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7/17615/8728074.html"}})();
尊宝娱乐 >老公大人求放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62.162 又听到了墙角
    想到自己年代久远的开车史,柳情默默地将已经伸进车里的一条腿,又缩了回来,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十二,并把车钥匙递给她:“你开!”

    十二笑开了脸,马上接了过去:“这有什么问题,我肯定为小姐效劳的。”

    她跑到车的另一边,帮柳情打开车门,恭迎她柳情坐了进去后,她才回到驾驶座上。

    她们来到资料里写的李绾儿现在住的地址,是一处价格还算过得去的小区里,十二给保安看了证件,就给她们放行了,跟阎戈那别墅区的保全根本没法比。

    十二停车的时候,柳情就自己先进了c栋楼,坐电梯到九层。

    这里每一层只有两个单元房,这一层楼,只有李绾儿这一户,另一套房还没有人盘下。

    大概也因为如此,李绾儿他们就比较没有顾忌,大门都没有关紧,柳情一来就听到李绾儿大骂的声音:“赵应生,你怎么对得起我!”

    刚从电梯踏出来的柳情:“……”

    这两天是怎么回事,走到哪都能听墙角?

    “你能冷静一点吗?”是赵应生的声音,和上一次李绾儿拉着她吵架时,他偏为软弱的声音不同,这次,他明显强硬很多,“我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我们好!”

    “你把我拉下水就是为了我好?你巴结上了其他娱乐公司,跟他们的一姐搞上一腿就是为了我们好!赵应生,你到底哪来的脸皮啊!”

    “你懂什么,就算我现在抹黑了辛付,可他毕竟是黑火公司的太子爷,如果我们不想一个退路,就算我们能拍了那部剧,依然会被封杀的你知道吗,老板不会放过我们!”

    李绾儿不知是不是听进去了,这时候没吭声。

    赵应生也停歇了会,才好好地开始给李绾儿洗脑:“你以为我愿意跟那个女人扯在一起吗,还不是因为她是人家公司里的一姐,手里还握有股份,是股东,我们到时候能过去的话,就会方便很多,你懂吗?”

    “哈,”李绾儿爽直的性子让她直接讽刺,“你以为你是谁啊,人家堂堂一姐的地位,凭什么跟你交好?”

    “你难道忘了,阎家二少奶奶,柳大小姐了吗?”赵应生话里明显透着得意,“你知道阎氏财阀代表了什么,跟他们扯上关系,别说跟我交好,他们还得巴结我呢。”

    “说到这我还没问你,”李绾儿则一如既往的冲,“你怎么会认识柳大小姐的?”

    “就是你那天见到的柳情,我本来也不知道,只是见到人事经理对她特别热情和殷勤,打听后才知道是一个刚来的新人,居然一来就当上了总裁的秘书,这还不让人怀疑?”

    赵应生得意地呵呵着:“一开始我还真以为是李浅言发了,后来才发现她确实不是李浅言,不过我那时候也不肯定她到底是谁,直到阎家未来的二少奶奶,专门给我们投资了一部大剧,斥巨资上亿,你说我哪认识什么柳大小姐,可不就是柳情吗!”

    柳情听到这里,面上越来越冷,两旁的手紧握成拳。

    “好,就当那女人傻,被你两句话就骗出了上亿,可是我呢,你把我和辛付上次拍戏时刚好撞见的照片,卖给娱乐周记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不想想,我现在是要对付辛付,黑火辛老板的独子,我要不做点什么来撇清干净,到时候他从中作梗,我怎么签到对头公司去?你跟我在一起那么多年,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这样一来,又有谁会怀疑到我身上来?辛付吗,他要不是不想让他那妹妹出事,只能独自吞下这些脏水!”

    接下来又没李绾儿的声音了,等了一会,就等到椅子碰到的声响,然后是赵应生气急败坏的声音:“你要去哪?”

    “我去告诉那个柳大小姐,你就是个丧心病狂的人!”

    听到这句话,不管是屋里的赵应生还是门外的柳情,都吓了一跳。

    柳情来不及想其他,转身就回电梯里,可是在刚才,电梯已经下降了,现在只能等电梯重新升上来。

    她当下就想往楼梯间跑去,可还是慢了一步,那边李绾儿已经冲出来了,而刚好在门口扯住李绾儿手臂的赵应生,自然就看到了柳情。

    六只眼睛,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惊慌。

    赵应生那瞬间,真**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今天回李绾儿这时,李绾儿一开门就跟他闹起来,他为了制服泼辣的她,就没顾得上关门,此时看到柳情望着他的冷然目光,谁都不会去侥幸地以为,她是不是有可能没听到。

    然而,即便如此,他还是要试一试。

    他先给李绾儿一个眼色,李绾儿虽然刚才嚷嚷着要告知柳情,可真就这么撞见,一直爱着赵应生的她,反而把话梗在喉咙里。

    最后还是对赵应生妥协了,什么都没说的后退了两步。

    赵应生则是上前,露出他那常用来蒙蔽人的温厚笑容,:“柳情,你怎么过来了?”

    然而他现在再怎么伪装,眼里的狠意还是暴露了他此时的内心,柳情心生不安,面上装作平静,背在背后的手,则猛按着电梯的上下键,就希望电梯门快点开启。

    还有十二,不知还要多久多久才会到,在此之前,她得先拖住对方。

    于是,她冷冷地开口:“是啊,我想过来看看你们现在好不好。”

    准确的说,她是来找李绾儿的,她没想到,中午才跑去医院闹了一场的赵应生,现在也会在这,他没有通告要赶吗,一整天都那么闲的。

    不过,要不是这样,她也不能亲耳听到那么多事,让心底的关于学长的那个美丽回忆,和那最后的期待,彻底破碎。

    “说什么好不好的,你亲自看看就知道了,来,我们进屋里谈吧?”

    他很轻声对柳情说着,边朝柳情走去,似要邀请她进屋,可是,他此时给柳情的感觉,就好比深夜屠夫,让人不寒而栗。

    可她身后是不开的电梯门,她想退也退不了,她试想着拼命往楼梯间跑的话,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进屋就算了,免得你女朋友一会又跟你闹。”柳情冷静地说着,背后的手已经紧张得冒汗了。

    “怎么会,她性子是不太好,可还是明事理的。”

    柳情扫了眼站在门口面容纠结的李绾儿,实在不觉得她是个明事理的人。

    “走吧,我们进屋去。”

    柳情冷目看着赵应生逐渐接近,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自己时,她冷不防地弯身从他的臂弯下钻了过去,然后头不回脚不停地朝楼梯间跑去。

    她只能拼了。

    但赵应生跟她的心情是一样的,如果今天让柳情就这么离开,他之前所有的努力,和他做的白日梦都会破灭,所以他也是必须拼了这一次。

    在男女天生体力上的差别,都同样拼命的情况下,柳情很难跑过赵应生,才刚碰到安全门的门把,他已经从后面抱住了她,一手捂住她的嘴巴,将她往后拖。

    柳情奋力挣扎,也改变不了自己正被一点点拖往那扇门,她的脚使劲想要点住地面,却连被拖过的痕迹都没能留下。

    “叮!”

    电梯门好巧不巧地在这时候打开了,在柳情和赵应生心情各异地看过去时,一道人影从电梯里快速地冲了出来。

    赵应生刚想戒备起来,腰部就受到猛力地撞击,他不得不松开了柳情,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局势一下子就被反转了。

    赵应生好不容易稳住了没有摔个四脚朝天,他先是感到腰部一阵刺骨的疼痛,低头一看,一个大脚印大赤赤地印在那里。

    而将他一脚踹开的十二,正将因为赵应生的松手、失去重心跌坐地上的柳情扶了起来,仔细地帮她拍拍身上的尘土,顺便检查有没有哪受伤了。

    看到她手臂上红肿的掐痕后,十二都快哭了:“还真受伤了啊,这下惨了。”回去二少一定会扒了她的皮!

    柳情经过小七的事,再加上昨天那一幕,越发深知阎戈骨子里的残暴,对待手下也绝不留情,所以一听十二的哀嚎,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

    柳情自个,这会正是恼怒的时候,知道了残酷的真相,还被人捂着嘴巴差点拖进屋里,被灭口还是被囚禁都好,是谁心情都不会好。

    再如此糟糕和激动的情绪之下,且潜意识里仍能感觉到阎戈对她的那点疼爱,当下,柳情哪还顾得上对阎戈的畏惧,脑袋被怒火一蒙,就豪言地哼道:“怕什么,阎戈要想对你怎么样,我就先把他怎么样!”

    那隐隐浮现怒意的面瘫脸,在十二眼里是那么的霸气,她几乎要错以为这是她的女王,能够对二少说出这种话,还不足以让她敬佩吗?

    不过当务之急,是把伤害了柳情的凶手抓到,柳情确实勇气可嘉,可她更相信,如果二少会放过她的话,把凶手交给他更靠谱一点。

    所以她一瞄到赵应生想跑进屋里,就女侠范地大喝一声“哪里跑”,便追了上去,在对方把门关上的前一秒抵住门板……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