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302.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0.110 我到底是谁
    “嗯?”柳情眼睛微睁,以为他问的是简行,不由僵着身子。复制网址访问

    “十二刚跟我汇报了,是我没有安排好,让那些宵小吓到你了。”他亲亲她呆呆看着他的眼睛,“作为补偿,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柳情理清了他话的意思,还没松口气,就因为他后面那句话而变成苦笑,当下语气淡淡地回道:“嗯,我没事。”

    说着,柳情就试着站起身,想从他身上起来。

    这男人近几日总会跟她做些亲密的动作,态度自然得好像他们就是一对相爱多年的情人。

    不,对阎戈来说,她就是他爱了多年的情人啊,是她自己不是而已,他或许是已经逐渐找回了以前的状态了吧?

    但不知是不是受了陈妈对阎颜说的那些话的影响,她偶尔会感觉阎戈这么做,是为了在晚宴的时候,让所有人看到他们“相亲相爱”的一幕的。

    无论是哪方面的,说白了都跟她柳情没有关系,可是,当她想到他看着的,其实是柳甜心的时候,她开始感到不舒服。

    她刚刚从满嘴柳甜心的简行那里逃离,她不知为了什么想来阎戈这里寻求一丝安全感,结果阎戈也只是把她当成柳甜心。

    这没什么不好,真的,她只是……只是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阎戈眉头轻蹙,看着柳情从他身上起来后,出于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直觉,他还握着她手心的手一紧,再次把他觉得浑身透着悲伤气息的柳情,重新扯回了自己怀里。

    前不久,他才刚把这个女人视为自己的,感受到她对自己本能的抗拒后,他霸道地让她在最短的时间内习惯了他,自己的东西,怎能不认主!

    至于最近的亲密动作,有一小部分是他想做,有一大部分是他想做给别人看,所谓的自然是平时做得多了,不管语言还是动作都形成一种记忆,这样到了人前,他们的亲密动作才不会那么僵硬。

    但现在,就在这一刻,重新把她拉回来,真的只是他想这么做而已。

    就如他跟他大哥阎封说的,大概他和她有一部分的黑暗属性是融合的,以至于他能够嗅出她偶尔散发出来的彷徨和绝望。

    特别是那死寂一般的气息,每每能让他心头微颤。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他用了些力气,将还挣扎的她摁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顶,轻轻蹭着,一只手已经是习惯性地抚上她的后颈,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擦。

    柳情挣不开他,只能木在他怀里,然后在他连安抚都带着放肆的动作下,渐渐地软了下来。

    算了,就让她窝一下吧,是无法反抗也好,是逃避也好。

    这么想着,她将脸埋进了阎戈胸口。

    阎戈被她小小的动作挠得心里痒痒,另一手也摸上了她的头发:“真生气了?”

    他不觉得他真做错了什么,显然她不去找礼服设计师,而是一回来就跑到他这来,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