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65.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3.073 醒后的电话
    梦里,她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在那屋子里,只有一扇紧闭的门,没有窗户,没有灯光,她的手脚并牢牢地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她耳边说:

    烧死她,烧死她,烧死她!

    然后,她的脚开始自燃,她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烧灼的疼痛,却无力制止,甚至只能感受着那火越烧越狂,越烧越大,从她的脚开始蔓延而上,直至全身。

    之前那个声音开始狂笑,就在她耳边,烧灼地疼痛都无法将其挥去,就像要钻进她的灵魂,牢牢地刻画下他人的印记。

    “不,不要,放了我,不……”

    柳情猛地坐起,澄亮的灯光让她双眼刺痛,还有强烈的晕眩感。

    哪怕还模糊着的视线发现她已然回到了阎戈住所,暂时属于她的房间里,她也没从恐怖的梦境里回过神,那被燃烧至灵魂的痛楚,那不停响彻在耳边的笑声纠缠着她的神经,挣不脱、逃不掉,只能在绝望里哭泣!

    曲起双腿,将被子顶起一个包,她抱住双膝,将脸埋进被里,陷入不可自拔的恐惧里:“放了我,求你了……”

    门在这时候被推了进来,她如惊弓之鸟般弹了一下,双手紧紧揪着被子,背撞在床头靠垫上,惊慌的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瞪圆的眼睛直盯着走进来的人,发现是阎戈后也没回过神。

    “这是怎么了?”阎戈三步做两步地来到床边坐下,指尖划过她的脸颊,感受到上面的些微湿润,“做恶梦了?”

    柳情傻傻地跟他对视了几秒,差点卷入他眼底深处的漩涡里才猛然清醒,她掩饰性地低下头“嗯”了一声。

    “做什么噩梦了?”

    柳情摇头:“不记得了。”

    阎戈轻笑:“都说是噩梦了,忘了才好。”他揉揉她软软的头发,“饿了吗,我做了宵夜,起来吃点?”

    现在让柳情继续睡她也睡不下去,便点了头:“好,你先下去,我去下卫生间。”她没发现,两人现在的相处,比刚来那会,要自然得多。

    阎戈笑着捏捏她的耳朵,就起身出去了。

    柳情掀开被子要下床时,才发现自己的脚裸又隐隐作用,大概做梦的时候挣扎过吧,怪不得梦里也能感觉到脚痛。

    一瘸一拐地到浴室里洗了把脸又漱了口,让自己更清醒后,恢复到“柳甜心”高贵冷艳的状态,刚才她好像有点失职了,阎戈应该没发现什么吧?

    拍拍脸让自己不要多想后,又一瘸一拐地回到房间,正要出去,床头的手机响了。

    柳情忙拐回床边,拿起手机一看,面色顿时更冷了几分。

    这串哪怕没有备注,也不会认错的号码,除了她老板的,还能有谁。

    “喂!”她冷冷地开口。

    “看来是醒了。”电话里是简行那清俊的嗓音,温和中又多了寻常没有的阴柔,“你通常做恶梦的时候,都差不多这个时候会被吓醒。”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跟和你讨论天冷了要多穿衣一样,温柔又体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