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4621.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9第109章咒术反制
    眨眼之间,林谦浑身上下就已经被猩红色泽笼罩,这浓郁的血色仿佛要刺入他体内

    瞧见林谦身上的猩红之意,张俊成脸色有些难看:“若是已经恢复了巅峰境界,这等咒术不在话下,但是现在无能为力。”

    “咒术,为何会有人对小谦下咒术。”瞧见林谦身上那可怖的血色,叶欣脸色也是焦急万分。

    “老大!”望着林谦身上的异状,雷乾也是攥紧双拳。

    低头看着身上的血色,林谦眉头一紧:“怎么又是这个玩意,阴魂不散。”

    话音落下,林谦整个人就是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

    下一刻,华夏帝国的战术殿内,林谦的身影骤然浮现,快的走向了高台的正中央。

    就在林谦出现没多久,诸葛明的身形也紧跟着出现,连忙是来到其的身边。

    “好大的胆子,那帮人居然又以咒术来谋害陛下,当真是罪该万死。”瞧见林谦身上弥漫的血芒,诸葛明浑身颤抖着勃然怒道,“而且从此咒术上的威能来看,简直是要致陛下于死地。”

    “准备反击吧,希望通过反制,我能够得到更多的消息。”林谦双眸冰冷,对于身上的咒术并不以为意。

    他相信诸葛明,也相信天工部的能力,区区这个咒术就想要谋害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战术镜增强已经准备完成。”高台四周的文士手持书卷,操控者面前大小不一的战术镜,进行数据传导,同时朝着诸葛明汇报。

    随着文士这番话落下,天工殿之中,凭空浮现出阵法的纹络,没入一个战术镜内,并化作一道光柱,直射向林谦身上。

    “追踪扰乱技能成功开启,完成对方追踪方位混乱,成功导向反向偏右。”

    “剖析技能启动,开始解析咒术构成。”

    “反追踪成功,已经定位对方位置。”

    “反干扰已经启动,可以开始反制。”

    “效果反制,成功导入乱心效果,咒术反冲!”

    底下文士有条不紊的行动着,林谦身上的血色,也随着一个个战术镜光柱的打来,渐渐被抽离,并且被侵蚀。

    唰!唰!唰!

    从林谦身上抽离出来的血色光芒,随着战术镜中力量的侵蚀成功,一个个画面从中浮现开,数量起码有三十多个画面。

    仔细打量着画面显现的情景,林谦算是清楚到底生了什么。

    根据画面中显现的内容,林谦清楚的见到,自己父母已经是逃离了出来,跟着离开的还有着一个青袍男子与一名面容苍老之人。

    从这些画面来看,面容苍老之人护着自己父母以及青袍男子,而且,老者以及青袍男子的面容,跟母亲很是相似,恐怕是关心亲近之人。

    “母亲提及过,我有一个舅舅,看来这青袍男子就是了,至于老者恐怕就是外公。”瞧着这些画面,林谦默默的想着。

    随后,林谦伸出手来,刺入面前被战术镜光柱侵蚀的血芒,冷然开口:“看样子当初我的警告,你们并没有在意。我奉劝你们一句,咒术对我没用,这么做只是凭白让你们多死几个人而已。”

    说完之后,林谦将手抽了回来,看向诸葛明:“利用反制将施展咒术的人诛杀。”

    “放心吧陛下,他们胆敢对陛下出手,使用如此卑劣手段的时候,已经是罪该万死。”诸葛明向林谦行礼,信誓旦旦的道,“此次臣不会让对方这般轻松的死去。”

    “丞相办事,我放心。”林谦向诸葛明点头,随后浑身被白芒包裹,消失在了原地,离开华夏帝国。

    恭送林谦离开之后,诸葛明回过身,看向被困住的血芒,脸上流露出阴郁之色:“居然敢对陛下出手,罪无可恕,绝对无法容忍!”

    半个月之后,在距离临海州很远的一处地界,隐蔽的山涧之中,有着一个洞府。

    洞府之中,别有洞天,内里反而不像是山洞之中,反倒像是精致的庭院。

    这洞府内的深阁中,一对模样俊美的夫妇,正忧心忡忡的看着面前盘膝端坐的老者。

    “唔!”老者闷哼一声,喷出一口淤血,这才悠悠的睁开双眼。

    见此情形,夫妇连忙是上前扶住老者,那美妇更是关切的询问:“爹,你没事吧?”

    “无妨,旧伤已除,等到完全恢复之后,定然能够杀回去。”老者摆了摆手,望着面前的夫妇,“都怨我,若非当初反对你们,何至于到这个田地?”

    “爹,这不怪你,现在我们能好好的在一起,就足够了。只是谦儿他……”说到这,美妇面露哀色。

    “现在我们不能妄动,一旦去找他,只怕会被察觉,反而会给他带来祸事。”男子也是长叹一口气,眼中有着思念。

    “爹,姐夫姐姐,福老来消息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袍身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脸上既是震惊又是欣喜,很是复杂。

    “慌慌张张的,老福带来了什么消息?”老者瞧见青袍男子的模样,皱着眉头问道。

    青袍男子咽了口唾沫,半响后开口道:“二伯他又请了五个阵法宗师,利用姐夫当初的精血,准备使用咒术查探林谦的位置。”

    “他不是你二伯!”老者听见青袍男子的话,拍着大腿怒吼道。

    见到父亲怒,青袍男子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

    “什么,五个阵法宗师,那谦儿他岂不是……”美妇一听花容失色,眼眶泛红,隐约有着泪花。

    一旁男子见此,上前将妻子揽入怀中,长叹了口气,忧心忡忡。

    “这个混账东西,显然他是想要将我这外孙抓来,逼迫我们出来。”老者重重的喘着粗气,怒不可遏。

    瞧见面前三人的反应,青袍男子一脸古怪的开口道:“事情还没有怎么糟糕。”

    “嗯?”老者皱着眉头,上下敲了敲青袍男子,怒喝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有什么话赶紧说完,卖什么关子?”

    “知道了,等你们听完之后,恐怕就不会担心我这个好外甥了。”青袍男子哭笑不得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