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20.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8.028 冒牌货的第一场

正文 28.028 冒牌货的第一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阎戈坐在那贵妇身边,脸上的酷劲少了一些,似乎正在宽慰她。

    还有一位少女,剪了一头俏丽的短发,自己坐在一张沙发上,低着头在狂按着手机,时不时地撇下嘴,神情很是不耐。

    听到声响时,包括旁边一老一少两名伺候的仆人,一起看向了楼梯那边,见到站在足有两米宽台阶上,一手扶着扶手的柳情时,那贵妇神色有些激动地缓缓站了起来。

    而她身旁的阎戈,嘴边的浅笑还在,眼里却深黑阴沉。

    “甜心!”柳太太古慧琴见柳情已经走下楼梯,便快步走过去,可到柳情跟前时却又停了下来。

    近乡情怯吧,真看见了思念两年的女儿,古慧琴反而有点不敢靠近了。

    “你……”她终没忍住地朝柳情伸出手,想要抚摸柳情的脸,但是柳情却退了一步,让她的手落空。

    古慧琴手顿在半空,不解中带着受伤地看着柳情。

    柳情眼里的歉意一闪而过,冷淡地回道:“不好意思,请问你是……”

    这是她成为“柳甜心”后,真正的第一场演出!

    “什……?”古慧琴悠地住口,她想起阎戈跟她说过的事情,不由皱起眉头忧伤地看着她的女儿,“甜、甜心,我是你妈妈,你不记得了吗?”

    根本就不是,怎么会记得!

    虽然柳情早在“老板”那里知道这贵妇是谁了,然而此刻她必须略带迷茫地摇了下头,下意识地看向阎戈,似乎是在向他求助。

    阎戈很配合地走了过来,轻轻拥住古慧琴:“古姨,我们给她一点时间,嗯?”

    说完,他瞥了柳情一眼。

    柳情明白他的意思,犹豫了下,还是主动伸手握住古慧琴的手:“我……我会想起来的,你……你别伤心了。”

    她或许该在此时称呼她一声妈,因为眼前这个妇人眼里已经出现泪花,可柳情却无法在此时喊出口。

    她能心安理得地去骗任何人,包括自己,因为她想活下去,可面对一个真心爱着自己女儿的母亲,如果可以,她真不想骗她。

    这个妇人,让她想起可能还在家里苦苦等着她的妈妈。

    不自觉地,她握着古慧琴的手紧了紧。

    “没关系,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古慧琴终忍不住地上前一步抱住柳情,嘴里连连说好,声音哽咽。

    柳情僵了下,最后还是没将古慧琴推开。

    在母亲面前,她就算不够冷也没关系的吧?

    柳情没有拒绝,让古慧琴将她抱得更紧,这两年里的音讯全无,生死不知,对这个母亲来说是多么大的煎熬。

    柳情拍了拍她的背算是安慰。

    “好了,人我也看了,没我什么事了吧?”

    那个一直坐在沙发玩手机的短发女孩,一出声就打破了母女重逢的温情,她满是不耐地起身,将手机揣进兜里,再将背包甩在背上就真准备走了。

    看都不看一眼柳情。

    “你站住!”古慧琴这才放开柳情,半侧过身,对已经快走到大门的女孩低声轻喝。

    音量虽然不大,震慑力却不小,柳情颇诧异地看着她,这个刚刚还抱着她哭的妇人,此时娇弱的身体,透着不可小觑的威严。

    那一身富贵之气,绝不是普通妇人可有的。

    “你姐才回来,你这是要去哪?”

    短发女孩,也就是柳甜心的亲妹柳甜爱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踌躇了会才不甘不愿地转过身来,懒散又不耐烦:“做什么啊,既然她都回来了,人也没死,还有什么好看的,我跟同学有约啊!”

    “你怎么说话的!”古慧琴被她气到,一边小心地看了眼柳情。

    “我说错什么了吗?”柳甜爱嗤笑,然后朝柳情招了下手,“嗨,我可怜的姐姐,你能再回来真是太好了,恭喜你没死啊。”

    说完,歪着身子没什么站相地看向自己母亲:“这样可以了吧,我同学都在等我,再见。”

    然后在古慧琴再叫住她前,跑了出去。

    “这孩子!”古慧琴气得轻拍自己的胸口,可那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再叛逆她也拿对方没办法。

    柳情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抬起头在古慧琴肩上拍了下,眼睛若有似无地扫了眼大开的门,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之前的资料里,她是知道柳家姐妹感情并不好,这个今年才刚满二十的柳甜爱,以葛绘呈为偶像,跟柳甜心这个姐姐,怎么都对不上磁场,碰在一起不是冷战就是吵架。

    她没想到的是,姐姐都生死未卜两年,好不容易找回来,妹妹依然是这种态度,这对姐妹的关系已经不止不好了吧?

    这个柳甜心,因为性格的原因,好像得罪了不少人?

    希望自己不用替她背太多黑锅!

    柳情心情不太美丽地想着。

    古慧琴转回身,歉意地看着她:“她是你妹妹,叫柳甜爱!唉,都怪我把她惯坏了,越来越不像话。”

    柳情轻扯了下嘴角,算是微笑表示自己不介意。

    一直在旁挂着淡笑,却始终让柳情背脊阴寒的阎戈,也总算舍得开口了:“甜爱还小,慢慢地就会懂了。好了古姨,别站着了,坐下说吧。”

    之后,古慧琴几乎全程握着柳情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不停地问她过得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一些,然后又说想不起也没关系,只要在她身边就好。

    柳情陪坐在那,不时地朝阎戈投去求救的目光,而后者,则翘着腿在一旁悠闲地泡茶,在古慧琴说得激动的时候,轻声安慰几句,然后把古慧琴的情绪点得更燃。

    如果不是要绷着这一张脸,柳情真想瞪他几眼。

    中午一起用餐的时候,柳情拿刀叉的手势,喜欢的摆盘方式,专属于她的食物先后吃的顺序,用晚餐后擦嘴的样子,无论各种习惯,都与以前的柳甜心一模一样。

    这惹得古慧琴垂泪,直说果然是她的甜心回来了。

    就连阎戈,看着她的眼神,都放柔了些许,大概也从这生活中的迹象,逐渐确定了她就是柳甜心吧?

    柳情暗忖那半年没白训练的同时,心里却并没有丝毫的喜悦。

    最后古慧琴好像身体不适,咳了几声,阎戈和那始终伺候在一旁,细心又周道的老仆人相劝,她才答应先暂时回去休息。

    说来也奇怪,这个身体瘦弱,内里含有女强人气势的妇人,似乎很听阎戈这个小辈的话?

    临走前,她很想让柳情跟她一起回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