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17.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章 王者回乡
    广州开往江安的列车缓缓的停靠在了月台旁边,车门打开后,拥拥攘攘的乘客立刻从每一个车门之中涌了出来。

    正值春节前客运高峰期,小城江安出外务工或上学的人大部分都选择在这个时候返回老家过年,原本规模不大的火车站,此时更是人潮涌动热闹非凡。

    提着简单的行李,张枫逸缓步通过出站口,看着眼前已经改变了一些模样的小城,听着熟悉的家乡话,心头不由地涌出无限的感慨:七年了,终于能回来了,也不知道父母这些年过的怎么样?

    近乡情更切,走在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街道上,张枫逸心中心中对父母的思念越发的强烈起来。

    七年前因为保护邻家小妹周倩倩,他失手将江安市公安局副局长王志平的儿子打成了太监,暴怒的王志平扬言要将张枫逸判刑坐牢。

    得知儿子闯了大祸的张卫国,花尽家中积蓄,求人跑关系,在案件定性前将儿子保释出来,并送出江安市。

    张枫逸也知道回到江安就是个死,于是便在外地打工生活,后来机缘巧合进了部队,一呆就是六年,直到前天工作变动后,这才有机会重返江安,。

    火车站离家并不算很远,不过张枫逸并没打算直接回家,他准备先去银行取点儿钱给爸妈买些东西,自己在外面漂泊了七年,回家两手岂能空空?

    在市中心转不大会儿,张枫逸就看到福源大厦楼下有一家工商银行。

    此时正值中午,工商银行大门前已停了不少杂牌子的汽车,取钱办业务的人员往来不断。

    张枫逸快走了几步,推开银行大门进了自助取款机的大厅中,扫视了一遍大厅中的取款机,找了个空着的取款机,从中取了两千块钱。

    就在张枫逸从机器里拿出钱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两辆银白色的汽缓缓停在工商银行门外。

    前面是一辆银白色的奔驰开路,后面跟着的是辆保时捷911。

    “嘶……”看着玻璃门外的两辆汽车,张枫逸有些乍舌,江安这样的小城,居然能看到保时捷911?

    这一发现令张枫逸即诧异又好奇车主人的身份,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清点钞票和收好银行卡。

    哐,哐,哐……

    银行外大奔的两侧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四名穿西装戴墨镜的保镖快速下车围拢在保时捷911的车门前,警惕戒备地扫视着周围。

    “好大的阵势,啧……有钱人的命真金贵。”看着门外的排场,张枫逸不屑地撇了撇嘴,一群装样子吓唬人的保镖而已,真遇到高手偷袭,屁的作用也起不。

    保镖们观察了一会儿,为首的一名高个男子伸手在保时捷911的车窗上轻轻敲了两下,示意安全。

    直到此时,保时捷的车门才缓缓打开。

    一双杏色真皮高跟短靴先探出了车门外,短靴中间有数道真皮扣带紧锁,上方的狐狸毛蓬松厚实毫不杂乱,远远看去,似是摸到了般给人一种高贵典雅的质感。接着檀香色的休闲裤,齐腰驼色风衣,波浪纹荷叶褶皱v领衫,以及一张精致绝美的俏脸渐渐出现在众人目光之中。

    优雅,高贵,媚态入骨……

    身材高挑,娇躯丰腴,全身上下透着一股熟透了的味道,诱人万分。

    “好漂亮啊……”银行大厅中不断地传出赞美的声音,甚至连保安和工作人员在看到那女人的时候,也不由地为之失神。

    张枫逸朝门外的女人瞄了几眼,虽然这女人诱惑力十足,但他还是沉稳冷静地收回了目光,拿过机器里吐出的票据,转身朝银行大门外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张枫逸突然感觉到一股冷风扑面,抬头间,却看到那女人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两名保镖站在她前面,进门后就立即警惕查看大厅中是否有危险。

    张枫逸打量了几眼面前这气质不凡的女人,迈步正要绕过她身边保镖的时候,却突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

    五六年来的生死历练和高难任务的执行,令张枫逸对自己的直觉毫不怀疑。

    刹那间,张枫逸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如同一柄锋芒毕露即将出鞘的利剑般,寻找着危险气息的来源。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突然变化已经丝毫无漏的落入对面女人的眼中。

    那女人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地看着张枫逸,俏脸上掩不住地流露了一丝不解的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咔”的一道轻微响声,在大厅诸多嘈杂声音的掩盖下悄然传出,其他书友正在看:。

    声音极弱细小,但张枫逸却听得真真切切,而且还极为熟悉——子弹上膛声。

    张枫逸神色变得严肃谨慎起来,扭头间锁定了声音发出的源头,一名穿着风衣将全身包裹的密不透风的平头男子。

    那男子站在一台取款机前,右手藏在风衣里面,左手拿着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看样子似是刚取完钱在掏钱包。

    但张枫逸却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从那平头男子的墨镜中,看到了两点恶狼般的绿光。

    眼见那平头男子藏在风衣里的右手动了下,张枫逸想也没想,左手一扬,指尖一道白光激射而出,夹杂着尖锐的破空声直袭平头男子的眼睛。

    嗖……

    白光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度,在平头男子掏出枪瞄准了门口女人时,不偏不倚地打在了平头男子的墨镜上。

    “啪”一声脆响传出。

    平头男子的墨镜已被打得粉碎,锋利的眼睛片在白光那巨大的力道下,深深地刺进了他眼睛周围的肉里,顿时鲜血如注遮盖了他的双眼。

    事发突然,平头男子脸色剧变,强忍着锥心的剧痛,掏出枪抠动了板机。

    砰!沉闷的枪声响起,疯狂咆哮的子弹从门口女人的身边急速飞过,打碎了大门玻璃射到了银行外面,哗啦一阵碎玻璃落地声惊醒了银行大厅中陷入震惊呆愣中的所有人。

    “啊!!!”疯狂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受到惊吓反应过来的人们,捂着脑袋疯狂地朝银行外面挤去,一时间银行大厅里乱成一团,张枫逸好似什么也没做,低头随着惊慌无措的人流涌出了银行。

    而那女人身边的保镖,听到枪响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不约而同的疯狂扑向平头男子。

    突来的暗杀,让两名保镖即愤怒又惊怕,所以在对付平头男子的时候,下手极狠,夺枪,擒拿,分筋,错骨,断肋……几次重手就将平头男子打得只剩下半条命。

    “绯月小姐,非常对不起,我们工作不周,让您受惊了。”保镖拖着晕死过去的平头男子走到妩媚女人面前,一脸歉意地说道。

    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秦绯月从慌张之中醒悟过来,暗自深吸一口气令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脸上泛起了一抹苍白之色,随即急切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出手救我的那个人?”

    “救您的人?”保镖们一听愣了,扭头环视了一周,却见银行大厅中除了保安和工作人员以外,别无他人。

    秦绯月左右看了一圈,也没有刚才那个神色怪异的瘦弱的男子,眉宇之间掩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跑的还真快,救了人,连道谢的机会也不给,我又不会吃了你,哼……”

    嘀咕了一句,秦绯月迈步走到刚才杀手站的地方,从光滑的地板上捡起一个带血的小纸团,纸团上还残留着一些墨色的玻璃渣,她捡起纸团打开看了看,发现是一张取款后打印的小票。

    秦绯月如视珍宝般收好小票,起身间看到银行的经理被自己的保镖挡在了外面,她脑中顿时闪过一个念头,“我想要查看银行的监控录像,找到救我的那个人。”

    “没问题,您这边请。”经理说着转身带着秦绯月和保镖朝监控室走去。

    给读者的话:

    求票求打赏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