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458.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48.148 被吃干抹净了
    柳情有点痛苦,也怕他再咬她,就再次试着挣开他。

    他对她一而再的“拒绝”感到愤怒,再次抬头凶狠地盯住她:“你是我的!”

    柳情被他的暴戾吓到,也终于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她竟然被另一个男人碰了!

    他为此感到生气,不,是极其愤怒。

    在她愣怔间,他再一次埋到她颈项里啃食,然后绵延往下,像要将她的每一寸都“吃”掉。

    他的手更是用力扯着她的衣服,上好的睡衣都经不住他狂猛的力道被撕成布条,那狂猛而侵略的姿态让柳情害怕,可一想到他刚才看她时眼里的血丝,想到他不过是听到十二的汇报,不过是听到她被一个男的亲了一口,就大老远的连夜赶了回来!

    想想米国到这里要坐多久的飞机,眼角扫过闹钟,已经早上六点多了,她回来时是晚上**点吧,可见他几乎是马上往回赶!

    心里莫名地升起奇怪的甜蜜,也对自己让他如此介意和疯狂感到歉意,还有那藏在最心底,她不敢碰触的感情,多重感受,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还有羞涩:“你、你轻点啊!”

    阎戈一顿,随后野兽的本能被开启了一样,更加的疯狂了,揉搓她的力道更猛,像要将她揉进他的血肉里一样,柳情对此后悔不已,可到了这一刻,她再来说不是不是太矫情了?

    壮士,求轻点,求放过啊!

    结果当然是不可能,柳情从天微微亮,被折磨到了午后,而后被带去清洗时又被拉着来了一次,到最后她是哭着昏过去的,连怎么被清洗,怎么被送到床上的都不记得了。

    要说感悟啊,那就是被开启了兽性的男人真的好可怕,她的任何求饶都是没用的,眼泪在这种时候,**的就是催情剂!

    还有就是,她再也不敢跟任何男人靠太近了,尼玛被亲一下就被“惩罚”得这么惨,全身青紫,没一块好的,特别是一些重点私密的部位,还有脖颈,简直不堪入目!

    要是跟哪个男的更进一步还得了,她会没命的吧!

    阎戈将彻底昏睡过去的柳情放进被窝里,对方已经连眼皮抬不动了,完全地任他摆布,那乖巧的模样,惹得他挤进被窝里,将她搂紧怀里后忍不住又亲了亲。

    她只轻蹙了下眉头,便乖乖地窝在他怀里,一动不动的,是真的累惨了。

    他指尖轻轻划过她露在被子外,满是青红痕迹的肩膀,满足的笑了。

    更用力地抱紧她,她那不一样的乖巧和道歉方式,总让他那么欢喜,心中的那点戾气消散得差不多了,仅剩地也藏在心里只会在恰当的时机,对某些不长眼的人爆发而已。

    闭上眼,他也准备睡一会,真是身心舒畅啊!

    相反的,柳情就是腰酸背痛!

    她是被饿醒的,睁开眼睛时,天是黑的,感觉就像之前的一切只是做了场春梦,她虚度了一个白天!

    唯一的证明,大概是这一身的青紫,和酸痛得不像是自己的腰,好像被抽光的力气。

    床头边开了一盏灯,灯光柔和不会刺眼,光线也不会太暗,让她觉得开了灯更可怕,很适合睡觉的适合开着。

    重点是这台灯之前是没有的。

    是怕她一个人睡时害怕,所以特意准备了这盏台灯?

    但他人呢?

    现在房间里,就她一个人,勉强撑着坐起来,就有人敲了两声房门。

    “进来!”

    进来的是十二,她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是清粥小菜,看着简单,可那香味闻起来,却很合胃口,柳情更饿了。

    十二拉出床桌,将碗筷在柳情跟前摆好,柳情本还有点羞涩,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睡衣后才稍稍淡定。

    但也在心里腹诽阎戈的**,定是怕十二送餐会看到不该看的,才给她穿上的。

    “十二!”柳情拿起筷子的时候,状似很不经意地唤道,可一听她这破锣一般的声音,又囧了。

    “小姐?”十二笑眯眯地等着吩咐,丝毫不过问柳情为什么嗓子会变成这样。

    柳情清了清嗓音,才故作淡定地嘱咐:“以后汇报时,一些细枝末节的事,就不用详细说了。”

    十二眨眨眼,掩去眼里的笑意,恭敬地说道:“是,小的尽力!小姐先吃吧,一会凉了就不好了,你现在得补充体力,不然明天也没办法上班。”

    柳情先白了她一眼,才想到上班的事。

    今天看来是旷工了。

    等等,她是不是忽略了主角了:“你家二少呢?”

    “他刚刚赶去米国了,那里还有点事没处理完!”

    柳情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好一会才机械地转过头去瞪着十二:“他走了?”

    十二还很认真地点头:“嗯,一个小时前才走的。”

    柳情面无表情:“……”

    很好,吃干抹净就跑了是吧?

    十二接触到柳情阴测测的目光,自觉艺高人胆大的她,都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小、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柳情却对她微微一笑,面冷的她一笑更冷:“十二你,好像很厉害啊!”

    “没,就、就练了一点点而已。”十二还特意比了比小拇指,以示所谓的一点点真的是一点点。

    “呵呵,”柳情皮笑肉不笑,“我相信,你所谓的一点点,一定很厉害。”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

    “帮我查个手机号码应该没问题。”

    正要为自己辩解的十二猛地顿住,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只是一个手机号码?”

    柳情斜眼瞥她:“不然我还能让你做什么?”

    那可就多了!心里有点小小自豪的十二,可没蠢得把这句话说出来,她只能继续忐忑地问:“那请问您想要谁的?二少爷的吗?”

    柳情哼唧,很是不屑:“我要他的做什么,今晚……不对,是昨晚那个喝醉的先生你记得吧,去,把他的联络方式,还有家庭地址什么的都给我弄来。”

    “啊?”反应机敏的十二这次迟钝地无法理解柳情的话。

    “啊什么啊,快去啊。”嘱咐完毕的柳情,忽觉胃口打开,放下筷子改拿汤匙,大大地舀了口粥,要不是意识到得注意形象,她差点一口吞。

    十二依然杵在那不敢真的去,犹豫了好一会才壮着胆子问:“小姐,我能不能问下,你要那人的联络方式,是想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柳情优雅地吃着白粥,很是随性地回她,“当然是出轨了,你别愣在这了,影响我食欲!”

    十二:“……”

    二少爷喂,你好像得罪了柳小姐了你造吗?

    ……

    所谓出轨,当然不可能是真的,不过她恼怒是真的有点。

    毕竟,这可是他们清醒时,算是某种意义上真正的第一次,尼玛,把她折腾得那么惨,一醒来人就跑了!

    哪位姑娘都不能忍的好吗!

    不过这只是催动剂,在赵应生喝醉时吐露了那些话,她是有心想要帮他一下的,毕竟他曾经帮过她,她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但有心无力啊,她要是过于热情,谁都会怀疑的,但有了阎戈这一出,她倒是可以假借生气的名义,帮他一把。

    只是,娱乐圈什么的,她什么都不懂啊,该怎么做?

    葛秘书,是楚子望不在时,暂时管理秘书室的人,也是当前“教导”柳情和十二工作的,可因为有人事经理的私下传导,同样以为柳情是有特殊身份的葛秘书,并不敢对这两人过于严苛,人家说请假就请假了,一来说要找点事做,她就得赶紧给她们找点轻松的活。

    本来是想让她们整理一些旧文件,柳情却好似无意间地问起:“听说,我们阎氏刚给黑火娱乐公司投资了一部剧?”

    “是的,不过还在洽谈当中,主角什么的,似乎还没敲定,具体事项,归投资部管理。”

    葛秘书怕柳情不理解,又解释起来:“阎氏每年都会投资那么一两部电视或电影,但都没有固定和哪家娱乐公司合作,所以每次都会有一些细节要拟定商议,上层对娱乐圈只是涉足,也算是跟上潮流,并不打算往这方面发展,所以一般都全权交给娱乐部和投资部全权负责,反正领导只要看到最后收入就行。”

    柳情故作了解地点点头,她肃着脸,高规格的姿态,任谁看了都会以为她真的懂。

    她还假装思索地,指尖在桌上轻弹几下,才微皱着眉说道:“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我去娱乐部帮忙好了。”

    “额?”葛秘书没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柳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确定你没聋!”

    “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辛苦你为我安排一下,谢谢!”柳情公事公办地道谢后,就起身去茶水间了。

    她知道,这个葛秘书一定是知道点什么,才会对她一个新来的员工毕恭毕敬的,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客气呢。

    有时候,特权就是这么用的。

    十二同情地拍拍葛秘书的肩膀:“去安排吧,顺便,帮我也安排一下。”

    葛秘书怨念地看了眼十二,踩着小碎步跑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