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66.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4.154 抓到一个商业间谍
    “不就投资了一部剧。”柳情尽可能地轻描淡写。

    “呵呵,”简行阴阴地笑了出声,“你是不是忘了我交待给你的任务?好好的总裁助理跑去做娱乐部经理的秘书,你是不是也想告诉我,好玩而已?”

    柳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那个赵应生吧,你信不信我……”

    “简行!”柳情冷声打断他的话,“我承认我没有好好完成我的任务,现在阎戈回来了,我也会被调回总裁助理那去,不过是拿了笔钱投资,花的也不是你的钱,这事过后我也不会再管,如此,你若还要逼迫我,你也别怪我做出什么事!”

    简行特别温柔地反问:“宝贝,你这是反过来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想提醒你,狗急了会跳墙,你也别把我逼狠了。你不是说最了解我的吗?”

    电话那头静了几秒,才听到简行冷哼一声:“尽快拿到资料,也别有下次。”

    话落,电话也挂了。

    柳情用力握了握手中的手机,半响后,没事地走进娱乐部经理的助理办公室里,收拾了她只用了几天的办公桌,几乎不用带什么东西,提着一个小箱子跟黎仁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然后坐电梯,到三十六层,经过偌大的秘书室,由葛秘书带到了总裁办公室,然后敲门,进去。

    阎戈很上道,给她新安排的办公桌,就在总裁办公室里,也就是说,就算阎戈不在,她也可以自由地出入总裁办公室了。

    她都不知该高兴阎戈对她这么信任,还是该剐心自责自己对不起他的信任。

    阎戈下去开会了,现在办公室里就她一人,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

    一边在心里一遍遍说“阎戈对不起”,一边翻着阎戈的办公桌,桌上同样放着两台电脑,可跟家里不一样的是,这边屏幕会自动上锁。

    柳情盯着输入密码的小条框,拇指和食指中指因为焦虑而不停摩擦着,想着要怎么弄到这电脑的密码,办公室的门毫无预兆地就被推了进来。

    卧槽,是谁告诉她这个会至少要开一个小时的?

    进来的阎戈,看到坐在他位置上的柳情,挑了下眉角,似乎是也有点诧异。

    柳情面无表情地回望着他:“我感受一下做老板的滋味。”

    没有表情地说着搞笑的话,阎戈被她的反差萌逗乐,勾起嘴角走了进去。

    而随着阎戈地靠近,柳情的背脊都寒栗起来,她赶紧关掉屏幕,一转头发现他已经走到她身旁后,下意识地张口:“哥!”

    她一直很少叫他,因为他总逗着她,要她喊他“戈哥”,她就干脆能不称呼他就尽量不开口。

    也不知是不是平日里被他给催眠了还是怎样,现在一紧张,“哥”就喊出了口,顿时一阵囧。

    阎戈倒是很高兴,来到柳情身旁后,一个俯身在柳情唇上亲了一下,然后就那么坐在扶手上,环住她。

    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她坐在这里。

    一声“哥”就被取悦了?他脑子里到底想了什么污污的事情啊摔!

    柳情:“……”

    她很无奈地握紧阎戈环在她胸前,借此意图不轨的手:“楚秘书不是说,你这个会至少要开一个小时吗?”

    提到这个,阎戈面色冷了几分:“是临时出了点事。”

    “什么?”柳情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他微冷的眸子,那本就带着凶气的眼睛,一旦犯冷就越发吓人。

    她忽觉不安,想退,然身子被他紧紧缩在椅子里,给她一种坐下了就别想再起来的错觉。

    “唔,抓到了一个商业间谍。”跟他眼睛里的冷意不同,阎戈很是轻淡,像闲聊一样说着,下巴还抵住柳情的头顶来回蹭,好像没感受到柳情紧绷的神经,“所以回来处理。”

    “什么、商业间谍?”柳情无比庆幸自己要扮面瘫,否则她现在做任何表情一定都会很难看。

    被发现了?

    阎戈没有回答,而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妖中带狠的微笑,只说了句“跟我来”,就拉着柳情起身往外走。

    他们走的是通往总裁专属电梯的门,整个秘书室的人都不会知道他们出去,阎戈一向行踪不定,哪怕他好像经常来公司,大家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就在公司。

    然后,他带着她一直来到地下停车场,把她塞进车里。

    “你要带我去哪?”

    “处理那商业间谍。”阎戈屈身,帮她系上安全带,然后借此,在她明显变得有些苍白的唇上咬了一下,“作为我的未婚妻,我想有些事你也该试着参与和接受了。”

    他随后便坐了回去,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柳情下意识地抓紧身前的安全带,不怎么冒汗的她,手心里全是汗了。

    这阎戈到底是什么意思?

    商业间谍,她好像也算是!

    不会是要把她带去哪里私刑吧!

    一时间,柳情觉得自己就是待宰的猪,等待着阎戈把她送到屠宰场,然后……

    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阎戈没带她去哪,就在四峰大楼,而且是十四层。

    电梯门一开,柳情就看到之前见过的那位花姐等在外面,就像每个招待员,恭敬地将他们迎了出去,再领着他们到一个房间,里头布置得像小餐厅,摆放了一张长桌。

    别以为有什么浪漫,桌椅是深红色不知道什么木制作的,桌上除了一束红色鲜花外,什么都没有。

    阎戈拉着椅子让她坐下后,自己则到另一头落座,花姐也及时让人端来红酒和红茶。

    什么都是红色的,给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也给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她面无表情地用小汤匙摇动着杯中的茶水,看似平静,实则心里早崩成了一团。

    没让她等太久,楚子望进来了,再他身后,还有一名打手压着一个男人跟了进来,那男人一进来就被打手用力一推,跪倒在地上。

    柳情打量了对方,这男的身上还穿着西装,只是已经被扯得有点皱巴巴的,头上的头发原本应该用了什么啫喱水之类的固定,现在因为挣扎,还有汗水,发型全乱了,那些头发一坨一坨还有油腻腻地,看着怪恶心的。

    正当她不解这人是谁时,对方已经对着楚子望连连磕头:“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盗取公司的机密,您原谅我这次吧,我、我可以把所有的钱都打给你,您放我走吧,我求求、求求你了,放我走吧……”

    一个男人,哭得眼泪鼻涕直流的。

    柳情不解地看向坐她对面的阎戈,而他,正施施然地端着酒杯,先是轻轻摇晃了两圈,再优雅地品尝一口,完全没听到那男人的哭喊求饶一般。

    直到他觉得满意了,才施舍地开口:“都问清楚了?”

    柳情对他这话不知所以,就听到楚子望回了他:“嗯,都问清楚了。”

    “那还带来做什么。”随着这一句话,阎戈握住酒杯的指头挥了一下。

    楚子望会意,立马让那打手把男人拖了下去。

    柳情依然不明白阎戈是什么意思,她朝他看去,他却拿着酒杯,朝她敬了一下。柳情顿了顿,也拿了茶杯跟他示意,然后小小抿了一口,忐忑地等待着什么。

    “饿了吗,我让人给你准备点吃的。”阎戈说着,给了一旁候着的花姐一个眼色,那花姐就微笑着躬身退下,没多久就送上了两分精美的料理。

    是煎得很好看的牛排,然而表面看着焦嫩焦嫩的,一切开里头都没熟,还能看到血。

    这没什么,牛排有人喜欢半生不熟的,可是在这样的场合,柳情的食欲就减了大半。

    然而还没完,在她拿着刀叉,想着如何下嘴时,之前把那个西装男带下去的打手男回来了,手中还拿着托盘,柳情下意识地瞄过去一眼,下一秒就捂住了嘴,差点就吐出来了。

    “这、这是什么?”她已经很克制了,依然让她的声音有些尖锐,甚至本能地往后退,拖动着身后的椅子,但高背椅太重,只挪动了一点点。

    “怎么了?”

    在柳情禁不住站起身时,不知何时绕到她身后的阎戈,轻轻一按她的肩膀,就让她重新坐了回去,而后,俯身贴在她颊边,温柔地明知故问。

    柳情气恼地撇开眼,阎戈则朝那托盘扫了一眼,随即明了地低声笑道:“这个啊,那人偷盗了公司的机密,只是小做惩罚,不为过吧?”

    “小做惩罚?”柳情几乎无法控制自己,“你们这是要了他的命!”

    “怎么会,”他低沉的嗓音,明明很温柔,里头的杀意却让人被定了身一样动弹不得,“只是拿了他身上点肉,我保证,他还是可以活得好好的。一个背叛者,总该得到点惩罚,你说是吗?”

    最后那两个“是吗”,让柳情生生打了个寒颤,她想起自己跟那商业间谍没什么两样,如果阎戈知道了,是不是也会在她身上切几块肉下来?

    柳情瞪直了眼睛,动都不敢动一下,刚刚对他没有人性的质问,已经变成了恐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