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24.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2.032 就爱恐怖片
    被拖着逛了一天,天黑才到家的柳情,当然不会有所谓的故地重游,而记起什么属于柳甜心的记忆,倒是累得只想倒头就睡。品 书 网w w. v  m)

    不是她太弱,而是白莲花太强大!

    刚踏上楼梯台阶,十二笑嘻嘻地来到她身后:“小姐,二少在影视厅等你呢,让你回来后过去一趟。”

    背对着十二的柳情,挤眉弄眼地做鬼脸,用口型咒骂两句,才转过身去,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下了楼梯转而一楼的影视厅。

    影视厅就是比招待人的大厅小上些许的,布置得很舒适的居室,里头音响液晶电视等等设备都很周全,有宽大的沙发,有柔软的地毯,有小吧台冰箱等一应不缺。

    那占了一整面的屏幕,加上这些布置,绝对比去什么电影院舒适一百倍,同时,隔音效果也非常好。

    至少站在门口时,柳情并未听到什么声音,门一打开,才刚迈进一步,恐怖的音效,陪着那高级音响发出的声音,把柳情吓愣在门口。

    不用特意抬头,就能看到正对着她的那面电视墙上,一个眼睛流着血的女人正直直地望着她,耳边还继续充斥着恐怖片那诡异的配音。

    柳情立马就要把脚收回去,阎戈那略有些清狂的声音就响起了:“甜心,怎么站在那,进来啊!”

    因为房间里的灯光调得很暗,柳情这才发现坐在沙发上的阎戈,他此时转过身来,胳膊搭在椅背上,那轻松闲适的模样,跟他背后电视墙上的恐怖背景,一点都不搭好吗!

    但他那双黑暗中也宛若能够发光,笑的时候也带着凌厉的眼睛,倒应景得很。

    柳情在心里“呵呵”着,故作镇定地说道:“刚回来,一身汗,我去洗洗。”

    她当机立断地转身,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十二吓了一跳,微微后退一步,忍住没让自己发出不雅的叫声。

    十二对她咧嘴一笑,有着小女孩的些许天真:“小姐,鸥婶做了你最爱吃的无糖饼干,还有二少爷喜欢喝的汤,要不你端进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然后,她就真的将手中放着饼干和汤碗的托盘递给了柳情,看那有些莽撞的样子,柳情要是没接过手,估计就得掉地上去。

    可她一接手,十二已经蹦跳着走人了。

    “喂”字在她嘴里绕了一圈,最终还是没有让这不符合柳甜心形象的字眼喊出口,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十二不见。

    不用回头,她也能感受到阎戈盯在她身上的视线,现在走就太说不过去了,那……她进去把托盘放下后赶紧走人?

    对恐怖片完全没办法的柳情如此决定后,就咬牙端着托盘走进影视厅里,低着头不听不看地来到矮桌前,将托盘放下后就想离开,

    突然冒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扯,柳情就摔进大开大合坐在沙发上的阎戈怀里,阎戈顺势环住她:“你看,你以前最喜欢看恐怖片了,我今天特意把片子找出来跟你重温一下!”

    谁**喜欢看恐怖片了啊,最怕的就是这玩意了好吗!

    等等……心里嘶吼的小柳情呆住,该不会柳甜心喜欢恐怖片吧?

    她僵硬地看向阎戈,阎戈则朝她笑笑,然后将她挪到身边的沙发上坐好后,自己舒服地往后靠着,双臂打开放在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露出矫健的胸肌,两脚叠交,姿势洒脱帅气,隐藏着雄狮般的爆发力。

    换做别的时候,柳情或许还会偷偷欣赏一下,可这个时候,这个男人正面带欣赏地看着巨大屏幕:“瞧瞧,你以前说这片里的这些妆容画得不太真实,我看着还行吧。”

    柳情保持着侧坐的姿势不动:“都、都是以前的片了,再看也没意思,换点别的吧。”

    “说得也是!”阎戈随手拿起手边的遥控按了一下,大屏幕上的画面就变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女人的尖叫!

    差一点,柳情也跟着尖叫了!

    “这是子望介绍的新片,说是年度最恐怖的了,肯定能让你过瘾。”

    她能去掐死楚子望吗?柳情难受用手指头刨了刨大腿边。

    阎戈侧头朝面无表情坐得格外笔直地柳情看去,见她坐姿是歪过一边,根本没有对准屏幕,还好心地揽过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不得不对着大屏幕。

    柳情冷不防地被他拉倒,后脑撞上他略硬的胸,蒙蒙地看向了前方的大屏幕,正巧片子开始前的歌曲里,红衣女人从床下冒了出来!

    要不是阎戈一只手臂很有力道地搂着她,她几乎就蹦起来了,她忍着看了三秒钟,才让自己面无表情声音平静地开口:“我要洗澡,你先看吧。”

    她想起身,那只很沉的手臂却压得她没办法抬起屁股,身子凑过头来,鼻息喷在她的耳朵上:“你一再在我面前说洗澡,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柳情抿了抿唇,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对。

    但她还是坐直了身子,离开了阎戈的怀抱,她不喜欢有人跟她靠得太近,特别还是如此危险的男人。

    只要不是走人,阎戈也随她了:“如果不是就陪我好好看完,还是说,你现在……害怕看恐怖片了?”

    要说是,是不是就会觉得跟柳甜心不像了?

    不能冒险,柳情只得略不屑地扯了下嘴角:“只是对这低劣的演技欣赏不来而已。”

    阎戈听了,右边嘴角勾起,笑得有几分邪肆,不知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也不说话,之前搂着柳情的手重新搭回沙发靠背上,另一手搁在曲起的腿上,那随意放松的姿态明显就是要好好看一场电影的架势。

    他不开口,心里发毛的柳情也不敢开口了,可是这一静,两只耳朵就被那些恐怖的音响给占据了。

    到底喜欢什么不好,非要喜欢恐怖片?!

    柳甜心要是没死,她真想掐住“自己”的脖子上下摇晃一圈,敢换一个喜好试试吗?

    没人听得到柳情心里痛苦的哀嚎,所以影片还在继续,随着剧情的推进,越来越悬疑和恐怖的画面和声音,正不断的摧残着柳情的瞳膜和耳膜。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