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21.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9.029 叫声哥哥来听
    跟古慧琴回古家?

    这可不行,知子莫若母,柳情可不敢跟古慧琴住在一起。

    更何况,她现在最紧要的目标是阎戈,哪怕她心里对这个男人存有畏惧,她也不能退。

    所以她故作为难地拒绝了古慧琴,假装没看到这贵妇眼里的失望。

    直到仆人将古慧琴送走,柳情才松口气,僵直的背稍稍弯了点。

    但在此时,站在沙发背后的阎戈突然将手搭在她肩上:“怎么不想跟你妈妈回去?”

    柳情的背重新僵直,顿了两秒,眼帘微垂:“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待在她身边,我怕她看着难过。”

    “那我呢?”

    “啊?”柳情没反应过来,“什么?”

    阎戈一个帅气的翻身,落座在了柳情身边。身子往后舒展,一手搭在柳情身后的沙发靠背上,看起来像揽着柳情,特别是他还微微靠向她的时候。

    “我说,”他捻起她的发丝在手里把玩,“你就不怕我也会难受?我可是你未婚夫,你却对我冷冰冰的。”

    柳情努力忽视他所带来的压迫感,让自己表现得自然点,仪态端庄地微笑:“我不就是这样?”

    “怎么会!”阎戈说道,“你对别人可能真有些冷漠,但在我面前,你就爱跟我撒娇,爱跟我闹,每天都要问我几十遍我爱不爱你,每天都至少要一通电话和短信,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跟我黏在一起,我要出差几天就跟我耍脾气……”

    “等等,”柳情不得不终止阎戈的回忆,即便努力维持高冷的面瘫,瑟缩的瞳孔还是暴露了她被震撼的内心,“你、你刚说的是、是我?”

    “不然呢?”阎戈温柔地划过她的额头,梳理她颊旁的发丝,“我可只有你一个未婚妻啊!对了,你还喜欢叫我哥哥,好久没听你这么叫我了,嗯?”

    柳情不敢置信地转过脑袋,瞪圆了眼睛:“哥、哥?”

    “乖!”

    柳情马上闭上了嘴。

    阎戈愉悦地扬唇,越发往她那凑,温热地气息吐在她脸上,只要再近一点点就能吻到她,“甜心,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你会想起来,会变回以前那样的,对吧?”

    “呵。”柳情除了假笑,已经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甚至靠得太近,她都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已经立起来了。

    她突然怀念阎戈刚见到“柳甜心”时,那不容接近的冷酷了。

    这是个千变万化,让人无法琢磨的男人。

    “我、有点累了,我们,改天再说。”

    万事走为上策,她对他露出一个淑女的微笑,边将自己的头发从他手里揪出来,退离他的气息范围,起身,优雅地上楼。

    直到看不到柳情,阎戈握拳的手抵在唇上,笑得差点断气。

    刚才那些当然是胡诌的,看到柳情那明显被震到,却要努力装无事的表情,成功把他逗乐了,他突然觉得留这女人在身边,也不是那么难忍的事情。

    本来,他对昨晚和柳情发生关系这事,还有些郁悴。

    他身边并不缺女人,但他也不是滥情的人,虽有需求,可也没谁能让他失控过,说他一向收发自如也不为过,毕竟年纪还不大的时候,父亲就怕以后有人针对这种事来算计他,而专门找人训练过他。

    柳情主动扑倒他时,那满值的女王架势吸引了他,加上“柳甜心”对他多少还存在着的影响,竟有些失控地没顾及到后果。

    男女交(和谐)配也就那么回事,阎戈又不是吃素的,只要确定没有危险,偶尔来一发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又不需要为谁守身如玉!只是事后看见那张脸时真有些不舒服!

    送走古慧琴的年轻仆人回来了,这女仆看起来二十来岁,是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她来到阎戈身后,恭敬地对阎戈行礼:“二少爷!”

    阎戈斜靠在沙发上,一手摸着下巴,望着楼梯笑得诡异:“十二,以后柳情就交给你了。”

    “是,二少爷。”

    ……

    柳情回到房间后,就抱着双臂打了个激灵,完全不敢想象高冷的柳甜心,会做出阎戈说的那些事,之前“老板”的资料里也没说过这些啊?

    是阎戈骗她的?

    没必要吧,他骗她做什么?

    柳情有点抓狂地用力坐上床,再抓了抓头发,将梳理整齐的长发抓翘了几根出来。

    这个阎戈,一会事不关己的冷酷,一会又深情款款,等待爱人回归的痴情男,她都搞不清楚他跟柳甜心到底是哪样了。

    忍不住又抓向头发的时候,房门突然开了。

    手还在头发上的柳情,见到阎戈的时候还愣了下,即便赶紧放下手端出高冷壳子,还是泄露了几分慌乱:“你、你怎么也来了?”

    阎戈不解地摊手:“这是我房间!”

    对,她差点忘了!

    脑袋里的小人正在暴走,面上却只能淡定地看着阎戈缓步走了进来,在他逼近时,柳情快速站起:“我刚看到这里空房间挺多,我到客房去睡吧。”

    阎戈已经站在她跟前,微一逼近,柳情就不得不往后坐回床上。

    阎戈弯下腰,两手撑在柳情两侧,让柳情身子后倾又不能直接躺倒在床上的,难度颇高的姿势,忍耐着阎戈喷洒在她脸上的灼热气息。

    “想换房间?”好像没感受到她的僵硬般,阎戈轻声问着,“你终于回来,却想跟我分开?”

    柳情退无可退,只好用点力气将阎戈推开,阎戈也没有任何抗拒地直起身,看着她从自己腋下钻出,站在他身后。

    “我很抱歉,但我真的需要点时间。”柳情尽量让自己平静且平淡地说着,微抬的下巴带着一丝傲慢,“毕竟我都忘了,我需要彼此有一些空间,你会体谅我的,对吗?”

    阎戈施施然地转过身来,动作有些漫不经心,语气和神情则是些微感伤的,故意般的提起:“可是昨天晚上……”

    “我喝醉了!”柳情语速有些快的截断他的话,“请给我点时间。”

    昨晚干的那蠢事,请不要再提了好吗!

    现在回想起来,她真该庆幸当时是在水里进行,他应该没发现不对的地方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