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25.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3.033 不该存在的女人

正文 33.033 不该存在的女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每每有奇怪的东西突然跑出来吓人时,柳情真想尖叫一声躲沙发后面去,要不然扯块布来蒙一下眼睛也好。

    可是当她受不住想跳起来的时候,阎戈又感叹般地来了一句:“你每次看这片子都能面不改色,也不知道有什么能吓到你。”

    柳情:“……”

    她默默地坐好了。

    她也就只能这么坐着了。

    然后,努力让自己耳不聪目不明,在自己脑海里幻想着各种事情,也就是俗称的走神,来忽略她面前都播了些什么。

    别的可能不会,但这种事情她做起来很是得心应手,在那一年生不如死的时候,她都是用这种方法来忽略身体乃至于精神上的痛苦。

    就是有一点不好,全程下来,她会面目呆滞,从头到尾保持一个姿势不动,有点痴傻!

    所以,她也没发现,阎戈双目视线早从大屏幕移到她脸上来了,一开始还以为她看得认真,而后发现她的神情有些不对,不似扮演的那么高冷,反而有点……呆萌呆萌的?

    这一发现,他就光明正大地、不客气地把视线盯在她脸上观察起来,见这样她都没有任何反应,就猜到她这是神游了?

    他眼里闪过一抹兴味,看恐怖片,因为害怕而让自己游神,还如此成功的,他还真没见过。

    他有点好奇,她能就这么发呆到什么时候。

    于是,柳情发了一个多小时的呆,阎戈就盯着她看了一个多小时,连她右耳上长了颗小痘痘都看出来了。

    咦,额头上也有一颗,听说痘痘是可以挤的?

    从没挤过痘痘的阎戈生出几分好奇,便坐直身子,朝着柳情侧过身,将手举到她额头上,正巧,跟前有黑影,警觉地柳情马上就回过神来,好久没动过的眼珠转了下,看到眼前修长的大手就傻了。

    这……这是要干什么?

    眼珠往左移动,望进阎戈那带着趣味的眼里,双方都愣了下。

    阎戈反应也快,那手马上就改为抚摸地揉了下柳情的发丝:“怎么了,影片都播完了,还没看够呢?”

    影片?还没转过弯的柳情本能地看了眼大屏幕,一个大血脑袋,因为一个暂停键也停留在大屏幕上!

    卧槽,就不能停在“清新”一点的画面上吗?!

    感受到掌下的脑袋颤了下,阎戈的嘴角微不可查地抽了一下,忍着笑意。

    “咳,”柳情自己回过神,“都看完了,我、困了,先去睡了。”

    她僵硬着起身,阎戈却突然抓住她的手臂,让心弦紧绷地她又颤了一下。

    她优雅地低头,微笑:“怎么了?”

    “没什么,”阎戈站起身,很自然地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累了就早点休息,晚安。”他笑笑,坏心地没揭露她现在其实更像个机器人。

    柳情“嗯”了一声,根本没主意他做了什么,转身走的时候差点就同手同脚了,直到绷紧背脊离开影视厅后,她对着那扇门呲牙咧嘴,拳打脚踢虚弄一番,直到有些气喘。

    见客厅里没有人,她也不装了,干脆“噔噔噔”地一口气跑上了楼。

    影视厅里,仍坐在沙发上的阎戈闷笑得差点肚子打结,柳情那明明很害怕,却不敢躲不敢叫,浑身僵硬得他碰到她脑袋时都能感受得到,特别是走时差一点摔跟头,还得保持仪容和姿态,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要好玩一些。

    今天柳情刚和欧阳如意离开,一些关于她在四峰夜总会里生活点滴的资料也送来了,非常的详细,其中有一点就是关于她格外害怕这种灵异的片子。

    真正的柳甜心是不会看恐怖片的,因为会有损她的形象,他这次不过是恶劣的性子发作,逗逗这个胆敢踏进他地盘的女人罢了。

    毕竟,想要在狮子的膝下卧着,总得付出点代价,这不过是开碟小菜而已。

    笑够了,他舒服地往后靠去,拿起遥控按了下,大屏幕的画面马上就切换到一间房间的画面。

    那房间只静了不到五秒,就有人推门进去,可不就是柳情本人!

    柳情一进房间就发泄踢掉脚上的拖鞋,俩鞋子乱飞,其中一只差点砸到她自己的头,柳情瞪圆了眼睛,捡起另一只拖鞋,跪在地毯上拖过刚差点砸到自己的那只鞋,用手中的鞋子拍了下去:

    “你丫就是阎戈那厮派来的救兵吧,看我打不死你!”

    “看恐怖片,你丫居然敢让老娘看恐怖片……”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看着大屏幕里,用一只拖鞋使劲拍打另一只拖鞋,且面目狰狞扭曲,张牙舞爪,分外活泼的“未婚妻”,阎戈不客气地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在人家房间里安装微型摄像头是有点变态,但谁让柳甜心这个角色太重要了呢,他必须时刻掌握她都做了些什么。

    这在将来可都是很好的储备证据,否则,他又怎么能轻易让一个危险份子进他的地盘。

    可是看到如此真实的柳情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再次想起她那天晚上蒙着面,瘸着脚喊着不要丢下她,连节操都不要的样子,就觉得逗趣。

    这样鲜活的人,却要扮演一高艳冷漠,处处讲究礼仪的女人,想想有点不可思议。

    但不可否认,她演得很成功,要不是他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假的话,单看她摆出的壳子,他说不定也会把她当成柳甜心。

    “可惜了,”阎戈望着屏幕上的她,嘴角笑意不减,那眼睛,深得让人莫名发寒,“你扮谁不好,偏偏要做柳甜心!”

    那是个不该存在的女人!

    房间里的柳情猛地停下动作,狐疑而戒备地看向四周。

    她的寒毛莫名竖起,好像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一样,那感觉让她颤栗和不安,别问她如何感知到的,当你曾经日日夜夜被监视的话,那种被偷窥的感觉就会进入你的血液里。

    要不是刚进房间时太过气愤,她不至于现在才发现。

    她放下手中的鞋,趴在了地毯上,双眼雷达一样地探测着所有可能放摄像头的地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