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2/2297/1312634.html"}})();
尊宝娱乐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安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18章 新官上任第一把火
    办好手续,领了衣服牌子,陈浩带着他去保安科。在刚刚收拾好的科长办公室里,他叫人把除当值保安外的人都给叫齐,扬声道:“各位同事,徐科长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从今天起,保安科科长就是张枫逸科长,大家认个人,别回头不认识。”

    十多个保安低声议论起来。

    张枫逸发觉其中有几个就是之前他揍徐军时来过的,微微一笑:“有兄弟已经认识我,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在我的手下,像徐军那种败类做的事绝对不能出现。否则,公司规则我不懂,但我的规则,犯事的一定会先尝尝!”

    底下登时一静。

    “行了,王震,你带你们科长到处看看,帮他熟悉熟悉环境。”陈浩点名道,“张科长,我还有事,就先上去了。你要有问题,随时找我。”

    就在这时,房门处忽然有人道:“请问,这里是保安报到的地……咦?逸哥!”

    张枫逸转头一看,来人手上还缠着绷带,赫然正是猛子。

    “忘了说,这几天还有新人报到,”陈浩笑道,“相关的事务张科长你就多操心了,这方面有问题问王震,他熟。”

    门口,猛子愣了。

    什么?张科长?!

    ***

    跟着王震在公司遛了一圈,张枫逸算是过足了眼瘾。大集团就是大集团,从前台到后勤,美女如云,虽说没一个够得上秦绯月那水准,但整体水平绝对称得上上乘。

    “科长,下周的人员轮转调度,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搞一个……”往保安科回去的路上,王震问道。

    王震是个30来岁的汉子,身材矮壮,模样憨厚,说话做事条理清晰,原来徐军在时,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就倚仗他。

    “不急。”张枫逸轻松地道,“要调度,当然得先了解了解兄弟。”

    王震一愣。

    了解?怎么个了解法?

    两人这时已经到了保安科办公室,正要进去,张枫逸忽然停步,朝楼道尽头一屋呶呶嘴:“那是?”

    “哦,休息室,通用的,不过这楼基本上就咱们保安科的人在用。”王震解释。

    张枫逸一转脚,朝那边走了过去。

    王震脸色微微一变,劝道:“那边现在没人,科长你这去也……”

    “没人?”张枫逸瞥他一眼,“有人你辞职?”

    王震立刻闭嘴。

    还没走近,一声暴喝从休息室里传了出来:“走你!5点!我赢了!哈!拿钱拿钱!”

    张枫逸眉头一皱,轻轻推开了门。

    休息室里烟雾缭绕,七八个人围着一桌或站或坐,正气氛热烈地玩着什么,没人注意门口动静,好看的小说:。

    张枫逸悄悄走到其中一人背后,一看,啧啧道:“哟嗬,玩骰子呢。”

    “废话!”对桌一条大汉正忙着收钱,“半天了你……”

    声音嘎然而止,那大汉看清是张枫逸,钱都忘了收。

    周围的人这才注意到新任科长大人驾到,房间里顿时一静。

    “玩的啥?”张枫逸神态轻松地问。

    “比……比大小……”那大汉结结巴巴地道。公司明令上班期间不得打牌喝酒,逮到就是一个开除,这位科长大人又是新官上任,不来两把火才怪了!

    “来,让让。”

    出乎众人意料,张枫逸轻轻推开面前坐着的那人,一屁股坐到了桌旁。

    “科长,你这……”

    “怎么?不欢迎我?”张枫逸斜眼看着对面大汉,“你叫啥名字?”

    “钟……钟海。”大汉老老实实回答。

    “怎么比?”张枫逸目光落在桌上的骰盅上。

    “简单!”钟海见他没生气的意思,说话立刻流畅起来,不忘先把自己赢的钱收起,“参与者不限,先交钱,每人三把,算点数,最大的赢,最高有同点的话,就决战到有胜负为止。”

    张枫逸明白过来,从裤兜里摸出钱夹:“一局多少?”

    “不一定,大家图个乐呵,多少都行。”钟海笑嘻嘻地道。

    以前徐军不但不禁这个,而且自己也常参与,看样子这位新科长大人一样。

    啪!

    十块钱被拍到了桌上。

    张枫逸把钱夹子揣了回去:“来呀!”

    周围的人互相看了看,登时活跃起来,一张张十块被扔到了桌面上,转眼六七十块钱堆到了一块儿。

    “科长你先来?”钟海不忘来个讨好。

    张枫逸也不推辞,抓过骰子掂了掂,扔进骰盅,右手一抄,抓着骰盅抖了两圈,啪地拍桌上。

    盅开,盅面上一个黑黑的六点。

    “科长手气旺啊!”钟海一声赞,抓过骰盅一轮花样百出的抖盅,也一把按桌上,开时一个五点。

    后面的的人纷纷各自动手,从小到大,点数不一。

    “第二轮!”钟海喝道。

    啪!

    盅开,又一个六点。

    钟海惊奇道:“科长你这手气还真不一般。”

    张枫逸笑笑,没说话。

    后面其它人接着来,不过半分钟,二轮结束,第三轮开始。

    “再来个六?”钟海边把骰子递过去边笑道。

    张枫逸神秘一笑,大手抄起装好骰子的骰盅,在空中甩出一个漂亮的弧线,随手按在桌上,开盅,。

    “我草!又六点!”

    周围不知道谁爆了句粗口。

    钟海挠挠头:“没比的了,前面就科长一个12分,他赢了。”

    张枫逸哈哈一笑,把桌面上的钞票抓了过来,理齐放在自己面前,再抽出一张十块扔桌上:“大伙儿别客气,再来!”

    钟海呵呵笑道:“来来来,继续继续!”他本身是个甩骰高手,平常赢多输少,这一局前两轮也甩了个十点,暗忖这局我可就得赢你了。

    后面的王震一直闭着嘴没说话,心里暗奇。

    早前陈浩私下就跟保安科几个老人打过招呼,说了张枫逸是“内定”的事。敢情这位内定科长原来也不是什么好货,跟徐军似的也爱玩儿这些。

    几分钟后,第二局终了,所有人都呆看着张枫逸甩出的第三把。

    又是六点。

    张枫逸笑呵呵地把钱抓了过来,又抽出一张:“有意思,看样子今儿个手气旺,再来!”

    钟海笑容已经没了,眉头微皱。

    这科长连着六把六,要说手气,这也忒旺了点儿吧?

    很快,第三局结束,房间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枫逸拿起的骰盅。

    下面一个明晃晃的六点,像针一样扎着众人的眼。

    九把六!

    张枫逸哈哈大笑,把钱抓过来数了数:“嘿,小二百了。大伙儿再来!”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没一个接着下注。

    张枫逸奇道:“怎么?不来了?”

    “科长,你这手气实在太旺,这……”旁边一人苦笑道,“大伙儿没赢章啊!”

    “怕啥?风水轮流转,一会儿到你家。来!”张枫逸笑得爽快,“今天我新上任,大家玩个痛快!”

    啪!

    十块钱被拍到了桌上。

    钟海缓缓收手:“来!”

    要知道平时他绰号“骰王”,虽然是个笑称,但代表了他的实力,没想到今天居然连着输了三把!

    不行!多少得捞一把回来!

    这一局只有四人跟着下注,很快三轮结束,钟海脸色已经沉到了水底。

    又是三个六!

    难道这小子作弊?

    不对啊,骰子骰盅都是自己带的,怎么可能有问题?

    张枫逸笑吟吟地把另一张十块放到桌子中间:“还来?”

    “来!”钟海有点上火。

    张枫逸身后的王震有点头皮发麻。

    这到底怎么回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