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13972.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0.160 手术室前的等待
    柳情振作起来,想着先找点事做,正好把赵应生这件事处理好,转移下注意力。

    不提那些过往,她可是在赵应生身上投放了上亿元!

    所谓上亿,就是可能不止一亿!

    “这里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赵应生见柳情都没怎么吃,就关心地问道。

    “没有,”柳情干脆放下筷子,“我早上吃多了,现在还不饿。”

    “那一会带点甜点回去?这家的饭后甜点还不错。”

    柳情随意地拿起地红酒抿了一口,再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你认识你们黑火老板的女儿吗,我上次去你们公司的时候,见到她,她昨天还给我打电话,跟我聊起了你。”

    赵应生夹菜的手明显一僵,然后也放下了筷子,脸上的笑容先是僵硬,再转为苦涩:“之前在公司远远地看过一面,人家看上的可是辛付,对我们这些小艺人,从不看在眼里的。”

    闻言,柳情眉头细不可察地皱了一下。

    要是没见到辛初之前,她并不会觉得赵应生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可是见过辛初之后,她不认为那个因为有人去看望她,就显得很高兴的小女孩,会是赵应生说的这样。

    “柳情,”赵应生恳切中目光中带了掩饰不上的焦急,“她要是跟你说了什么,你千万别信,那个女人一心帮着辛付,最近我和辛付闹得挺凶的,也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柳情:“……”

    她突然觉得,没办法跟这个曾经喜欢过的学长待下去了,莫名地发现自己心里有点烦他。

    又忍耐地待了一会,她就以有事要处理,跟赵应生分开了。

    之后让十二帮她打听辛付现在在哪,等了一会,得到的消息是辛付现在正在黑火娱乐公司里,柳情就打车去了医院。

    辛付不会跟她沟通,赵应生学长从今天的表现来看,也在跟她说谎,那么,她只能找辛初了。

    到了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真怕辛付要对付赵应生,还是纯粹地想知道怎么回事了。

    就是心里头始终觉得有哪里不对,让她很不舒服。

    到了医院,找到辛初的病房,然护士告诉她,辛初还在做检查,她就按着护士说的,到下一层,想去看看,结果转了一圈,检查那边的护士告诉她,辛初已经回病房了。

    等她又绕回病房,正要敲门,里头先传出了赵应生的骂声:

    “我告诉你,你和你哥最好不要在柳情面前胡说八道,否则我一定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从此万劫不复!”

    柳情从门上的玻璃窗看进去,坐在病床上的辛初明然被气得不轻,此时正捂着胸口呼吸急促,可是那跟记忆中温暖的学长完全不同的赵应生,正一脸凶恶砸掉床尾边放着水果的盘子。

    盘子摔在地上,支离破碎,那些水果也滚落在地面各处。

    柳情见辛初脸色越来越差,几乎要推门进去阻止赵应生,可如果赵应生一直以为都在她面前伪装着,那她现在进去会不会让他直接发疯?

    她迅速转头看了看左右,正好看到附近病房有医生进去巡房,也不顾什么高冷的形象,直接冲过去将医生拉过来。

    医生一进去,第一时间查看辛初的情况,顺便让护士把赵应生赶走,如果不走就马上叫保安。

    柳情躲在临近的病房里,等赵应生走了才赶回辛初病房,却听见医生面色严肃地对护士说:“快准备手术!”

    柳情:“……”

    她应挤进病床边,握紧辛初的手,想说点什么,可对上对方还清醒的眼睛,那眼里的质问和不解,让柳情语塞。

    她不知道赵应生和辛付到底怎么回事,可辛初的眼神,让她衍生了愧疚。

    她想说对不起,护士已经推着病床往外走,她只能拉着辛初的手跟着跑,直到快进手术房时,她才猛地张口:“你哥在等你,你……不要放弃。”

    她仿佛看到辛初灰色的眼里亮了一下,下一刻她就被推进了手术房里。

    辛付很快就赶了过来,从他喘着的粗气就知道这一路他赶得多急,此时就站在手术门口,面色阴沉地直瞪着那两扇门。

    柳情给他递了瓶热水,结果被他用力扇掉,任由水瓶滚在地上。

    “你来做什么!”辛付阴霾地瞪着她,“如果不是你,赵应生也不会来这!”

    “我……”

    “你想说跟你无关吗?”辛付明显有些失控,他根本不等柳情说话,就又飙下一句,“如果不是你以阎氏的名义给他投资一部戏,如果不是你给了他胆子,他敢来这吗!你说呢,柳甜心!”

    柳情瞳孔瑟缩,还握在手中的另一瓶水,被她的手指紧紧扣着。

    辛付没再理她,她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供人休息的椅子上,手中的矿泉水瓶被捏得变形,而那支被打落在地的,也没人去捡。

    手术房前的红灯一直亮着,辛付也始终站在门前,没有挪过一步。

    对于他知道她是柳甜心这事,柳情并不感到奇怪,毕竟他是黑火老板的儿子,但他说的事就让她有点……

    柳情忍不住拿出手机,在通讯录上找到阎戈的号码,也不知怎么的就按了下去,她以为阎戈会不接,可才响了两声,就真的接通了。

    但她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给他打了电话。

    一个慌神,她按了挂断。

    过了几秒,她手机震了起来,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迟疑了下才接起,然后听到楚子望客气的声音:

    “柳小姐吗,你还好吗?”

    柳情一听就知道,大概是阎戈让他回拨的吧?

    抬头看了看辛付,目前的情况,她只怕很难处理,她想了想,说道:“我、在医院。”

    电话那头静了一小会,很快就听到楚子望说道:“哪家医院,我马上过去。”

    报了地址,挂了电话,柳情才松开手中的水瓶放到一边,耸搭着脑袋。

    心里,其实是委屈的。

    可辛付那声斥责,让她无法反驳。

    她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人帮她,可这么多年,她习惯了一个人解决问题,当楚子望说要过来时,她心里着实轻松了一点。

    她知道,是阎戈让楚子望来的,这个认知,让她又是一叹。

    楚子望没让她等太久,他来了之后,先看了柳情一眼,用眼神安抚了她后,就直接走到辛付身边,不知跟辛付说了什么,辛付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一点。

    随后楚子望又拍了拍辛付的肩膀,大概是要他振作之类的,辛付点了下头,楚子望才朝她走来。

    “柳小姐,你还好吗?”

    跟电话里一样的问话。

    柳情随意地点了头:“嗯,我没事。”

    楚子望随即坐在她身旁,径自跟她聊着话,还说了不少八卦。

    看他一本正经的脸说八卦,是件颇为些诡异的事情,但因为这些八卦,让柳情逐渐放缓了心情。

    也不知是不是楚子望带来了好运,手术房上的红灯终于熄灭了,医生先出来的,告诉辛付人已经没有大碍了。

    柳情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画面,那个冷傲的男人,在那刻红了眼眶,嘴角总算有了弧度,可那笑更像是在哭。

    她看得心酸。

    辛初被推回病房,带着氧气罩,身上还插了很多管子。

    可是,如此情况,柳情却不见黑火公司的老板过来探望,忽觉这个女孩也挺不容易的。

    柳情越看她越是感到愧疚,再看一旁守着的辛付,她觉得如果真是辛付所说的,是她的起因来导致的一切,那她就得努力纠正。

    楚子望在外面等着,这件事是她做的,就得她自己来,所以她干脆直截了当地问了:“赵应生,究竟拿你妹妹威胁你什么了?”

    辛付的眼神转而凌厉地看过来:“你问这个做什么,赵应生派你来的,想套我口风,还是他又想出什么歪招来对付我?”

    眼前的辛付,就像被猎人打过一枪的刺猬,现在将他身上的刺都立了起来。

    “你是聪明人,你觉得有这必要吗,还特意派我来套口风?”柳情没有任何退意地讽刺回去。

    面对辛付这样的人,你不能让他觉得你是弱势的,否则就什么都别想谈了。

    辛付眯眼打量她:“那你是为了什么?”辛初已经没事了,他现在也恢复了冷静。

    “你也知道我在他身上投资了一大笔钱。”柳情昂头,任由辛付锐利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我得知道我到底要不要收回。”

    辛付嗤笑:“怎么,你要为了我和辛初,和他闹掰?”

    “我跟他本来就没什么交情,谈什么闹掰?如果我确定我真的被他骗了,我自然知道我该怎么做!”话落,柳情羞恼地瞪着他,“人总会做错事,还不让人改正了啊?”

    她顶着辛付怪异的目光继续说道:“如果你今天对他有任何姑息,我保证他日,他还是可以继续拿你妹妹的某些把柄继续对付你!说不定,今天这事,还会再发生一次!”

    “那又如何?”提到辛初,辛付的俊脸出现狰狞……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