上,头生双角的异族身躯缓缓抬头,原本张俊成在其中时的漆黑眼眸,已经变成了现在的幽紫色。

    反观张俊成的人身,跌落在地上之后缓缓爬起,浑身看似疲惫无力,双目却是炯炯有神。

    “终究还是自己的身躯,更好啊。”张俊成低头看着双手,不由的攥紧双拳,闭上了双眼。

    咚!咚!

    沉闷如擂鼓的声音响起,林谦跟叶欣不由朝着张俊成方向望去,那声音正是从他身上传来。

    伴随着声音逐渐响起,张俊成原本惨白的肌肤,也是变得红润起来。

    “好厉害。”叶欣瞧着这一幕,很是吃惊。

    旁边的林谦也是点头,暗自感慨这张俊成不愧是上古宗门的宗主。

    回归身躯之后,张俊成定然是催动心脏跳动,活络全身。

    心跳如擂鼓响彻四方,从侧面也能看的出张俊成实力。

    “人族的小子,难道这就是你解决的办法?”基台之上,南信紫眸浮现一抹讥讽,冲着林谦说道。

    林谦偏过头来,看向那基台之上。

    此刻这异族南信已经回到本尊身躯内,只是肉身心脏的位置,被阵法之力形成的晶莹锁链贯穿,浑身被束缚,无法动弹。

    然而他的身上,却是紫色魂力浮动,翻滚涌动着,气息也逐渐恢复。

    “有何见教?”林谦瞧着南信那模样,冷笑道。

    “你的打算不过是移转身躯,待得那个张老儿恢复修为,将我斩杀罢了。”说到这,南信嗤笑出声,“可我恢复度,远比他快,全盛之下,他也不如我。”

    “可惜,这位小友的打算,并非是让我动手。”张俊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阵法光柱之中,来到林谦的身边。

    此时,张俊成的人身已经是面色红润,看似跟常人无异,只是气息微弱了些。

    “当初境界确实弱你一筹,没法只能使用这个办法,将你封困住。不过这位小友唤来之人,阵法造诣乎想象,将会以一种献祭之法,将你活活炼死。”

    当张俊成说到这里的时候,站在阵法光柱边缘的文士,纷纷聚拢起来,将手中的板块拼成一块,托在手中向林谦呈来。

    “陛下,请您启动阵法。”二十名文士为者,举着铜色板块朝向林谦。

    在铜色板块上,跟此刻穹顶上一般无二的阵法图,显现其上,并且有着明光。

    “活活炼死,少虚张声势了,这个阵法明明只是守困之阵,不擅攻伐,如何炼死我?”基台之上,南信显然是不相信张俊成的言语,不服的吼道。

    林谦看了眼南信,咧嘴一笑:“不好意思,我这些臣子,不小心就把阵法改成攻伐的类型,所以你就乖乖等死吧。”

    说完之后,林谦毫不犹豫的拍在铜色板块上,帝皇属性的魂力灌注。

    轰!轰!轰!

    就在林谦启动阵法的瞬间,整个二层遗迹的空间,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肉眼可见的阵法波动,顺着阵法纹络游走,最后通过那晶莹的阵法锁链,冲向了南信身躯之上。

    淡蓝色的烈焰从南信心脏处冒出,旋即蔓延到了他的全身,烧灼烤炙。

    “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从南信口中响起,对此林谦眼中没有丝毫怜悯。

    对方不仅是一个异族,还用残忍的手段,将同族炼制成这种行尸。

    只是利用阵法将对方活活炼死,林谦反倒是觉得便宜了对方。

    “隔绝他的声音,太吵了。”林谦冲着那文士下令,后者领命之后,只是轻轻拨弄了下铜色板块,就将基台上的声音隔绝。

    办完事情之后,这些文士也是被林谦送回了华夏帝国。

    在文士被送离之后,张俊成冲着拱手感激:“老夫当真是要感激小友救命之恩,还有替我荡元宗报仇雪恨啊。”

    “张前辈,你这是从何说起。”林谦连忙是上前,将对方扶起。

    随后,张俊成是将原因娓娓道来,林谦这才明白。

    原来张俊成封印南信,损耗巨大,如果不是林谦的到来,并且生这样的事情,千年之后,他的灵魂定然是会魂飞魄散。

    而且这个南信,当初也是害的荡元宗几乎灭宗的罪魁祸,现在林谦将他除去,自然也是替荡元宗报了仇。

    “作为报答,小友,这荡元宗的宝库理当尽数送与你,只是……”话说到这里,张俊成欲言又止,“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前辈请说。”

    “便是这宝库中的丹药,上甲以上的能否留与老夫,用以恢复这长久岁月的损耗?”

    林谦不禁笑出声来,连连点头:“这本身就是前辈宗门之物,有何不可,只是上甲以上的丹药,每种晚辈需要拿走一枚。”

    “这当然没问题。”张俊成连连点头。

    阵法被林谦手下的文士改动,宝库的阵法,自然也就形容虚设。

    张俊成在拿了所需的丹药之后,惊诧的看见林谦挥手,座座宝库大殿就这么凭空消失。

    “小友,你这储物空间,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对于张俊成的惊异,林谦耸肩不语,华夏帝国所在的偌大星球,若是连这些宝库都装不下,岂不是笑话?

    “能够有小友这样的孩儿,想必令尊很是骄傲。”张俊成向林谦笑道。

    “是啊,可惜他们现在并不知道我的情况,而且凶吉犹未可知。”林谦眉头一凝,叹了口气,“恐怕他们心里想我时,还当我是无法修炼的可怜儿,心有忧虑。”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