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22.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0.030 朋友圈
    “……好吧。”阎戈语气好似透着一丝失落,“这里的空房鸥婶都有定时打扫,我现在让她再给你换套新的床被。”

    鸥婶就是之前那老仆人。

    柳情心里有些诧异,这个愿意妥协的男人,跟“蒙面”那天晚上见到的恶劣男人有点不一样了,看来这个柳甜心真的能够影响到阎戈。

    看着阎戈走出房间,想到自己并不是真的柳甜心,柳情小小地愧疚了一下。

    这个男人刚见到这张脸时,明显是不信的,好不容易确信了,看样子也在努力想找回从前的温情,可惜的是,“柳甜心”终究是假的。

    愧疚在柳情心里停留不到两秒,她抿了抿嘴唇,目光放空。

    身为一个“工具”,她不该有任何情感,包括同情。

    她并不知道,走出房间的阎戈,嘴角那戏谑的笑容,怎么看都没有任何伤感的成分。

    ……

    他们现在所在的房子,是一保全设施完善的别墅区里的一栋三层别墅,说有多高档也没有,隐在众多别墅中,倒不算起眼,奢华中的低调,符合阎戈那习惯隐匿的性子。

    目前这里包括柳情只住了四个人,阎戈、她、小女仆十二,还有就是那个鸥婶。

    鸥婶是个五六十岁的妇人,年轻的时候就在阎戈母亲身边做事,阎母过世后,她就伺候着两位阎少爷,后来不知出于什么缘由,她没有待在从未出现在人前的阎大少那里,反而跟在二少阎戈身边。

    寻常时候话不多,只埋头做事,但哪怕是曾经的阎家大宅她都能打理得井然有序,从未出过什么岔子,可知她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老妇,即便她总是挂着慈爱又恭敬的笑容。

    主卧在三楼,包括书房,几乎将整个三楼打通,没有多余的房间,柳情的房间就只能安置在二楼,鸥婶和十二则住在一楼。

    对此,柳情非但不介意,反而更欢喜,因为这样,她的私人空间就大了。

    柳情走进房间的时候,鸥婶刚将床单被套换下,正抱着其实并不脏的、刚换下来的被单被套准备离开,看见柳情忙打着招呼:“小姐,我都收拾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您再说,我会帮你处理好的。”

    恭敬而谦卑的态度,挑不出一丝错处。

    “嗯!”

    柳情应了声,鸥婶就退离房间。态度虽然恭敬,却也带着疏离,对柳甜心母亲古慧琴的时候,这鸥婶反而更亲切几分。

    柳情只觉得疲惫,将门上的锁锁上,才有几分安全感。

    随后将自己甩上大床,仰躺着,一手臂横在额头上,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才第一天,接下来还有很长很艰辛的战要打,生死不知!

    睡了很不安稳的一觉,一大早,鸥婶就来敲门了:

    “小姐,欧阳小姐和葛小姐她们来了,您要下去见见吗?”

    柳情从被子里钻出来,闭了闭眼再抓抓头发,让自己以最快地速度清醒过来,脑子里分析了下鸥婶的话后,才回道:“见,让她们等我一下。”

    然后起床,洗漱。

    一个圈子里免不了“拉帮结派”,柳情不管怎么说,都算是一个“新人”,她必须得有自己的朋友圈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有必要时,拿朋友出来装逼一下也很有必要。

    正好,欧阳如意的身份就很适合,在她不方便的时候,出来给她挡一下,前提是,她和欧阳如意搞好了关系。

    别说这样利用朋友不道德,要能选择所谓的道德,她根本不会来做这个柳甜心。

    她所有的正常三观情感,都已经被打碎了且不允许重组,哪怕偶尔冒出的对身旁这些人的歉意,还得马上压下去。

    她如今的世界,只有残酷的生存模式!

    理清思路后,柳情也换好了衣服,一到一楼客厅,就见到葛绘呈酷帅地坐在一边,欧阳如意则淑女地端坐着,和一旁的鸥婶聊着什么。

    见到柳情,欧阳如意马上热情地冲上来:“甜心!”

    柳情伸起一手想挡住对方,结果欧阳如意连那只手一起抱了个满怀:“我爹地都告诉我了,没关系的,就算你忘了我,我也会让你再想起我的。”

    欧阳如意稍稍松开柳情,但两手依然抱着柳情的胳膊,只是拉开一点距离好看着她,一脸正色:“我叫欧阳如意,欧阳锋的欧阳,吉祥如意的如意,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记住了吗?还有啊,你不要怕,以后我来保护你!”

    一声嗤笑传来,还坐在沙发上的葛绘呈不客气地讽笑:“得了吧,柳大小姐哪还需要你保护,是吧,柳甜心!”

    她说着,望向柳情,她的眼里,一如她的性格,像根刺一样直摄入柳情的眼睛。

    柳情神色淡然,并不因此而有所动容。

    笑话,当她之前的训练都是训假的啊,比起阎戈,葛绘呈的锐气明显不够看,而这世上又有几个阎戈?

    施施然地抓下欧阳如意的双手,柳情对她点了下头,淡淡地回道:“谢谢!”

    欧阳如意并不因为她的冷淡而减退热情,她先朝葛绘呈娇哼一声,然后上前挽住柳情的手臂:“甜心,我在你最喜欢的那家咖啡馆定了位置,我们过去坐坐?说不定你就会想起什么了。”

    柳情想要拒绝,可是欧阳如意的缠功非一般人能敌,柳情又抱着要和她结为盟友的心思,被她吵得没法,只好问向一旁的鸥婶:“阎……阎戈呢?”

    叫阎总不合适,叫哥哥叫不出来,只能直呼名字了。

    鸥婶双手搁于下腹,微微弯腰:“小姐,二少爷一早就在书房了,他吩咐过,如果欧阳小姐来了,您若愿意,可以跟她出去走走,散散心。”

    “看吧,阎哥哥都没有意见了,走吧走吧,我们到我们一起常去的地方,简医生说故地重游能够刺激记忆,说不定你很快就能想起来了……”

    欧阳如意一边将柳情往大门外拽,一边不停地说着,柳情正想抽回自己的手臂,一听到“简医生”三个字后,怔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