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291.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99.099 小小的我们

正文 99.099 小小的我们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我只是……”

    柳情试着解释的话还没说,人就腾飞了起来,被阎戈翻过身来压在了床上:“我似乎,还没开始惩罚你?”

    “什、什么?”

    他说话的时候,几乎贴着她的脸颊,薄唇碰撞时,总会从她皮肤上刷过,痒痒的,毛毛的。复制网址访问

    此时此刻的阎戈,是她目前为止最让她感觉危险的,她有一种被狮子压在爪下,狮子还在闻着她的味道,一会就把她吃掉的错觉。

    只差没舔一舔。

    “上次夜总会的时候,我好像就跟你说过,别把自己至于危险之中,你好像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他看似很轻描淡写地问着,一手还很温柔地拂过她覆在眼睛上的发丝,另一手还她的腰上,柳情怀疑自己的腰已经青紫了。

    他在生气!

    这几乎是肯定的答案了,阎戈自己也承认。

    其实,从“宠物林”里出来后,他整个人都一直处于这种,想要用侵略来发泄的状态,他脑海里不停地闪现她倒在老虎爪下的画面,当时只要他晚上一秒,这个女人就归西了。

    这个女人是很脆弱的,他第一次有这种想法和觉悟。

    他劝说自己,他的焦躁来源于这个女人还有用,她还不能挂掉,她必须得好好的。可心底有另一样声音再说着:不,并不仅仅是这样。

    他对这个女人,有了占有欲,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少在他的计划结束前,她都是他的,他不允许有任何人或物不经他允许去碰撞,更别说是伤害。

    要不是今天做错事的是阎颜,现在对方就不会只是这样的惩罚了。

    而现在,在她还继续妄想逃离他的时候,他特别想做点什么,来让她清楚,她是谁的!

    “我,我不是说了吗,我并不知道你们的宠物是……啊!”

    她不安地试着解释,可是现在阎戈可没有在地下楼层时那么克制,他终于俯身,咬上了她的脖子!

    “喂喂!”柳情试着推开他好挽救自己的脖子,结果是他将她抱得更紧,在她脖颈上啃噬吸允,力气很大,柳情疼得说不出话来。

    “仁慈,宠爱,对阎家的孩子来说,就等于毒药,他们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想活下来,你口中的严厉,只是基本!”

    在这样的时刻,她脑海中想到的,居然是他前不久说的话,话里的对象是阎颜,可她却清楚记得他当时的神情,冰冷得像恶鬼。

    她仿佛看到一个小小的男孩,倔强地承受着他不该承受的一切。

    不难想到的,黑门继承人,也就是阎戈的母亲突然死亡,黑门隐匿,他的哥哥成了废人,他的大姐意外身亡,遗留给他的,将会是多残酷的事?

    仁慈和宠爱只会是毒药,没有孩子会不喜欢得到宠爱,他如此冷漠地将其舍弃,是有怎样的体会?

    她想到了曾经的那个孤儿院,一个以慈善为名,私底下藏污纳垢的地方,为了生存她曾经做了什么事她本以为自己忘了,却在被戳到的时候,发现原来还记得那么清楚。

    一个小小的他,一个小小的她,奇妙地在她脑海中重叠!

    算了,他想咬就让他咬吧,也就痛一下,他总不能真咬一块肉下来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