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71.html"}})();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9.159 万恶的狗男女

正文 159.159 万恶的狗男女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不过说真的,心里吐槽归吐槽,柳情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女孩女孩比她想的要甜美,白白的皮肤,小巧的脸,笑起来嘴角边有梨涡,很可爱,重要的是,她有一双柳情从没见过的,最清澈的眼睛。

    从她脸上看不到什么愁苦,不管是新闻上的,还是身体的病痛,似乎都没有影响到她。

    想了想,探病空手不太合适,柳情就将今天金离城送给她的礼物,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了过去:“这个,送你。”

    这是金离城带柳情去x餐厅时,先转去了一家珠宝店,说是要给他众多女友中的某一位买生日礼物,正好她在场,顺手给她买了个镶钻胸针,作为好久不见的礼物。

    既然是人家顺手买的,那她现在就顺手送了,反正那个花花公子也不在意,而且胸针送给这位女孩也挺合适的。

    女孩怔了下,然后有些无措地看向辛付,见辛付点头,才敢伸手接过。打开盖子,看到那里面闪着色泽的胸针,眼里闪过惊喜,再次抬头时,她对柳情的笑容更真确了几分:“谢谢你喜欢我哥哥,也谢谢你来看我!这礼物我很喜欢!”

    一个大公司老板的女儿,因为有人来看她而感动,因为收到礼物而喜悦?哪个环节错了,还是眼前这个女孩,只是长得像那位老板的女儿?

    等等,谁喜欢她哥了!

    也不对,这是她第二次听到女孩叫辛付哥了,这只是尊称,还是两人真的……

    然后,她就听到辛付为女孩介绍:“这是我妹妹,辛初,她有心脏病,这两天在医院做检查,我不希望有旁的人来打搅她,你会为我保守秘密的,对吧?”

    这是询问还是请求?听在柳情耳里,满满的都是警告。

    可是,眼前这个叫辛初的女孩,很乖巧,也挺顺眼的,她并不想让对方为难,便配合地点了头:“嗯,我知道。”

    之后,护士就催促辛初该走了,要给她做检查的医生正等着。

    辛初在轮椅转动时,回头有些不舍看着柳情:“姐姐可以晚点再走吗?”

    柳情不明白她的意思,可是看她等不到答案就不走的样子,只好先点头:“嗯!”

    然后就见她开心地笑了笑,跟柳情挥了挥手,才让护士推着走了。

    “辛初没什么朋友,”站在柳情身后的辛付突然给她解释,“在医院这几天,除了我,也没人来看她,她心里就想着能有个朋友,可以和她聊聊天。”而他再怎么好,毕竟也是男的,女孩子的私密,又怎么会和他说。

    辛初孤单太久,才会看见有人来看她,还给她送礼物时那么开心,哪怕人家是因为哥哥才来的。

    柳情闻言恍然,可同时又有了很大的疑惑,大小姐怎么过得这么封闭?转身对上辛付暗沉的眼神,她不禁问出了口:“她真是你妹?”

    辛付皱眉:“你想说什么?”

    “她也是你们黑火公司老板的女儿?也就是说,你是人家儿子啊?”

    “那又如何?”

    柳情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那你为什么不跟大家说清楚,还让大家以为你抱大腿!”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辛付在这个问题上显得很暴躁,音量都有些加大了。

    柳情看着他,猛地想到她听到的那些话:“不会是,赵应生威胁了你什么吧?”

    “你知道了什么?”辛付问完后,又镇定了下来,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地下逐客令,“呵,差点忘了,你不就是跟那赵应生一伙的吗?你走吧,一会小初回来,我就跟她说你有事先走了。“

    柳情:“……”

    如果在一些女孩眼里,男人分帅和不帅,那在她这里,男人就分为能沟通和不能沟通的。

    还记得自己现在是“柳甜心”的柳情,之前的行为已经有点出格了,不可能现在又跟人家勾勾缠这种掉面子的事。

    满心愤慨地刚走出医院,柳情就接到了十二的电话,说是由于她的走丢,金先生现在快把电影院给掀了!

    柳情収起手机后,哼笑着:“活该1

    这就是带着她还去泡妹,给她制造麻烦的代价。

    然,等她要招的士回去的时候,金离城地车就停在了她前面!

    这么快?十二才刚挂电话啊!

    柳情下意识地四处看了看,她严重怀疑十二就在她附近看着她。

    坐上车后,金离城就哭嚎起来:“我的姑奶奶,你上个厕所的时间还真够久的啊!你是找不到卫生间在哪迷路迷到这了吗?”

    “大概吧!”柳情心不在焉地回了他句,恍惚地想起,她可是担心辛付会报复赵应生学长,才特意跟到医院来的,结果她被辛付连着警告了几回,她却连一次“不许伤害赵应生”这样的话都没反击回去!

    驾驶座上的金离城,见柳情兀自想着什么事,也不怪她应付自己,径自启动车子,前方玻璃映照出他带着迷之微笑的脸庞。

    脑子里一堆事情,快要没有脑细胞用的柳情被金离城送回家,刚走到车库门,突然有一个人往她这边退来,还没有所反应,那人就倒在了她面前,胸口有一个洞在不停地流着血。

    那人还睁着眼,朝她伸着一只手,似乎是想向她求救,可是嘴里也不停吐着血的他,根本喊不出声。

    她空茫地抬头,看着一个气质冷冽的男人收起了枪,然后走了过来。

    柳情想退,却撞上赶上来的金离城,被金离城扶住后,那男人也到了她跟前,不过人家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弯腰,将那个胸口中了子弹的人拖走了,一点要救治他的意思都没有。

    然而,更让柳情没办法转动眼珠的是,那个开枪的男人,原本站立的地方旁边,还站了一个人。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开口,之间的气氛也逐渐变得冷凝。

    “站在这做什么,进屋吧。”金离城半搂着柳情,有些强制性地带着她往前走,来到仰恩身前时,阎戈伸手想从金离城手中接过柳情,可是柳情退了。

    她真的是条件反射的动作,昨天才看到他让人惩处一个背叛者,今天就看到他让手下,毫不留情地枪杀了一个人,那人吐着血朝她伸手求救的画面,还在她脑海里,她脑子里还没恢复转动呢,她的身体已经自己避开了阎戈的手。

    阎戈定定看了她半响,他觉得她眼里的畏惧足够说明一切了,淡定地收回手,冷漠转身:“离城,我要事要跟你说,跟我去书房。”

    “嗯!”

    金离城应了一声,看了眼身旁呆滞的柳情,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膀,个人觉得,这个假柳甜心还是挺可爱的,可惜的是,她不但是个骗子,还是个不属于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价值观什么的完全不同,寻常人根本没有那个强大的心脏和心里因素可以承受这个圈子带来的一切。

    基于他对她的印象还算过得去,他好心地告诉她一句:“刚那人没死。”

    随后才越过她,跟上已经进屋的阎戈。

    柳情在原地站了好久,直到眼睛睁得酸涩,才眨了眨,迈动机械的步伐进了屋,坐在沙发上。

    鸥婶走了过来,问询她晚餐想吃点什么。

    “鸥婶,”柳情看到鸥婶应是亲切,却让她觉得疏离的微笑,她的双目变得茫然,“你有女儿吗?”

    鸥婶怔了下,才笑着道:“嗯,有一个,在国外念书呢。”

    “您一定很疼她吧。”柳情发觉,她说起女儿时,脸上的笑容软了一些。

    “做父母的,哪有不疼自己子女的,柳夫人也很疼小姐的。”鸥婶顺口说了一句。

    柳情点了点头,随即低下头看着自己膝盖上的手,宛若自言自语:“是啊,我妈,很疼我!我、很想她!”

    所以,哪怕她现在做的事情是错的,哪怕她现在恐慌畏惧想放弃,她也得坚定这个选择。

    因为:“她还在等我。”

    最后一句话很轻,可是耳力很好的鸥婶还是听到了,也明白她嘴里的妈,应该不是指柳夫人古慧琴。

    说不上喜不喜欢眼前这个假甜心,可只要她一天扮演这个角色,鸥婶就不可能对她有真心。

    然,当柳情近乎祈求地说着这两句话时,鸥婶猛然想到自己的女儿,上次打电话,女儿才嚷着在国外没有在家里舒服,说等手头上的事处理好了,就回来,挂电话时,她就撒娇的对她说:“妈,你得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去哦。”

    鸥婶看着柳情的目光放柔了些许,语气也更温和:“小姐看起来有点累了,要不去梳洗一下,我一会做你喜欢的点心,给您送上去。”

    柳情怔怔地又点了头,拖着疲惫的身子上了楼。

    那天晚上,她失眠了,翻来覆去地想很多事情,而阎戈,在他的书房里待了一夜,没有再回她的房里。

    心里空落落的,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她感觉对什么都提不起劲。

    直到赵应生打电话过来说要请她吃饭,柳情本来不想去,但转而一想,她再这样下去,别说撑到最后,估计没多久就得挂。

    不止身体,还有精神上的崩溃。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