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2.html"}})();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6章 记者的威力

第16章 记者的威力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张枫逸皱起了眉头。

    再凶狠的敌人他都不怕,但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让他微微头疼,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行啦,伯父伯母我也看望过了。”苏玉瑶灿烂一笑,“我有事,先走啦!对了,你可别再冲动,伯父伯母刚才的担心你不会没看到吧?”

    张枫逸一愣神时,她已经转身走远,消失在楼道另一端。

    奇怪,怎么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这丫头绝对有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赵娟拿着早餐往病房回去,边走边翻阅刚买的江安日报。还没走到病房,她突然一震停步,不能置信地看着报上的头条新闻。

    怎么会这样!

    同一时间,在陈青云小别墅的卧室里,身上到处都缠着绷带、抹着伤药的他也正目瞪口呆地看着同一版面,大大的黑体字醒目地写着“背后的阴谋还是法制的缺失”等几个字,下面的副标是“江安皮鞋厂车祸的反思”,末尾署名写着“本报记者苏玉瑶”。

    近半版都被这条新闻兼社论占据,其中详细地描述了张卫国这场车祸的前后因果,包括了他、赵军、李刚等人逼着张卫国签责任书的事,甚至连让猛子等人去围殴家属的事也说了出来,最后不忘加上几句字字见血的冷嘲热讽,其他书友正在看:。

    “老公,吃早饭了。”陈妻端着早餐到了床前。

    陈青云一个挥臂,把餐盘给掀翻了,怒道:“我都要死了还吃个屁的早餐!”

    他苦心布置,就是要让这起车祸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哪知道到今天居然反而被曝光了!

    完了!这要让市领导知道,皮鞋厂指定关门重整,自己这厂长也绝对下台!

    这也算了,假如追究责任,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绝对可以让他进监!

    最要命的是,写这新闻的居然是政法书记的千金大小姐,出了名的“黑暗克星”,让他连应对都没法。

    “陈青云你到底在发什么疯?我辛辛苦苦给你做季早餐端过来,你居然……”陈妻又惊又怒。

    “闭嘴!”陈青云忽然不顾身上伤痛,翻身而起,“给我打电话让赵军过来!”

    ***

    上午十点,市医院的病房内,张枫逸看着报纸,心里恍然大悟。

    那丫头竟然瞒着他来这套!

    不过不可否认,这么做肯定会为解决张卫国这事带来很大的正面影响。

    可是……连说都不说一声,就直接登了报,这美女也太独断了。

    “请问……这里是张卫国张叔叔的病房吗?”门口忽然有人轻声探问。

    病房里一家三口同时看过去,只见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提着水果拿着鲜花,小心翼翼地站着。

    “你们是?”张枫逸诧异道。

    “我们是市一中的学生,今早看到报纸上张叔叔的消息,所以通过报社找到这里。”两个学生中戴着眼镜的那少年解释道,“张叔叔的事太令人愤慨了,我们是代表全班同学来看望张叔叔的。”

    “啊,快进来。”赵娟大感意外,忙招呼两人进入。

    张枫逸不由挠头。

    这算什么?社会反响?

    “请问张卫国张先生在这吗?”门口又传来一声探问,这次是个中年人,戴着黑框眼镜。不过他没拿水果鲜花,手里拿着个话筒,上面赫然写着“jatv”。

    “你是……”张枫逸张大了嘴。

    “哦,我是江安市电视台的,从报上了解到了张先生的事,想对做个采访。”中年人微笑道。

    张枫逸一时瞠目结舌。

    苏玉瑶这大记者的威力,他终于真正地见识到了!

    接着的两个小时里,来访的人络绎不绝,除了几家报纸电视台的媒体记者,更多的是社会各界探望人员。其中有私人自发的,也有单位派遣的代表,一时之间,前几天门可罗雀的病房竟然变得闹市似的,差点没把病房给挤爆了。

    直到主治医生韩雪出面,以病人需要休息为由,才把这些人给“赶”出了病房,不过仍然有不少人在病房外等。

    但造成这情况的“罪魁祸手”苏玉瑶,却出奇地没有露面,其他书友正在看:。

    中午十二点时,病房外突然一阵喧哗,片刻后病房门被人推开,一个圆滚滚的胖子坐在轮椅上被推了进来:“老张,我来看你来了!”

    病床边的张枫逸眼神一寒,霍然站起身。

    “别!别冲动!我是好心。”来的正是带伤的陈青云,慌忙道,“我和赵军一起来向老张赔礼道歉来了!”

    后面用特制担架推进来的赵军忙指挥跟进来的人把房门关上,不让后面好奇的记者进来。

    之前在家里商量了半天,陈青云和外甥赵军思来想去,知道唯今之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从张卫国处下手。事闹这么大,市领导肯定要派人下来调查,张卫国是当事人兼最主要的调查对象,只要他主动承担了责任,这事就还有希望。

    “陈青云,我不需要你来看望,”看见他,老实的张卫国压不下火气,“出去!”

    “老张你别激动,好好休息。”陈青云陪着笑脸,“这次的事,确实是我的不对,我诚心诚意向你道歉,张嫂,这个你拿着,是我的一点心意。”

    赵娟莫名其妙地接过他递来的存折,翻开一看,登时一个哆嗦。

    张枫逸抓过来一看,不由冷笑:“五十万,嘿!这钱可不少。”

    陈青云苦着脸道:“小逸,皮鞋厂的效益你爸最清楚,这些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是吗?”张枫逸不动声色,“那陈厂长委屈了。”

    “没有没有,这是我应该的。”陈青云慌忙道,“我做错了事,这钱该出!只要老张答应签责任书,我向你保证,余下的五十万一分不少,过两个月我一定凑上!”

    张枫逸无声一笑。

    到这时候这家伙还想着把责任推在老爸身上!

    旁边的赵军提心吊胆地趴在担架车上。

    他和陈青云现在是有苦说不出,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让张卫国担责任。报纸上写明了他们是想推卸责任给张卫国,调查人员一下来,假如调查的结果是张卫国确实没责任,陈青云照样糟糕。

    唯今之计,必须让张卫国担下责任,而且还要出面澄清。为这,他才忍痛和老舅一起凑了五十万送过来。这一毛一分可都是多年来用尽心血抓来了啊!心痛!

    病床上,张卫国也不由愣了。

    五十万,这可比他在厂里继续当工人的薪水,甚至包括以后的退休金都要多!

    张枫逸把存折揣进了裤兜里,笑了笑:“钱我收下,事儿你就死心吧。不该我爸的责任,就算他同意,我也不同意!”

    陈青云心里一凉,面如死灰。

    这下完了!

    “立刻滚出病房,”张枫逸冷冷道,“这两天拳头正痒。”

    陈青云一震回神,怨毒地看了他一眼:“走!”

    离开病房后,摆脱了纠缠的记者,赵军才惶惶地道:“舅,现在怎么办?”

    “兔子急了也咬人,把老子逼上绝路,我跟他没完!”陈青恶狠狠地道,“姓张的!不让你家破人亡,陈青云这三个字以后倒着写!”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