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252/8475955.html"}})();
尊宝娱乐 >绝世皇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47第347章恨恨恨
    林谦的话,让老汉整个人都愣住了,紧跟着连忙从地上站起来,抓着前者的肩膀激动的道:“真的吗,你真的能够救燕儿?”

    见到林谦肯定的点了点头后,老汉眼中迸出希望的光芒,连忙是拉着林谦进入了自己的小破屋内

    屋子之中极其的简陋,一张桌,两把椅,一张破草床以外,就剩下一些破关破瓦,再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在那破草床上,躺着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麻布衫,已经被鲜血染红。

    而躺在破草床上的小孩歪斜着脑袋,不时的剧烈咳嗽,每每这个时候,从他的口中都会是有口鲜血喷出。

    见到这个情形,林谦连忙是一个箭步上前,手中多出一个极其黯淡的血色恢复药水,拔开瓶塞就撬开小孩的嘴,将药水强行灌了下去。

    不是林谦小气,而是这小孩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了更强的药水药力。

    将恢复药水灌进去之后,林谦将小孩上衣撕开,瞳孔微微收缩。

    在小孩胸膛之上赫然是有着一乌黑的脚印,不用多看林谦就明白,定然是一个魂武者一脚踹中了这小孩的胸口,这才会让他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势。

    似乎因为营养不良,这小孩本身就显得瘦小的多,这样那人也能够下得了手?

    林谦脸色阴郁的将手贴在小孩的胸膛,冰寒魂力尽量柔和的渡入对方体内,帮助这小孩消化恢复药水的药力。

    老汉在旁边看着,已经不再流泪,而是惊喜的看着自己孙儿飞快的好转。

    再拉了林谦进入屋子中后,老汉就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如此的莽撞,这个年轻人只是从偏僻小镇来的,怎么可能治得好孙儿的伤势。

    就在他怀疑的时候,就看见这年轻人将奇怪的红色液体灌入自己孙儿口中,并且手掌是运转起魂力贴在孙儿身上。

    老汉虽然不懂,但是曾经听别人说过,魂武者有时候疗伤就是用魂力的。

    见到自己孙儿不再剧烈咳出鲜血,呼吸平稳,脸色逐渐红润起来,老汉就激动的浑身颤抖。

    没多久之后,林谦就是收回手来,而小孩胸膛上原本的黑色脚印也已经消失。

    砰!

    就在林谦起身回过身的时候,老汉砰的是给他跪下,老泪再度夺眶而出,死命的向林谦磕头:“多谢恩公,多谢恩公啊。”

    林谦连忙是将老汉从地上扶起来,小孩的伤在老汉眼中是必死无疑,可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老爷子不用如此,只是别用那厌恶的眼神望着我就好了,哈哈。”

    听到林谦的话,老汉不仅是羞愧难当,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小伙子,你是好人啊,怎么就想着成为城卫军那种恶魔呢?”

    “老爷子,城卫军是秦皇朝的大军,也是包围御水城的人们啊,到时候双极殿、逍遥宗和血灵谷三方势力攻打过来,靠的就是他们保护啊。”见到老汉对城卫军那恨之入骨的神情,林谦不免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谦的话,让老汉不禁是恶狠狠的开口:“靠他们保护?我呸,老汉我巴不得秦皇朝给灭了,城卫军成了别人手下亡魂!”

    老汉说完之后,林谦是目瞪口呆的望着对方,他还真的没想到是这个情况。

    恶狠狠的说完之后,老汉看着林谦吃惊的模样,突然是伸手抹去脸上浑浊泪水,若有所思。

    紧跟着,老汉连忙是走到门口,探出头看了看后,将木板门关紧,又去将仅有的一扇小窗关紧后,来到了林谦的面前。

    “小伙子,你告诉老汉,你到底是什么人?”老汉做完这一切后,小声的向林谦问道。

    林谦深深的看了眼老汉,体内魂力忽然是涌现而出,将整个小屋内部覆盖,跟外界隔绝开来之后,这才向老汉道:“不瞒老爷子,我并非是秦皇朝中人。”

    告诉老汉是林谦思虑过后的事情,眼前这个老爷子对秦皇朝的怨恨、对城卫军的仇恨他是看的清清楚楚。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这老汉居住之地林谦还用得着,不如给对方漏点底。

    自己救下对方的孙儿以及其自身的仇恨,林谦相信对方会帮助自己。

    就算对方不肯,林谦为了自己计划的成功,只能够杀人灭口。因为计划一旦成功,三方势力的弟子死伤就会大幅度减少,战争之中妇人之仁是最为愚蠢的。

    “这样一来老汉就明白了,小伙子你这样善良的人,怎么会想着加入城卫军,为何会知道我孙儿有伤。”老汉抓着林谦的手,开怀不已的说道,仿佛知道林谦不是真的要进入城卫军,简直就是天大的喜事。

    林谦将旁边的两个椅子搬了过来,让老汉坐下,自己也是坐在对方的对面,好奇的出声问道:“老爷子,小子不明白,为何你会如此怨恨城卫军,如此怨恨自己的皇朝?”

    听见林谦疑惑的询问声,老汉是悲戚的笑出声来,向他反问道:“如果人家不把你当人,你狠不狠?如果人家杀了你的儿子,辱了你儿媳,还差点踹死你孙儿,你狠不狠,怨不怨?”

    说到这里,老汉的泪水又是止不住的流淌而出,枯槁的双手捂着脸:“如果不是小伙子你的出手相助,老汉我真的不知道死后怎么面对我那儿子儿媳啊。”

    随后,老汉是缓缓向林谦娓娓道来:“老汉我姓齐,叫我齐老汉就行了,那是我孙儿齐燕。就像我先前说的,我儿子被城卫军杀了,仅仅是因为他贩卖自己杀的魂兽皮毛时,城卫军拿了没给钱,他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能不能给一点魂晶赏给小的。”

    “他已经很卑微的讨要了,没有半点不敬,可那城卫军依旧是上前将我儿子殴打致死。原因就是他开口要钱了,城卫军拿了咱们这贱民的东西,咱们就应该感恩戴德,开要钱就该死。”

    “我媳妇上去求饶,却被他们带走了。十天后,就送回来燕儿他娘的尸体,就因为燕儿哭的声音大了,那为的城卫军就踹了他一脚!”

    “仅仅是因为哭得大声了啊!”

    林谦默然不语,手中多出一瓶低级的恢复药水,递给老汉让其服下。

    因为对方怒瞪的双眼淌出了血泪,林谦不想眼前这个老人就这么瞎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