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67.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5.155 晚上不回来了
    阎戈却将她拉了起来,并让她转身面对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柔情地抚过她的脸庞:“吓到你了?抱歉,这是很寻常的事,大概是你不记得了,所以不能适应吧,习惯了就好。”

    谁**要习惯这么血腥的事啊!

    柳情腰抵着桌沿,阎戈冰凉的手指在她脸颊上划动时,她感觉那不是手,那是刀,不知何时会一个用力,在她脸上留下可怖的记号。

    她、她都不敢抬眸看他一眼。

    这里的气氛,所有红色的东西,那托盘上血淋漓的物品,还有阎戈那特意散发的戾气,足以震慑所有人的狂霸凶意,所有的所有,形成了一副恐怖的动图在她的脑海里,告知她一个讯息。

    阎戈是可怕的,非常非常可怕的,得罪他的下场,会很惨很惨!

    她想起有很多人告诉她,阎戈是个很可怕的人,她以前把这话当笑话听,如今才知道自己就是那笑话!

    她的神经从被阎氏大楼被告知有商业间谍,到此时此刻都一直是紧绷状态,在阎戈又问了一声“怎么了”时,终于濒临崩溃,在阎戈朝她倾身时,猛地一把推开了他。

    “我、我、上洗手间。”

    她想让自己镇定一点,却连找出的借口都显得苍白无力,往门口走去的脚步是那么虚浮不稳,随时会扑倒在地。

    阎戈像没发现她的不对一样,还平静地吩咐花姐:“你带她去吧,她不认识路。”

    然后,柳情看着朝她走来的花姐,正朝她笑得灿烂,微微舔着红唇的舌头,就像品尝了鲜血一样,她都觉得自己闻到了血腥味,不知是真从花姐身上传来的,还是还在打手手中那个托盘里飘来的。

    她下意识地后退,因为用力,整个胳膊都撞在了门上,疼和恐惧,让她的小脸越发苍白。

    “花!”

    忽听阎戈叫了一声,花姐身子一震,脸上的笑容马上收敛了许多,恢复恭敬的模样,一边扶住柳情边打开了门。

    柳情眨了眨眼,现在再看,这个花姐分明清清秀秀,浅浅的笑容谦和有礼,哪有她刚才看到的那般恐怖。

    是被之前阎戈吓到了,才出现的幻觉?

    脑子一团浆糊的柳情,就那么被花姐扶了出去,完全不知道花姐此时心里的腹诽:他吓柳情就可以,她吓一吓就马上出声制止,她越来越不明白阎二少爷那诡异莫测的心思了。

    柳情一走,阎戈就闲适地倚靠在桌边,如果这时候再点根烟,就更惬意了,然而,寻常情况下,阎戈并不会抽烟。

    楚子望挥手,让人把那带血的托盘拿下去,再走到阎戈身旁:“你这么吓她好吗?”

    “让她知道知道分寸,晓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让她以后做什么事都会先想清楚,以免太出格,连他都保不了她。

    阎戈随手端起桌上精美的茶杯,看着里头晃动的红色液体,嗤笑一声,显得冷酷无情。

    楚子望推推眼镜不敢多话了。

    几天前在米国的时候,他分明感觉阎**oss过分地在意柳情,让他觉得不妥的,怎么这会,却可以下狠手把人家吓得快精神失常。

    别看今天只是简单地在柳情跟前惩罚一个人,要知道,十四楼的每个人,包括阎戈,可都是擅长催眠之道的。

    当然,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夸张,但让柳情由此感到恐惧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搞不明白,大老板这到底是在乎还是不在乎?

    阎戈扫了楚子望一眼,没理会他想什么:“记得把消息散发出去,我们可是抓到了他们派来的人。”

    “是!”说到这个,楚子望颇为兴奋地应着。

    仅仅是吓唬柳情,阎大老板才不会这么大费周章,主要还是要让敌方“以为”某个间谍被揪出来了,好方便他们安心的使用他们“以为”安全了的其他暗棋。

    这场游戏,可不是谁先出招谁就赢,端看的,还是下棋之人,如何布局!

    大家就来好好玩玩!

    那天回去,柳情都没再和阎戈说一句话,也尽可能地跟阎戈保持着距离。

    吃晚餐的时候,鸥婶将饭菜都端了上来,是标准的中餐,三菜一汤,两荤一素,也颇有家的小温馨。

    相对于一大桌的满汉全席,柳情和阎戈都倾向于这样简单的家常。

    然而今天晚上,柳情一看到那盘炒肉,就一阵反胃,一下子全没了胃口。

    “怎么不吃?”阎戈伸手,想抹掉柳情因为走神,嘴边沾到的米粒,可是他的手一接近,柳情马上绷紧并微微后仰避开,让他的手尴尬地顿在了半空。

    两人之前那自然的亲昵没有了,恢复到了一开始的戒备,甚至更为严重。

    阎戈眉毛微挑,这是吓得有点过了?

    不过话说回来,怕他的人很多,不管是他做的事,还是他的身份背景,又有几个人,能明知他是会吃人的狮子,还硬把脑袋往他嘴里凑呢?

    不能怪柳情,今天说是吓她,给她警告,又何尝不是把自己的其中一面展现给她看呢,她和大多数人一样无法接受而已。

    只是有点失望而已,就像手中玩得正嗨的玩具,开始出现故障了。玩不起来就当个摆设吧,对他来说,有什么差别?

    心里嘲讽着,面上仍温和继续把手伸到柳情颊边,恶劣的性子让他想看看对方那想逃又不能逃的神情,可一见到对方完全紧绷,看着他如洪水猛兽,他又觉得索然无味了。

    正当气氛有些犯冷时,阎戈的手机响了。

    他借机离开餐厅去接了电话,回来后,依然温柔地俯身亲了下柳情的额头,并嘱咐她:“没胃口也要多吃点,听话!我晚上有事,可能不回来,饿了就让鸥婶给你做点宵夜。”

    他拍了拍她的脑袋,温腻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他对柳情的任何转变。

    阎戈离开了好一会,柳情才缓过气来,摸了摸自己被亲到的额头。

    之前,阎戈也时常会亲她这里,以示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却从没有哪一次像这回,让她觉得被吻到的地方火辣辣的。

    她整个脑子还胶着着,里面是一团浆糊,她完全无法去思考什么。

    浑浑噩噩地回了房间后,她才猛地想起,阎戈是说晚上不回来了?

    她现在是挺害怕和阎戈相处,这是本能,她曾经经历的过往,只会让她更畏惧跟简行一样变态的人,不,直觉告诉她,阎戈甚至比简行还要变态。

    这种类似于动物的本能,让她想要退离阎戈身旁,好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是再正常不过的,她更担心晚上如果还要同床共枕的话,该怎么办。

    现在好了,他不回来了!

    想清一点后,柳情反而不爽了!

    卧槽,这是要让她独守空房的节奏啊,大晚上不回家是干啥去,泡妞呢还是仔啊?

    这种行为,有一就有二啊,怎么能纵容呢!

    柳情一把掏出了手机,编辑了一大条短信,再发出去前才猛地清醒过来。

    她疯了啊,大魔头好不容易出去了,再把他叫回来?

    算了,她洗洗睡吧。

    ……

    光线昏暗,各类彩灯点照的酒吧,一个长相俊美,上扬的嘴角带着坏坏痞气的男子,搂着一身材火辣的女人调着笑,身上粉色的衬衣虽然看着骚包,却也带出了他独特的魅惑。

    周围的男人,都被他衬托得黯淡无光,除了就坐在他身边的阎戈。

    同样有很多女人,甚至男人被阎戈吸引,那邪霸狂肆的气场,那明明闲适地喝着酒,举手投足间却透着未知的爆发力,总是那么迷人。

    可也因此,没人敢轻易靠近,他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嘴角蓄着的浅笑,让人望而生畏,只能在一边摆着自以为诱人的姿态,想等着阎戈能够注意到他们。

    其实吧,一般在这种场合,阎戈都会有所收敛,尽量地让自己融入其中,然而他今天貌似心情不好?

    金离城松开美女,拐过来想揽住阎戈的肩膀,被阎戈瞥一眼后,又默默地收回手臂,改为用手肘撞下他:“诶,咋了我的阎二少,谁惹你不开心了?快告诉我那人是谁,我要去和他拜把子!”

    “你回来做什么?”阎戈端着酒杯,神色淡淡地反问。

    “这不回来看你吗?”金离城兴致勃勃,“听说,你那未婚妻回来了啊?”还是个高仿的。

    阎戈放下酒杯:“或许我该把楚子望调给你!”

    他这楚秘书,平时看着稳重,还有暖男气质,实则特别的八卦,正好跟这人凑一块去。

    “别啊,小王子会哭的。”金离城说着,回身亲了亲被他冷落了的美女,交给她一张房卡,“乖,这酒店有温泉,想的话可以去泡泡,我晚点过去找你!”

    美女虽然不爽地嘟着嘴,可一看到酒店名眼睛就亮了,但还是故作不舍地跟金离城亲了亲,才起身离开。

    “我说,”周围已经没人靠近了,金离城才面色稍加凝重地低声询问,“你是不是真对那你假未婚妻,有了点意思?”

    “你想告诫我什么吗?”阎戈嗤笑着反问。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