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82.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0.090 最愚蠢的事

正文 90.090 最愚蠢的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阎颜的回答,是越过他,继续怨恨地瞪着柳情。

    阎戈见此,轻笑着摇摇头,眼神却是越来越冷:“你大舅难道没教过你,越是痛恨就越要藏起来,只会表面的反击和一时痛快的,让人随随便便就能抓到把柄的报复,是最愚蠢的吗?”

    阎颜一怔,这才将目光转回跟前的小舅上。

    “甚至,你连事情始末都没有真正搞清楚,就擅自出击,阎家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人?”

    后面那句没有感情的话,将阎颜彻底击溃,她崩溃地哭了起来。

    阎戈却好像没看到没听到,直起身,冷冷地像二次元的声音:“陈妈,将小小姐也带去给老黑。”

    候在凉亭外的一位中年妇人一听,马上变了脸色:“二少爷,这可不行啊,小小姐她……”未完的求情,在二少爷冰冷的眼神下,赫然而止。

    然后,不得不上前拉过阎颜。

    阎颜没有反抗,啜泣着跟着那陈妈走了。

    “医生来了,我带你回屋里!”

    柳情整个人还是蒙的,耳边就响起阎戈的声音,侧头一看,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身边,再次将她抱起。

    她怔怔地抬头看他,发现他神色平淡,好像刚刚对自己外甥女都冷酷无情的人并不是他。

    虽然刚没能听清他都对阎颜说了什么,可那个倔强的小女孩就那么崩溃到哭泣,还有那个陈妈在听到老黑时完全变了的脸色,她就猜到这个男人对阎颜的惩罚,一定是残忍的。

    可是,那小妹妹是他的外甥女不是吗,是他亲姐姐唯一的孩子不是吗,为什么不是温情宠溺,而是说一不二的严厉惩处?

    她不禁看向大哥阎封,对方那微翘的嘴角,让他看起来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可是半掩的眸子,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更显淡漠。

    阎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

    发怔间,阎戈把她带回了他的房间。

    说是房间,就是一整个套房,有房间有客厅有厨房有卫生间有更衣间还有阳台,家庭医生已经来了,给她重新做了检查,重新缠了绷带,还给她打了止疼针。

    医生走后,阎戈又体贴地让她在床上躺好,拉起被子给她盖上,那自然且有着些许温情的阎戈,让柳情目不转睛地盯着。

    但她不敢吭声,虽然这个男人现在看起来很平和,可她却能感觉到他正在生气,而且气还不小。想到之前他可怕的样子,她觉得自己现在不要惹他的好。

    见他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拍了拍她:“怎么?”一直盯着他看。

    柳情想了想,既然他都问了,那她也就说了:“我、以前跟阎颜她母亲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只是发生过一些争执而已,小颜当时还小,有人跟她妈妈吵架,就以为谁欺负了她妈妈,然后记到了现在。”阎戈简单的解释,见她似还想再问,便压低了声线,“有什么以后再说,你先休息。”

    “睡吧。”最后两字,几乎是命令式的。

    她赶紧闭上了眼睛。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