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1.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5章 我只是想帮帮好人
    陈青云第一次看到长大后的张枫逸,但毕竟多年厂领导,仍强持镇定:“你就是老张家的小子?你知不知道强闯民宅是违法的!”

    张枫逸一声不吭地走近,把手里的离职协议书以及附带的责任证明书扔在了他脸上,一拳呼地挥去。

    蓬!

    陈青云一声哀嚎,仰头就倒,鲜血在空中乱舞。

    “老公!”刚上楼的中年女人吓得脸都青了,站在楼梯口不敢过来。

    张枫逸抓起旁边茶几上的烟灰缸,照着想爬起来的陈青云头上猛砸。

    “啊!”

    惨叫中胖子滚回地上,被后面接踵而至的拳脚打得哭天喊地。

    沙发上,赵军完全吓呆了。

    完了,真被自己乌鸦嘴说中了!这瘟神真的来了!

    两分钟后,张枫逸才收了势,捡起地上的责任证明书:“陈厂长,告诉我,这是什么?”

    地上的陈青云鼻青脸肿不说,连牙都被敲掉了好几颗,之前必定搞定张家小子的自信消失个一干二净,呻吟中不敢不回答:“张……张卫国的责任证……证明……”

    张枫逸脸色一沉:“回答错误!”一脚猛踹,竟把这超过二百斤的胖子踹得横飞出去,蓬地撞在墙上,摔落地上,好看的小说:。这一脚留了分寸,但仍然把陈胖子的肋骨给踹断了好几根,疼得他哀叫不已。

    “闭嘴!再给你个机会,”张枫逸走到他面前,把手里的纸展示出来,“这是什么?”

    “是……是我推卸责任的证据……”陈青云颤着声道。这当口以他的老油条本能,哪还不知道越黑自己越好?

    “很好。”张枫逸信手把责任书撕了,又把离职协议书捡了起来,“这呢?”

    “是……是我坑害员工的罪……罪证……”陈青云忍痛使劲儿地想着黑自己的词。

    “嗯嗯,不错。”张枫逸又刷地一下撕了那纸,“现在我帮你毁了这种能撤掉你厂长职务的证据,陈厂长一定很想回报我,对吗?”

    “对……对……”陈青云哭丧着脸道,已知今天不出血是没法解决了。不过这当口只要能解除眼前的生命危险,出多少血也得血呀!

    “一个厂长位置,怎么得也能值个百八十万。”张枫逸轻松地道,“陈厂长,你看是直接给我现钱呢,还是给我转帐啊?”

    “啊?”陈青云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百八十万?这小子是狮子大开口啊!

    张枫逸脸一沉。

    “是是是是!”陈青云慌忙接上,“不……不过小张你看,这么多钱,我一个小……小厂长,一下子也拿不出来,你给我几天时间,我……我一定给……给你凑上!”

    “行,我通融。”张枫逸打了个响指,“我不逼你,给我张欠条,一百万,三天时限。三天内钱不到,有什么后果我就真想不到了。”

    命在人手上,加上陈青云心里已有了算计,他立刻道:“好……好……我立刻写!”

    两分钟后,张枫逸拿了按着血手印的欠条正要离开,忽然停步,看向旁边的赵军。

    赵军一直没敢吭声,本来还以为张枫逸会忘了自己,登时被吓得呼吸都停了。

    “我记得我说过,某人如果昨晚八点前不去医院看我爸,会请他尝尝嗓子开瓶盖的花活儿。”张枫逸缓缓道,“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当然不能说得出做不到。”

    赵军张了张嘴,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天啊!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儿了!

    几分钟后,张枫逸潇洒离开,留下整张嘴被啤酒瓶插满而晕了过去的赵军。楼梯口上那中年女人这才敢进房间扶陈青云,后者眼中凶光四射,一把推开她。

    “妈的!给我打……打110,我要报警!”

    ***

    “我?我叫苏玉瑶,是张枫逸的朋友。”病房里,苏玉瑶笑颜如花。

    “朋友?”张、赵两口子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有看报的习惯,早就从新闻上见过这位江安市出了名的美女记者。大名鼎鼎的苏玉瑶,政法书记的千金大小姐,居然是自己儿子的朋友!

    一旁,身着白大褂的韩雪微微蹙眉。

    这闺蜜不是约好了明天吃饭吗?怎么突然又来这一着?

    刚才她正在给张卫国做检查,这美女突然就杀来了,大包小包提着,见面就收伯父伯母,嘴乖得不行,让她也有点不知所谓,其他书友正在看:。

    一旁的周倩倩刚刚下班来到,芳心波动。

    奇怪,小逸哥怎么老认识些大美女?

    病房门忽然被推开,张枫逸走了进来,愕然道:“你怎么在这?”

    “我们是朋友,我来看望伯父伯母不行啊?”苏玉瑶笑眯眯地道。

    张枫逸哑然一笑。

    认识虽然不久,但他识人自有一套,早知道这美女肯定有心思,哪会信她。

    正要说话时,病房门忽然又被人推开,两个警察走了进来,先是被房内的几个大美女搞得一愣,片刻后才回过神来,身材较矮的那警察客气地问道:“哪位是张枫逸?”

    “有事?”张枫逸一看到他们,心里已经有了谱。

    看来教训陈青云这顿没让他学乖啊。

    “有人报警说你入室行凶和勒索,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矮警察仍是非常客气,“协助调查。”

    张卫国、赵娟和周倩倩都吓了一跳,但他们还没说话,苏玉瑶忽然开口:“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名声在外,两个警察都认识她,哪敢不答?微一迟疑,把陈青云报警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后,苏玉瑶却摇头道:“不对,我朋友要是会入室行凶,一定有原因。这样吧,你回去跟你们领导说,这事我费点心,替他先查个清楚,有结果再跟他说。”

    包括张枫逸在内,病房内所有人都是一愣,没人想得到她居然会把这事揽下来。而且对方只是执行公务,她这么阻拦,是有点仗势压人的意思,做到这种程度,让和她相识多年的韩雪也大为不解。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较高的那位为难道:“苏小姐,这……”

    “你们领导是谁?”苏玉瑶打断他的话。

    “罗……罗大根罗所长。”矮警察回答。

    旁边的张枫逸不由一笑。

    这两个警察都是他没见过的,搞不好是罗大根手下认识他的都不想来惹他这煞星。

    “咦?又是他?这更好办了。”苏玉瑶轻松地道,“告诉他,给我两天时间,这事就有结果。我苏玉瑶的名字不够份量的话,那不如加上苏显威这名字怎么样?”

    两个警察又对视一眼,高个警察无奈道:“行,我们会原话汇报给所长。”

    苏显威是江安市政法书记,也就是苏玉瑶的父亲,女儿抬了老子的名号出来,他们俩哪会不识相?

    他们离开后,张枫逸冷冷道:“跟我出来。”

    苏玉瑶朝着正瞪着她的韩雪吐了吐舌头,跟着他出了病房,走到楼道尽头。

    “我需要解释。”停步后,张枫逸冷冷道。

    “这么凶干嘛?”苏玉瑶不满道,“我当你朋友才帮你!”

    “别人这么说我信,你?”张枫逸不禁笑了起来。这丫头当他傻子?

    苏玉瑶眼珠子转了两圈,忽道:“其实我只是单纯地不想好人吃亏而已。你家的事我大概地了解了一下,心里有点数。这种人神共愤的事我要不管,我爸会杀了我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