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692307.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15.115 旧事
    王培育哼了哼,见妹妹不领他好心告诫的情谊,便丢下她朝他刚刚看见的某个千金走去。品 书 网w w. v  m)

    王珍育对自己哥哥摇了摇头,正要往前走,忽有好几个仆人急匆匆地走过来,她以为是专门迎接她的,正昂着头神气地等着他们近身,谁知道这几个仆人全都越过她,朝她身后跑去。

    化着精美妆容的脸有片刻的扭曲,她转身,便看到一辆高级轿车刚刚停下,司机先下了车,再将后座的主人请了下来。

    当先下来的,是难得把自己料理得像个淑女的柳甜爱,短发上别了一顶纱帽,中世纪仿古礼裙,美丽贵气的同时,还有着英气。

    在这样的场合里,她没再表现得那么不懂事,下了车后就弯下腰将古慧琴扶了下来。

    古慧琴就穿得比较保守,羊绒围巾披在肩上,长发盘起,脸上挂着典雅的微笑,一看就是个高雅的贵妇。

    看得出来她心情很好,对迎接她的仆人都笑脸相迎,在柳甜爱的虚扶下,朝山庄里头缓步走去。

    忽听一旁传来嗤笑:“呵,谁不知道是在卖女儿啊,要我,我才没脸出现在这呢。”

    古慧琴一听,停下脚步,朝声音发出的地方,也就是王珍育看去,笑了:“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王家的孩子,瞧瞧,虽说是贫民家出身,但这气度还是挺好的,长得也好,以后谁家的小伙子娶了去,那是有福了。”

    她微笑着跟身旁的一个老妇人说着,就像长辈聊着小辈那般,言语间没有过于讽刺反而是夸赞,可偏偏让王珍育变了脸色。

    这不是在暗讽他们王家上不了台面吗!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不管是面上还是里子,古慧琴可高了王珍育不止一筹。

    王珍育抿紧了红唇,怨毒地眼睛一眯,正好扫到柳甜爱大赤赤地讽笑,她那差点被古慧琴秒杀的血条立马又满了,张嘴就道:

    “是啊,我们王家肯定是比不上你们柳家,两个女儿争着要嫁给同一人家,连脸都不要地直接脱光了在人家男人床上等着……哎呀,甜爱也在这啊,我刚才没看到,我可不是说你啊!”

    哪怕脸上涂了胭脂,也掩饰不了柳甜爱此时铁青的脸,事隔那么多年,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站在这里,她以为柳甜心已经不记得了,事情就过去了。

    是,是她太天真了。

    见女儿被辱,古慧琴脸上还算亲和的笑容,马上就冷了下来,说自己尚可忍一忍,可说自己女儿就无法忍,正要开口,有人抢先了她一步:

    “这件事早就已经澄清了是场误会,王小姐何以故意提起来伤人呢?”

    一位气质上并不输给古慧琴,甚至看上去要比古慧琴年轻几岁的贵妇,挽着女儿的手走了过来,她的女儿可不就是欧阳如意,而欧阳如意身旁还有跟着出来,想亲自接自己母亲和妹妹进庄里的柳情。

    她听到了王珍育的话,心里震惊的同时也很疑惑,柳甜爱也想嫁到阎家?可是上次阎戈到金质学院去保释她们时,从她和阎戈的互动来看,不觉得有私情啊?

    难道不是阎戈?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