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83.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1.091 你是谁
    闭上眼睛后,柳情听着阎戈离开的脚步声,脑海里不停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老虎、大蟒蛇,还有阎颜哭着指控她,阎戈对她无情的教育方式,脑子里纷杂迷乱,可乱着乱着,不知是累着了还是药的原因,她真睡了过去。

    再然后,就是乱七八糟的梦,有老虎有大蟒蛇,不停地纠缠,最后在老虎张开血盆大口扑向她时,吓醒了过来。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房间里黑漆漆的,就连月光都淡得几乎没有。

    柳情静静躺了五秒钟迅速坐起,慌忙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看见亮光才稍微好受一点,再借着这亮光,将这房间里能打开的灯都打开了才作罢。

    她坐在床上扒拉着头发,发现指尖都在发抖。

    她是真的吓到了,没有人差那么一点就会被老虎的爪子撕裂,还能无动于衷的,又不是活死人,没有感知。

    好在,有“老板”的调教,她的心里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最起码不至于来个创伤后遗症,再呆滞那么几天,也能在人前保持淡然。

    好一会,稍稍平复后,她才想起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八点了,她竟然睡了那么久。

    阎戈呢,去哪里了?

    还有,今天不是说要见他爸爸阎当家阎正谋的吗,她就这么睡过去了不要紧吗?

    柳情赶紧起身,套上外套,瘸着脚走出套房。

    可一出去,就是整层楼弯弯绕绕的走道,和不知谁的房间门,她靠着墙慢慢走,发现一个楼梯就干脆顺着那楼梯下去。

    那楼梯是旋转的,还挺长,她大概走下了两三层楼的高度,才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又是一条过道,墙壁有壁灯,但走道的尽头依然黑漆漆的,没有看到窗户。

    秉着探索的精神,阎家对她任务的所需,她勇敢的瘸着脚往前走。

    “柳小姐?”

    毫无预兆的叫声吓了柳情一跳,要不是一直扶着墙,她单着脚就要摔地上去了。

    转过身,才发现是一个男人,大概三四十岁,他好像认识她,可她并没有见过他。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他身后还有两个男人,抬着一个担架,担架上还趴着一个男人。趴在担架上的男人,背上全是鞭痕,每一鞭都是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啊!”柳情吓得退了一步,然后才从那人的侧面认出,这人是白天的小七!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阎戈说让小七自己去领罚时,阎颜会那么害怕了。她以为,鞭刑是古代人才有的刑法,原来到了现在,依然还有。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家族,还是说,贵族圈里的这些上流家族,都是如此?

    “柳小姐,你没事吧?”最初叫柳情的那个男人,见柳情面色不对就问了一声,脸上还挂着客气的笑容。

    只是,他再怎么笑,也掩饰不掉他身上自带的悍气!

    柳情摇摇头,迟疑了下才问道:“你、是谁?”

    “我?呵,他们都叫我老黑,柳小姐不嫌弃的话也可以这么称呼我。如果柳小姐没什么事的话,今天小七犯了错刚受了罚,我现在带他去上点药,就先走了。”

    他说着,手指朝后摆了下,抬着担架的两人,带着小七越过柳情往前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