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65.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3.153 宝贝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正文 153.153 宝贝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在柳情的记忆中,赵应生虽然脾气好,可也不是软弱的男生,怎么会对李绾儿这么百般应从。

    “爱?”赵应生摇头苦笑,“我早不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了。”

    他举起手中的茶杯,当酒一样一口饮尽,过会才道:“就在我毕业那一年,我本来是想跟浅言告白的,无论她是拒绝还是接受,我都想试试。”

    柳情睁了睁眼,努力维持面无表情:“那你后来怎么……”

    “我母亲病了。”赵应生说了件很狗血的事情,“需要一把庞大的医药费,绾儿知道后,偷了她爸妈的钱,才让我妈渡过了那次危机。”

    赵应生静默了一会,发出一声说不出滋味的感叹:“无论怎么样,我欠了她很大一个恩情,我妈去年还是走了,她临走前说,除非绾儿不要我,否则我不能辜负她!”

    说到这,他抬起头来,像是催眠自己般紧盯着柳情:“不管爱不爱她,我都会尽力对她好。”

    柳情与他对视几秒,忽然发出一声轻笑:“我凭什么帮你?”

    “我也只是尽力一试罢了,现在我和她跟公司闹成这样,我们要想走下去,或者跳槽,这部剧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已经没可能了,我就想知道,她还有没有机会!”

    柳情看着他眼睛里她的倒影,心里头闷得难受,移开目光,拿起叉子想吃点什么来掩饰,顿了顿又放了下去:“我会试试,有办法再通知你。”

    话落,她拿起身旁的包,不再看赵应生此时的神情,转身就离开了这家餐厅。

    今日没有太阳,风有点大,柳情拉紧外套,低着头一个劲地往前走。

    直到跟路人撞上了,才被迫停了下来,那路人念叨了两句就走了,只有她还停在原地怔怔的。

    好半响,她才嗤笑着拍了拍额头,笑骂自己这是怎么了。

    从遇到赵应生学长那时候起,她就在对自己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然而,能够一直这么劝自己,又何尝不是对那段过去有所怀念呢。

    她不是没有幻想过,如果那时候她和这个学长在一起了,是不是就不会遇到后来的那个渣男,就不会被带到那个地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人家都说初恋难忘,到了她这里又何止是难忘,简直是锤心锤肺的难受。

    “笛——”

    一声车喇叭的声音忽然响起,将自嘲的柳情唤醒,她转过身去,就见一辆低调豪车停在了她身旁,降下的车窗,阎戈那张帅得欠扁的脸正对她邪肆地笑:“美女,去哪,我送你?”

    坐你的车要不要赔那五十万?

    柳情在心里吐槽着,脚下已经走了过去,倚在窗边,芊芊玉指挑逗地划过他的下巴:“开房去不去?”

    “去!”阎戈那带有妖气的眼一挑,“就怕你现在满足不了我!”

    柳情啐了他一口不正经,绕过车头坐进了车里。

    沉重的心情,在那刻放下了不少。

    她想,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能够换得现在认识阎戈,或许已经是她不幸中的大幸了吧,至于以后……就先不想了吧。

    车子扬长而去,留下路边目睹这一幕的路人目瞪口呆:这世界是怎么了!

    ……

    车里安静了一会后,柳情选择了主动招供刚刚是见了赵应生,并委婉的表示能不能帮他一把。

    阎戈似乎很专心地开着车,也状似很不经意地问道:“你对这个赵应生,很上心?”

    “我、我一开始是因为生你的气的。”

    柳情拿出一开始的借口,说的时候,还偷偷瞄了他一眼,“接触后发现,他确实有点实力。刚好,现在是娱乐部黎仁的助手,这两天对娱乐圈研究了下,觉得他应该挺有发展空间,我又、又让她的女朋友也做不了女二,我最不喜欢亏欠谁,就想着可以的帮他一下。”

    面对阎戈,总会比较紧张,特别还是她心虚的时候,面上做得再怎么冷淡,也免不了话多。

    不过最近,她和阎戈相处时,她虽然还会习惯性地面瘫,却时常忘了保持冷艳的姿态,两人相互间的气息,都较为平和、自然。

    她反应过来时,有想过这样是不是不好。

    可柳甜心和阎戈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后来还成为情侣的一对,阎戈之前的描述若是真的,两人相处更自然更随和才好,所以她这样的转变说不定更好,也没见阎戈因此而怀疑她什么,反而,她觉得他似乎更喜欢看到这样的她。

    “哦?”阎戈嘴角微翘,“我记得,你不是要做我的助手吗?”

    “这不是你不在,我就自己找了事做。”柳情早就找好了借口,“你说,我怎么帮他,那部剧的角色都定下来了,难不成再因为我一句话,而毁了之前那女孩的前途?还有那辛付,虽然觉得他有点过分,可我特意去看了他近几年演过的剧,确实很不错,我没道理让他让出这个男主的角色!”

    她絮絮叨叨说了一些,跟人前冷面话少的她更多了几分真实,阎戈静静听着,红灯停下的时候,他侧头,看她认真思索的样,不禁伸手握住了她的手:“你想帮他们还不简单。”

    “嗯?”她眼睛发亮地看着他,“什么办法?”

    阎戈笑笑,因为绿灯,重新踩下油门。

    如果是柳甜心,她如果想让谁好,才不会像柳情这样顾及旁人,管对方是不是有实力的人,她会直接让剧组导演直接换人,而由此带来的影响更与她无关。

    当然,也不见得她会看上谁,且还这么特意地去帮他。

    他的柳情,是跟柳甜心不一样的,想到这点,他的笑容,真实了一点,给出了他的办法:“让娱乐部的重新再投资一部戏,你再请这对情侣来演不就行了。”

    就是这么的简单粗暴!

    柳情瞪眼:“这样就行了?”

    “他们担心的,无非是公司冷藏他们,也没有其他娱乐公司肯挖他们过去,但阎家二少奶奶特意出资还点名他们出演,就算是黑火公司,今后也得掂量掂量了。”

    柳情觉得有理地点点头,然而心里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再投资一部剧,还得让黑火公司看重的,岂不是又要花一大笔钱?”

    “你这是,准备开始帮我管钱了吗?”

    阎戈调笑了一句,柳情瘫着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那,那以我的名义,不就大家都知道我是谁了?我还怎么在公司低调?”

    你现在在公司也不低调啊!空降成总裁助理,而后又一句话变成娱乐部助理,会是寻常人?

    这话阎戈可不会说,他笑笑着空出一手,拍了拍柳情的脑袋:“只是以‘柳甜心’的名义,你不说谁又知道是你?至于投资的钱,阎氏还不至于多投资一部剧就艰难的地步,你是该好好在阎氏待一待了,连公司底蕴都不了解了,嗯?”

    柳情:“……我这不是都忘了嘛!”

    “啊对。”阎戈表示同意,“我也忘了。”

    柳情不语地坐着,闷闷地望向窗外,她总感觉这阎戈就是在调戏她。

    “怎么?”

    “就算再投资一部剧对阎氏没什么,可也没必要为了我,多出这么多额外的开支吧?”她记得黎仁告诉她,阎氏并没有踏入娱乐圈的意思,每年投资一两部就当意思意思了,似乎是想避讳什么。

    “果然是忘了。”

    “什么?”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

    “你是柳家大小姐,你觉得你这个身份,会比阎氏二少奶奶差多少?”

    柳家是望族,现在就算没落了,它也是能压死马的骆驼。

    区区一个赵应生,不就是半红不红的艺人,就算不拿出阎氏的名头,又有谁会为了这么一个不重要的人,去为难柳家大小姐?

    柳情细思一下就明白了。

    “可别把自己看低了,”阎戈悠悠然却又很分量地说道,“有我在,你做任何事,都没人敢质疑你!”

    柳情一震,目光重新落在他的侧脸上,哪怕是在开车,他依然一副很放肆而随意的模样,却从没有人敢小看他,他这话说得霸气又霸道,但没人会去质疑他的话,包括她。

    她当时都没好好想想,阎戈占有欲那么强的人,居然会那么轻易地为她筹谋去帮另一个男人?

    不过现在,柳情只被他的霸气折服,然而她的目光在他脸上也只停顿了几秒,就再次移开视线。

    有些美好的东西,看得越久,会越喜欢,还不如不看。

    ……

    两天后,阎氏要再投资一部大型武侠剧,并且演员内定为赵应生和李绾儿的消息,就被广而告之了。

    赵应生早早地打电话来跟她道谢,他不笨,自然想得到什么阎家少奶奶他根本不认识,一定是柳情出面帮忙的。

    柳情不冷不热地说了句不用谢,跟她没多大关系就挂了电话。

    不是她装,而是她心情真的不好,在赵应生来电之前,有人比他更早了一步。

    “宝贝,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简行的声音再温和,也透着股阴戾怒气。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