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68.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6.156 门禁是十一点
    “那倒没有。”金离城摊开双手表示真诚,“兄弟这么多年,我也算了解你,你感兴趣的东西是一定要揽到身边的,但也不见得会因此给它们特权,所以我不担心。”由此可见,这家伙有多铁石心肠。

    而且他也很难想象,他那颗铁石做的心,会真的对谁敞开?当楚子望告诉他,怀疑阎戈对那个柳情似乎过于在意时,他猜想,阎戈大概是觉得这女的有趣,可以逗着玩玩吧?

    说来他确实是比别人了解阎戈的,猜对了大半,大概除了阎大哥阎封,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把阎戈和柳情凑对了,虽然他们表面上已经是一对了。

    阎戈会爱人?火星会撞地球吧?

    阎戈笑笑,心里头有不一样的滋味,像在反驳金离城的话般,但他不会表现出来:“既然这样,你还特意回来?”

    “嘿嘿,我怎么说也得回来见见我这干妹妹不是,顺道看看琴姨。”金离城给他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灌下一杯酒。

    “嗯!”阎戈轻声应着,不知想着什么,食指细细地在杯子上摩擦,少许,嘴角勾起,手一伸将金离城扯了过来,“既然回来了,那就帮我个忙吧。”

    金离城默默地想要遁走,阎戈将手中的杯子,轻轻地放在桌面上,发出轻微的响声,金离城又默默地坐好了,抹着泪说道:“行吧,反正你一直都把我们哥几个当苦力使的,想要我做什么你就说吧。”

    阎戈满意地勾起嘴角,手一捞,揽住金离城的脖子将他掰向自己,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听得金离城痞痞地笑开,然后反手一掌拍在阎戈的肩膀上:“你永远都这么恶劣,我都开始同情那个柳、柳什么,柳情是吧?啧!”

    阎戈一听不高兴了,笑呵呵一捞手将金离城的手掌扭了个方向,在金离城痛得出手反击才松开。

    这地方不适合打架。

    “你今晚吃错药了,火味那么重?”金离城蹦跶起来,捂着那只手恼恨地骂道。

    阎戈呵呵:“你把你的事办好就行,我……”

    霸道警语还没说完,口袋里的手机就震了震,以他敏锐的反应自然第一时间发觉,是一条短信,而且还是柳情发过来的。

    “门禁是十一点,从今天开始,那个谁,再不回来以后就回自己房里睡去!”

    这明明是在挑战他的权威!

    可他一整晚不愉快的情绪,因为这条短信,而拨云见日了,那辐射了周围一整晚的肃杀之气,也减消了大半,就连嘴边的笑容都真诚了一些。

    他轻描淡写地将手机放回兜里,再淡淡然地拍拍金离城:“明天给我注意点,别伤到她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然后连个解释都不给金离城,就那么走了。

    金离城倚靠在吧台边,接过调酒师调好的酒,放在唇边却没有喝,一双桃花眼没了刚才打趣的笑意,反而多了几分凝重。

    刚刚阎戈那样,是他从没见过的,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看来还得找时间,跟小王子,也就是楚子望好好的聊聊人生,聊聊八卦了。

    瞧他都是怎么看住他大老板的!

    ……

    柳情发完信息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一会想到简行逼她完成的任务,一会想到那个红色房间里可怕的一幕,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又梦见自己身份被揭穿,她被按到了一个刑房里,那个花姐拿着一把大刀对她阴测测地笑。

    忘了那花姐都对她说了什么,就见她举起了那把大刀朝她砍了过来,吓得她马上就醒了过来。

    醒来后怔怔地看着床边的台灯,那是阎戈为她准备的,她望着那浅淡的灯罩发了好一会呆,才后知后觉地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半了。

    在如今这个社会的普遍情况下,十一二点才回家的大把,可是阎戈可是明确地告诉她,今晚不回来的啊!

    这意味着什么?

    一想到他现在可能抱着那个妹子,在这个那个,那个这个的,强大的脑补能力,让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发出了那条短信。

    那接下来怎么办?

    柳情发愣地坐了好一会,毅然决然地决定……装睡!

    于是,阎戈回来打开房门时,柳情正缩在床上的一边,睡得香甜,就是不知是真是假。

    他先去浴室,将身上从酒吧那地方沾到的味洗去,才穿着浴袍,带着洗完后的湿气来到床边。

    看着背对着他,侧躺在床的边缘好似睡得正沉的她,嘴边的笑容有些无奈。

    是他要吓她好让她收敛的,可她真的被吓得跟他拉开距离后,他又有点不爽了,金离城以前曾说过他这人很难讨好,当时不以为意,如今想来,还真是!

    掀开被子躺了进去,面朝上,端端正正地睡着。然而没过多久,他睁开了眼睛。

    他以前都是这么睡的啊,现在怎么从上到下都觉得哪痒痒?

    侧过头瞧瞧她的后脑勺,从不亏待自己的阎戈,很果断地转身挪近她,一把将她捞进了怀里。

    想了想,他又动手将她翻了过来,而“睡着”的她,先是因他的靠近而僵住,又不敢睁眼制止他,只能硬板板地随着他的动作翻身,再在僵在他的怀里。

    他什么都没做,就只是抱着她而已,于是,在这些天习惯的驱使下,柳情僵着僵着,就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并下意识地动动鼻子嗅了嗅,除了跟她一样香味的沐浴露外,再无其他味道,才安心地、慢慢地真睡了过去,手更是贴在了他的胸口,迷糊时还蹭了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阎戈心都软了!

    在被他吓到,害怕他的同时,还能在他怀里睡着,是不是也说明了她对他的信任?

    要知道,她自己本身就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刚开始那会,她连他只是在她睡觉时坐在旁边都要烦躁不安的啊!

    他略满足的闭上眼睛,小小地庆幸着,还好先去洗了澡!

    ……

    柳情醒来时,阎戈已经不在了。

    她小小的吁了口气,暂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面对阎戈,总会闪过那个血淋淋的画面,更害怕有一天变成了自己的。

    一刀捅死自己多简单啊,她最怕的就是慢慢的折磨你!

    她拿来手机看了下时间,怕阎戈还在楼下,便干脆窝床上看起了新闻。

    不看不知道,今天大量的新闻都是关于那个抢了赵应生男主头衔的,叫辛付的男明星,有人拍到他跟黑火娱乐公司老板的女儿亲密的照片,怀疑这两年他能这么火,是因为潜规则,抱大腿?

    不是吧,辛付给她的印象是很冷傲的,这样的也会被潜规则?

    不过也有可能,是踏入泥沼后身不由己,无权无势的小人,又能怎么样呢?

    只是柳情不明白,这也有可能是两情相悦啊,难道跟老板女儿谈恋爱,大家就只想到潜规则?

    柳情又去唰了微博,发现这件事在微博上也很火热,一推营销号在不停地火上添油,说是不久前才发现辛付跟女艺人李绾儿,到某某地方游玩,现在又跟黑火老板女儿搞在一起,是劈腿还是另有隐情?

    李绾儿不是赵应生学长的女朋友吗,怎么跟辛付扯在一起了?应生学长知道吗?

    辛付微博里更是一片骂声,当然,也有辛付的忠实粉挺他,两方撕逼撕得不可开支,辛付本人却没有任何澄清的消息。

    “啧”了一声,柳情觉得无趣地扔开手机,决定还是起床好了。

    她饿了!

    ……

    洗漱完毕,正要下楼,鸥婶已经先一步来敲门了。

    “小姐,金家的小少爷回来看你了。”

    边听鸥婶说话边往楼梯走的柳情立马刹车,面无表情地转头看向身后的鸥婶:“你说谁?”

    “金家小少爷啊,就是金离城,还是你的干哥。”鸥婶亲切地给她解释,“您还有印象吗?”

    那必须没有啊!

    不过金离城,以前简行给她的资料里有简单的提过,是阎戈为数不多的兄弟,金家也是豪门,不算上曾经的黑门的话,跟阎家有得一拼,也是阎戈在四峰的合伙人之一。

    是一个长得很漂亮,也很风流,其他本事不知的男人。

    因为在他上头还有两个姐姐,金家现在就由他那两个女强人的姐姐管理,而他就只负责玩。

    常年待在国外,很少回来,怎么突然就来看她了?

    好吧,既然是柳甜心的干哥哥,人家回来看看失踪两年,好不容易回来的干妹妹也是正常,甚至,还回来得晚了呢。

    只是她本人,真的不太想见太多这个圈子里的人,如果可以的话!

    心里的小人正在挠肝,面上很淡定地告诉鸥婶:“谁?不记得,没印象!”

    鸥婶对这个答案习以为常,依然笑着请问:“二少爷已经出去了,您看您是不是……”

    柳情“嗯”了声算是同意了,然后淡淡然地下了楼梯,客厅里,果然坐着一个长得漂亮的男人,他正翘着腿斜着身子趴在沙发的扶手上,调戏着站在一旁的十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